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761章 你們認識我?

  與此同時,在之前大天師認命白小純為監察使的時候,魁皇城內,就有不少有心人的目光,鎖定在了這第四區的監察府上,時刻關注,當知曉了白小純帶著千軍出現后,那上千黑甲大漢的身影,讓幾乎所有關注之人,在看到后,都內心震怖,甚至有不少人直接冷氣倒吸。

  他們的腦海里,都浮現了一個傳說中,曾經在魁皇城內,掀起了腥風血雨,殺的血流成河的的稱呼……

  “尸傀血軍!!”

  “那就是曾經掀起過血腥七月的……尸傀血軍!!”

  這一刻,無數的目光,都凝聚在白小純以及其身后的上千黑甲尸傀血軍上,整個魁皇城的所有權貴,都心神動蕩,他們不害怕白小純,他們畏懼的是這尸魁軍,更是恐懼尸魁軍的背后……存在的大天師!!

  有關尸魁軍的傳聞有很多,有人說這是從三代魁皇開始,就已經存在的神秘軍團,代代都是掌握在魁皇手中,可在如今的這一代魁皇時,這支軍團,卻落入到了大天師的手中被其掌控。

  還有人說,在大天師前,世間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尸魁軍團,這個軍團完全就是大天師創造出來,以當年所有反對他的權貴尸體,煉制出的一支無敵軍團!

  種種傳聞,說什么的都有,可無論哪一種說法,都與大天師有關!

  而此刻,隨著這支消失了許久的軍團,再次出現在了魁皇城的權貴眼中后,他們的心神一顫,都不由自主的心里咯噔一聲。

  紛紛意識到……要出大事!!

  更重要的,是眼下代大天師掌控這支軍團的,居然是……白浩!!

  那是得罪了太多天驕,可以說是與滿朝權貴大能,雖沒有太多直接的接觸,可卻間接的與所有人都有些關聯的家伙。

  數日前的血腥一夜,如今還在被魁皇城內無數人談論,此仇可以說絕對不小!

  這就讓眾人內心思緒念頭翻騰不休,紛紛吸氣時,也都高度警惕起來。

  白小純也不知道自己帶著那上千黑甲大漢的出行,會在那些權貴心中掀起多大的風暴,他此刻只是覺得豪情壯志,所過之處,引來無數矚目。

  這種感覺,讓他陶醉中唏噓不已。

  “多久了……我有多久沒有這種風光的感覺了……當初在巨鬼城時,我雖是大總管,可卻手中沒有兵權啊。”白小純享受般的深吸口氣,只覺得自己這一刻,信心強烈到滿溢,大有一種可以俯視天下的感覺,揚起下巴,在空中看似緩慢實則極快的向前飛去。

  他的目標,正是這魁皇城的大牢,這大牢不在中心區域,而是在第四十九區,白小純帶著上千黑甲大漢,一路張揚,就連魁皇城的侍衛,也都遠遠看到后不敢阻擋,任由白小純帶人,直接飛到了四十九區的大牢門前。

  這大牢外表看起來,似一條盤繞的巨蟒,入口就是這巨蟒的森森大口,在白小純到來的同時,這大牢的典獄長等人,正急飛出,看到白小純以及其身后的上千黑甲后,也都吸氣不斷,戰戰兢兢。

  “拜見監察使!”他們已經知曉了白小純這里被大天師任命為監察使的事情,此刻一眼就認出在那眾多黑甲中的白小純,趕緊上前,抱拳恭敬一拜。

  “你們認識我?”白小純背著手,抬起下巴,淡淡開口。

  “白大人風采無限,聲名赫赫,是我輩仰望之人,卑職在數月前,曾遠遠的看過一眼您的無上神姿,不知大人來此,所為何事,卑職若能相助,必定盡力。”大牢的典獄長,這是一個中年男子,肚子很大,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圓胖,此刻聞言,擠出笑容,趕緊開口。

