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995章 最強天人

  剛一踏入蠻荒,一股血腥的氣息撲面而來,放眼看去,這原本貧瘠的蠻荒,如今更為慘淡,大地一片暗紅,充滿了腐朽。

  不說處處都是術法殘留的痕跡,可也相差無幾,白小純在這蠻荒中疾馳時,僅僅是留下了不少殘肢斷臂的小規模戰場,就已有十多處之多。

  這原本就沒有多少植被的蠻荒,此刻更是荒涼,大地上一道道溝壑,此起彼伏,遠處的山峰也都崩塌了大半。

  尤其是他還看到了一片足有千里范圍的區域,此地的泥土都帶著濃郁的死亡氣息,一具具或是蠻荒,或是通天的尸體,散亂開來。

  一只只食腐的飛禽,好似禿鷲一般,正站在尸體上,不斷地啄著腐肉,白小純到來掀起的呼嘯聲,使得這些飛禽被驚動,齊齊飛起。

  成群成片的,在這天空上一邊傳出厲嘯,一邊盤旋,灰色的眼睛,正驚恐的看向白小純。

  看著那些尸體,白小純身體微微顫抖,他這一生,也算是見過了太多的場面,說起戰爭……也有數次的經歷,無論是當年下游的四宗之戰,又或者與中游宗門的戰爭,還有當初長城上的廝殺,都讓白小純知道了戰爭的殘酷。

  可那所有的戰場,都不如這一刻,這片千里范圍的凄慘驚人。

  畢竟白小純當初經歷的戰爭,大都會清理戰場上的尸體,而如今蠻荒與通天之戰,已經是生死的時刻,已經沒有人顧得上去打掃戰場了。

  如此多的尸體,在這里不知放置了多久,腐爛在所難免,使得天地間的氣息中,除了血腥外,又多了腐爛的惡臭……

  白小純默默地看著這一切,轉身時,他的速度更快,直奔巨鬼城所在之地。

  直至他離開,天空上那些飛禽,才漸漸不再驚慌,似禁受不住地面上那些腐肉的吸引,慢慢又落了下來,開始了又一輪的盛宴……

  時間飛逝,白小純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沒有浪費半點時間,已經是用了全力去趕路,這種速度下,換了其他半神,也都很難做到這般消耗,也只有白小純在不死血大成后,他的恢復力已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才可以在這持續的爆發下,無論是體力還是修為,依舊隨時保持巔峰狀態。

  轟鳴間,他的速度越來越快,遠遠看去,甚至在蒼穹上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長虹,閃瞬即逝。

  隨著前行,隨著看到了更多的蠻荒大地,隨著看到了一處又一處戰場,白小純的心,也越發的顫抖。

  千里戰場不算什么,數千里乃至上萬里的尸骸之海,在這趕路中,白小純也看到了一處……無法形容看到那上萬里尸骸時,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可白小純知道,這是他見過的……最殘酷的修羅場。

  大地上,還時而可見一處處深坑,一條條溝壑,以及原本叢林的區域,如今好似被火焰焚燒般,成為了焦土。

  更有原本存在于蠻荒的土著部落,如今也都成為了廢墟,那些高大的土著,他們的尸體在這大地上,格外的明顯。

  “為什么……”白小純喃喃,隨著距離巨鬼城越來越近,他內心的焦躁與瘋狂,也越發的強烈起來。

  直至,在距離巨鬼城還有些范圍的地方,白小純看到了……一層散發金色的光幕,透出通天海水的氣息,好似一個巨大的罩子,將其內磅礴的區域,全部籠罩。

  而這被籠罩的中心之地……盡管距離太遠,白小純看不清晰,可憑著他對巨鬼城附近范圍的熟悉,他一眼就認出,那金色光幕所籠罩的……正是巨鬼城!

  顯然,這光幕陣法,一方面是為了阻止可能會出現的外援,而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將巨鬼城徹底困死,使得巨鬼軍團在內的戰爭,若是勝利還好,一旦失敗,那么這陣法,將成為牢獄,阻止任何一個蠻荒之修逃脫,從而完全滅絕。

  天尊欲徹底滅去蠻荒之心,從這陣法光幕上,就可以看出一二。

  在看到金色光幕的瞬間,白小純眼睛血絲更多,他的速度轟然爆發,正要展開不死禁,強行穿梭這光幕陣法時,忽然的,遠處的金色光幕上,突然浮現出了三張巨大的面孔。

  這三張面孔都是老者,其中一人,竟在眉心中,有一根金色的獨角猙獰,此刻他們在出現的一瞬,散發出磅礴的天人波動,撼動八方!

