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228章 請問……你也是仙草么?

  這詭異的事情,很快蔓延整個尸峰,一個個尸峰的修士走出洞府,他們有的神色肅然,有的則是嘶吼,還有的狂喜,更有一些手舞足蹈,仰天大笑。>≧

  “不許動,再動,我就滅了你!”一個修士大吼,神色扭曲,指著一顆大樹,不斷地嘶吼。

  “哈哈,我終于結丹了,從此之后,我就是太上長老!”遠處一個修士,此刻披頭散,仰天大笑。

  還有一個修士,則是全身給人一種硬邦邦的感覺,站在自己的煉尸面前,一動不動,口中出陣陣嘶吼,仿佛在他的眼里,自己成為了煉尸,而他的煉尸,則是成為了主人。

  怪異的一幕,隨處可見,一些還算正常的修士,此刻紛紛面色大變,神色駭然,看著四周的一切,一個個頭麻。

  “這是怎么回事!!”

  “天啊,他們都怎么了!!”

  “該死的,出了什么事情!”這些正常的修士,一個個覺得自己要瘋了,這四周的一幕幕,讓他們在駭然中,一個個也不知不覺的……神色出現茫然。

  許小山也在人群中,他覺得眼前這一切太恐怖了,此刻飛奔,很快到了一塊大石頭面前,神色驚恐,低頭對這那塊大石頭開口。

  “你看到了么,我們這里出大事了,這所有的弟子,都致幻了,不行,我們要去告訴大長老。”

  “咦,你怎么不說話?”許小山愣了一下,兇狠的看向那塊大石頭。

  “你……你也致幻了?!”許小山神色悲哀,身體一晃飛出,來到一具煉尸面前時,忽然身體一顫。

  “老祖!!老祖您來了,這里出大事了,所有人都致幻了!”

  許小山這里不斷驚呼時,在不遠處,有一個尸峰的修士,忽然仰天大笑,目中露出輕蔑與傲然的看著四周。

  “小小血溪宗,也敢與我白小純斗,告訴你們,我就是白小純,天道筑基,白小純!”這修士笑聲帶著猖狂,走在人群內,不斷地去告訴所有人,自己就是白小純……

  整個尸峰,徹底大亂,尸峰大長老以及那些血色長老,一個個面色變化,此刻全部走出,看到這一幕后,紛紛倒吸口氣。

  “怎么回事!!”

  大長老全身修為驀然運轉時,天空上,尸峰血子也出現了,呆呆的看著亂糟糟的這一幕,只覺得腦海嗡鳴。

  “致幻!!”血子目中露出不可思議,就在他喃喃時,那幾個血色長老,也都一個個腳步一頓,神色茫然起來。

  其中一個血色長老,抱著頭,哇哇大哭,還有一個,居然蹲下身子,雙手放在耳朵上,四下看了看,不斷地蹦跳前行,仿佛兔子……

  更有一個跑了出去,到了一處洞府的門口,看到了一個青年居然把自己埋了一半后,立刻來到近前蹲下,一動不動,神色肅然。

  這一切,讓血子以及大長老,頭皮麻,他們猛的看向白小純煉丹的地方,露出震撼。

  “莫非是夜葬煉藥導致!!”

  “就算是煉藥,也不至于如此驚人吧!!”尸峰大長老倒吸口氣,話語正說到一半,忽然神色有些茫然,低吼一聲,整個人飛起,不時向著地面沖擊而去,時而抓起一個修士時,他出怪叫,將其狠狠扔出。

  似乎他覺得自己成為了一頭老鷹,此刻馳騁天空上,目光銳利的看著下方一個個修士,不斷地俯沖而去。

  血子頭皮都要炸開,身體猛地飛起,不敢靠近尸峰,目中露出恐懼與震撼。

  “怎么會這樣!!!”

  這一刻,最為關注尸峰的,正是中峰的修士,他們第一個就察覺尸峰有變,一個個飛出遙遙看去,當看到了那一幕幕詭異的畫面后,所有人都倒吸口氣,齊齊后退,不敢靠近絲毫。

  “瘟魔終于爆了!”

  “太恐怖了,他們這是怎么了,難道是致幻!!”

  “這種致幻,應該是可以激心底的某種**……”

  “天啊,那個人居然說自己是白小純,他心底的**是什么?成為白小純?”

  宋缺也都飛出,望著尸峰時,他倒吸口氣,面色變化,他一眼就看到了許小山,此刻的許小山在尸峰上,神色恭敬,正跪在一具煉尸面前,高呼老祖,然后很快的,這許小山就來到一處空曠的地方,噗通一聲倒下,不動了。

  不但是中峰弟子覺得詭異,很快的,就連無名峰與少澤峰的修士也都察覺不對勁,紛紛出現,看到尸峰的一幕后,全部吸氣。

  “尸峰的人瘋了……那是誰,居然在調戲自己的煉尸!!”