  至于心中則是忐忑無比,他不但聽說了白小純被任命為監察使的事情,此刻又看到了那傳說中的尸魁血軍,想著對方居然第一個就來到了自己這里,心底的不安已到了極致。

  可對于這不痛不癢的馬屁,白小純有些不悅,覺得這家伙沒有誠意,不過想起自己如今的身份,他就覺得與這等小人物計較,有些丟人,于是哼了一聲。

  “你無須多問,照做就是!”白小純背著手,大搖大擺的走入大牢。

  至于那典獄長等人,則是對于白小純的回答,愣了一下,內心更是哆嗦,心跳加,冷汗流下,可卻來不及多想,立刻追上跟隨。

  在這大牢內,白小純雖次到來,可他曾在巨鬼城黑牢內做過獄卒,更是第一黑鞭,所以一來此地,聞著那似有些霉的味道,感受著此地的陰冷,他立刻就有種相似且熟悉的感覺。

  “我要看你們這里所有犯人的記錄,都給我拿來。”在這大牢典獄長的大殿內,白小純坐下后,立刻開口。

  那典獄長很是緊張,一邊擦著汗,一邊大聲稱是,趕緊安排人去把犯人的信息,全部取來,親自上呈給了白小純。

  白小純板著臉,端著姿態,接過玉簡后,肅然開口。

  “給我準備一間密室!”說完,白小純低頭查看玉簡。

  典獄長立刻安排下去,將這大牢內最好的密室安排出來,此刻他心中只求白小純能趕緊離開,自己能平安,實在是對于尸魁血軍的到來,他的心底壓力極大。

  “此人……還有這個,還有他……這些人,都給我單獨提出來!”白小純神識在這玉簡上飛掃過,憑著他在黑牢的經驗,他有針對的尋找之后,立刻就鎖定了數十人,這些人,大都是與魁皇城的不同權貴,有著一些關系。

  平日里,他們被關押在這大牢中,雖身后的關系,無法短時間讓他們被釋放出去,可卻享受著與外界差不了太多的修行資源。

  更是在犯人中,也都作威作福,就連獄卒也都對他們很客氣,只是現在,隨著白小純的一聲令下,那典獄長猶豫了一下。

  “莫**獄長……還讓本監察使親自動手?”白小純立刻不滿了,雙眼一瞪,同時身邊的黑甲大漢,紛紛散出濃濃的煞氣,這煞氣直接將大牢的陰冷沖散,好似化作修羅地獄。

  典獄長全身顫抖了一下,內心升起無限恐懼,再沒有半點的遲疑,立刻安排下去。

  頓時大牢內一片動亂,所有獄卒都兇神惡煞的沖向那些被白小純劃出名字之人。

  “你們干什么!”

  “我的老主人,可是周天侯,你們好大的膽子!”

  “住手!!”

  種種低吼,不斷回蕩,可那些獄卒一個個此刻置若罔聞,紛紛表現狠辣,直接鎮壓,不多時就將這些被白小純點名之人,都控制起來,按照白小純的吩咐,送到了密室所在之處。

  在這密室外,這數十人一個個都心驚肉跳,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想要相互通氣時,立刻就被身邊的獄卒強行阻止。

  就在他們驚疑不定時,突然四周瞬間安靜,那些獄卒齊齊向著一個方向彎腰拜見,這些犯人也趕緊看去,看到了在那里,典獄長一臉阿諛的陪伴下,走來的一個青年。

  這青年俊朗非凡,此刻背著手,下巴微揚,正是白小純,他身后還有不少黑甲大漢守護,氣勢攝人心魄。

  “本監察使要親自審問,我喊一個,你們就送來一個,而在本監察使審問的過程中,所有人,不得靠近!”到了密室前,白小純忍住內心的飛揚得意,神色肅然無比的緩緩說道,頓時那典獄長立即稱是。

  很快的,白小純就點了一個犯人,進了密室中,那些黑甲大漢立刻環繞密室四周,不允許其他人靠近。

  典獄長此刻心頭惶恐,更有愁,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這白小純為何第一個要來自己這里。

  “他來此到底意欲何為……”典獄長心底不安,正琢磨時,忽然的,那密室內就傳來凄厲的慘叫,這慘叫之聲讓所有人都面色猛然變化,吸了口氣,尤其是那些獄卒中也有鞭手,此刻一聽到這慘叫,頓時睜大了眼,立刻看去。

  “這種慘叫……可不是什么手段都能讓人出的……”

  不但是這些獄卒心驚,其他等候在這里的犯人,一個個也都倒吸了幾口涼氣,全部內心咯噔一聲,至于那典獄長,更是內心狂震,不由得產生了更強了的敬畏感。

  這慘叫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后,密室大門從內打開,一個全身顫抖的身影,被直接扔了出來,正是之前被抓進去的那位犯人,他此刻全身不停哆嗦,目光渙散,整個人好似已經崩潰了。

  “下一個!”密室內,傳來白小純那平靜中,卻讓所有人都心神一顫的聲音。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