  尤其是眉心有獨角的老者,他的修為波動遠超其他二人的天人后期,竟散出比當初的陳好松還要恐怖的大圓滿的極致氣勢。

  他目光如電,驀然就看向呼嘯而來的白小純,很快就雙目瞳孔收縮,顯然是認出了白小純天人大圓滿的修為,更是看出了白小純身體內散出的天地靈氣。

  “不是蠻荒天公……可通天四脈的大圓滿里,沒有此人……”老者喃喃,雙目凌厲,淡淡開口。

  “來者止步,老夫通天島天人親衛歐陽塵,奉天尊之命,布生絕大陣,不管你是哪個宗門的天人,速速離開,違者斬殺!”

  這老者,以及另外兩個天人后期,他們不屬于四脈任何宗門,而是來自通天島,是天尊麾下,遠超侍衛的親衛!

  如這樣的親衛,都是被天尊從整個通天區域選拔,隨后以秘法,成就天人,具體人數,哪怕四脈的半神老祖也都不知曉具體,可以說是天尊手中,除了其自身之外,另一股威懾四脈的力量。

  甚至傳說在親衛之上,還有神衛!

  此番通天與蠻荒開戰,通天島的侍衛、親衛大都出動,他們沒有參與到戰爭中,而是一方面負責斬殺余孽,另一方面則是如監軍一般,布置生絕之陣,完成最后的滅絕。

  在他們的心中,只有天尊,至于其他四脈,除了半神……其他都不放在眼里,如眼前白小純這樣的四脈宗門中的天人,他們平日里可以直接喝斥。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白小純還會客氣的解釋一下,可如今他心中焦急,自從知道了巨鬼王與逆河宗還有通天東脈的戰爭后,他一路沒有浪費絲毫時間,疾馳而來,此刻心中焦慮到了極致,眼看就要到了戰場,可卻有人阻止,他沒功夫去開口多說什么,速度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快。

  轟鳴中,他整個人直接化作一道驚天動地的強弩,猛的就直奔金色光幕而來。

  “不知死活!”眉心有獨角的老者目中有輕蔑,盡管此刻白小純所表現出的修為是天人大圓滿,可他依舊冷哼一聲。

  “殺了此人!”

  他話語一出,立刻這陣法光幕上的另外兩個天人后期的通天島親衛,都冷笑一聲,面孔驟然收縮,赫然化作兩道身影,直接就飛出陣法,更是在飛出時,他們的身上竟同樣升起了金色的陣法光芒,竟有陣法加持在身!

  這陣法光幕有驚人之力,凝聚在二人身上,頓時就使得二人戰力都提高了不少,無限的接近天人大圓滿。

  顯然,陣法的加持,才是獨角老者以及這兩位天人后期親衛,狂傲的原因所在。

  “沖撞生絕大陣,不管你是誰,都觸犯了天尊之法,受死!”那兩個天人后期的親衛,此刻聲音如天雷,冷傲回蕩的剎那,二人已驀然飛出。

  眼看就要接近,這二人掐訣間,竟在各自身后都幻化出了一只巨大的金色的蝎子,帶著猙獰,帶著殺機,直奔白小純。

  “給我滾開!”白小純速度不減,在二人靠近而來的剎那,猛的開口發出一聲讓天地都色變的低吼,這吼聲一出,直接撼動蒼穹,形成了一股無法形容的滔天風暴,直接就向著二人排山倒海一般,席卷而去。

  這兩位天人后期的親衛,甚至都來不及去靠近白小純,就被白小純的咆哮音浪直接沖擊,全身狂震的同時,鮮血狂噴,好似被一座大山直接轟在了身上,他們身后幻化出的金色蝎子,立刻就被這股讓他們無法抵抗,甚至感受了一下,就心神震撼,身體都劇痛要撕裂的音爆,摧枯拉朽,直接崩潰!!

  “你……”

  “他不是天人……”

  這兩個天人后期的親衛原本傲然的神情,突然大變,眼珠子都要爆開,駭然之意,剎那間就在心神內,掀起無盡大浪,腦海在這一剎那嗡鳴滔天。

  這音浪蘊含了白小純的修為與戰力,回蕩時如化作了實質,讓他前方的虛無都直接坍塌破碎,風暴轟鳴中,展現出的滅絕之力,爆發出一股……足以橫掃一切天人的驚天意志!

  可謂……最強天人!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