  “那不是尸峰大長老么,他怎么出了鳥叫,莫非他以為自己是老鷹?天啊,他居然還俯沖抓向一個血色長老,咦,竟沒抓到!”

  “那個血色長老,難道覺得自己是兔子?”

  “還有那個把自己埋了一半的,他在干什么,他旁邊還有個血色長老,竟一動不動!”

  其他三峰的弟子,一個個都目瞪口呆時,宋君婉此刻也出現在了半空,看著尸峰,她也倒吸口氣。

  這一刻,中峰的很多修士,對于夜葬,都升起了很復雜的思緒,他們覺得夜葬還是對中峰挺好的,最起碼只是炸爐,只是腹瀉,而非尸峰這樣的恐怖……

  尸峰血子更是欲哭無淚,他呆呆的看著這一切,整個人都要抓狂了。

  就在這些人都震撼,甚至祖峰都察覺時,在這尸峰上,那最早走出把自己埋了一半的青年修士,雙手保持搖曳,低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那位蹲著一動不動的血色長老,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

  “請問……你也是仙草么?”這青年實在是太好奇了,他之前已經注意對方很久了,辨認了半天,也沒認出,此刻非常費解。

  “你錯了,我是一個仙鳥蛋!”那血色長老聞言,神色平靜,淡淡開口。

  就在這整個尸峰大亂的時候,地宮內,白小純低吼一聲,他的那具綠毛僵全身一震,丹田的位置,出現了兩枚丹藥!

  一大一小,都是逆血養尸丹,只不過小的是子丹。

  白小純神色振奮,右手掐訣一指,立刻子丹飛出,被他直接收到了一個丹瓶內,仔細看了看后,白小純頗為激動。

  “成了!”對于能煉制出如此丹藥,白小純很有自豪感,此刻收了綠毛僵后,開啟了地宮的大門,走了出去。

  剛剛走出洞府時,白小純先是四下看了看,聽到了外面很是嘈雜,可卻沒現洞府外有人,于是放下心來。

  “這么看來,那些黑氣也沒什么。”白小純正感慨的走在路上,忽然腳步一頓,他看到了遠處有一個血色長老,正蹦蹦噠噠的從自己面前跳過。

  白小純呆了一下,覺得似乎出現了幻覺,揉了揉眼睛后,心驚肉跳的前行,漸漸看到了一個筑基修士,正狂笑的轟擊一顆大樹,又看到了一個青年,倒立的走路……

  甚至他還看到了一個陌生的修士,傲笑的自稱是白小純,正背著手走來走去,看到白小純后,此人居然一瞪眼。

  “認識我么,我是白小純!”

  白小純傻眼了,覺得頭皮麻,他慢慢的看到了所有尸峰的弟子,一個個詭異的身影。

  “他們這是怎么了……都瘋了。”白小純覺得太恐怖了,正要趕緊離去時,看到了前方的許小山,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身體。

  對于許小山,白小純覺得還算是朋友,于是趕緊過去,到了許小山近前時,剛要去查看,許小山忽然睜開眼。

  “別動我,尸峰的人都瘋了,一個個都致幻了,我剛才居然對著一個大石頭說話,居然把一個煉尸看成是老祖!”

  “好在我許小山資質不俗,寶物眾多,所以才恢復過來。”

  “你沒瘋?!”白小純立刻驚喜。

  “你快點離開這里,不用管我,我懷疑這一切,都是與天空上那只鷹有關,我要把它引下來,干掉它,一切就好了。”許小山低聲開口時,雙眼銳利,盯著天空。

  白小純下意識的抬頭,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看到了天空上,此刻張開雙臂,正在飛來飛去,不時出嘶吼的尸峰大長老……

  白小純傻眼,看著四周,正茫然時,在尸峰外的眾人,也都看到了白小純的身影,一個個都雙目收縮。

  尤其是尸峰血子,更是眼中露出滔天的煞氣,猛的大吼。

  “夜葬!!”這尸峰血子吼聲震天,此刻全身血光擴散,化作一道長虹,直奔白小純,度之快,剎那臨近臨近不到五十丈。

  白小純內心一驚,抬頭時看到了尸峰血子的身影,心頭狂跳,正要逃遁時,忽然的,地面上的許小山仰天大笑,雙眼冒光,身體一躍而起。

  “老鷹沒引下來,引來一只血雞,也算值了!”(未完待續。)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