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1196章 另一半扇子

  小器靈在一旁目瞪口呆,若他覺得白小純言辭狂妄也就罷了,可偏偏此刻白小純神識的散開,竟逐漸真的與那主宰手臂,產生了一絲融合!

  哪怕這融合只有一絲,也讓小器靈這里,心神狂震,好似看到了一件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他才是天尊啊,都還沒有到太古,居然能融合一絲主宰手臂!!”小器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實在是無法想象這一幕,即便是這些年里,白小純在這里打坐,時刻感受主宰氣息,可在小器靈看來,眼前這事,也是絕然不可能發生的。

  “他的身上,一定存在了什么秘密!!”

  “這個秘密,或許不是因為他……而是因為他所在的地方,永恒仙域……莫非……”小器靈剛想到這里,眼睛再次睜大,內心掀起滔天大浪,他之前對于永恒仙域沒有多想,可如今眼前這一切,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曾經從主宰口中,聽到過的一個……傳說!

  就在小器靈這里震撼時,白小純盤膝坐在主宰手臂上,他的神識完全散開,與這手臂不斷的嘗試融合,整個人的心神也都沉浸在內,所有的意識都融入這主宰手臂內。

  甚至在他的腦海中,那原本就被勾勒出的主宰手臂,此刻越發的細微,越發的逼真,似乎隨著他的觀察,他要將這主宰手臂融入自己的意識內!

  就好似當年在靈溪宗,白小純觀摩獸雕一般,此刻的他也是如此。

  時間再次流逝,一年、三年、五年……

  很快的,過去了十年!

  十年的時間,白小純一動不動,在這觀摩中,在這感悟下,在這神識的融入里,他雖沒有與這主宰手臂融合太多,可在他的腦海中,這手臂的一切,已經清晰無比!

  直至這個時候,白小純蘇醒了,他的雙目睜開的剎那,一抹讓小器靈驚心動魄的光芒,從其目中閃耀而出。

  甚至在其目中光芒擴散的瞬間,白小純的身上竟散出了雖極為微弱,可卻絕不會被小器靈認錯的特殊氣息!!

  “主宰氣息!!”小器靈驚駭莫名不由失聲。

  白小純似沒有注意到小器靈的駭然,他此刻緩緩的站起身,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目中光芒依舊,更有推衍之芒閃動,半晌后,白小純猛的握住拳頭!

  在他的拳頭握住的瞬間,他的身后頓時天地轟鳴,一尊巨大的帝影,驟然幻化出來,穿著帝袍,戴著帝冠,相貌正是白小純。

  不滅帝拳!

  只是……在這帝影上,與曾經不同的……是其右手,這帝影的右手,與全身比較區別明顯,那竟是……與白小純此刻所站的主宰手臂,一模一樣!!

  無論是汗毛,還是骨骼,還是血肉,一切的一切,都完全相同,與此同時,主宰氣息在這一剎那的爆發,也超出了之前,雖還是微弱,可再微弱,也都是主宰氣息!

  這氣息,足以讓一切天尊顫抖,讓太古心神震撼!

  這正是白小純感悟了十年后的收獲,將那主宰手臂,與自己的不滅帝拳,融合在了一起,此刻他呼吸微微急促,緩緩推動右手拳頭,向著遠處虛無,直接一拳落下!

  這一拳的轟出,主宰氣息的爆發,此處星空都綻放光彩,甚至扇面世界內,也都掀起風暴,威力之大……足以碾壓一切天尊,即便是太古……在看到這一拳后,也都要動容心驚!

  轟轟之聲回蕩間,甚至殘扇都顫動起來,更不用說小器靈了,他眼珠子在都要凸出來了,心底更是掀起無窮大浪。

  “他居然成功了……”

  在小器靈這里震的怔住時,白小純緩緩深吸口氣,低頭重新看著自己的右手,回憶之前的感覺后,他輕聲說道。

  “從此,不滅帝拳,叫做……不滅主宰拳!”

  “這一拳,配合過去經,現在經,將是我對抗太古的殺手锏!”白小純目中露出堅定之色,身體一晃,從主宰手臂上落下,在小器靈的急促呼吸中,他站在生死道塔前,神識散開半晌后,白小純目中期待更多。

  周紫陌與宋君婉,依舊還在沉睡,只不過她們的面色紅潤了不少,虧損的生命本源,也都得以補充了太多太多,就連鐵蛋也是如此,可宋缺那里,依舊是沒有絲毫反應,這讓白小純不由得,輕嘆一聲。

  隨后他目中寒芒一閃,右手抬起時,從其儲物袋內直接取出了一縷虛弱的似要消散的魂。

  此魂,正是大皇子的魂,他已經快要沒意識了,被白小純抓在手中,似乎沒有了絲毫掙扎的力氣。

  “我怎么舍得,讓你死的這么快呢。”白小純輕聲喃喃,他之前的時間都用在了修行上,如今修為天尊后期,又創造了不滅主宰拳,如今已有了空閑之時,去處理這大皇子!

  “你不是喜歡換身體么,不是喜歡傀儡么。”白小純目中帶著狠辣,右手抬起虛空一抓,頓時這殘扇上的不少材料幻化出來,白小純雙手飛快,竟直接對這大皇子的魂,展開了煉化,將其生生煉制成為了一具傀儡。

  到了這個時候,大皇子也終于恢復了一些神智,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竟是被組成的傀儡后,恐懼的看著白小純,發出凄厲之音。

  “白小純,你敢如此對我,我父皇絕對不會放過你,他一定會找到你!!”

  “你父皇?哼,你父皇已經不是你父皇,不過你放心,你的仇人還是我。”白小純說著,右手掐訣一指,頓時化作傀儡的大皇子,竟在這高塔外,翩翩起舞,如同當初在皇宮的,被他制作的那些傀儡一樣。

  那些傀儡是用生命在起舞,至于大皇子,他是以消耗自己的魂為代價,來支撐舞姿,這種死亡之舞,對他來說,其恐懼的程度超出想象,那是眼睜睜的感受著隨著自己不斷地跳舞,自己的魂正飛速的消散,這分明是要讓他……按照他折磨別人的方式走向死亡!

  “你胡說,我父皇怎么可能不是我父皇!”大皇子喘息急促的叫著,白小純冷哼一聲,索性向著遠處走去,他要讓這大皇子,在這里跳舞跳到魂飛魄散。

  “你不是喜歡看跳舞么,你自己來跳一下好了。”白小純身體一晃,直奔遠方。

  “不,這不是真的,白小純,你放過我,我保證再也不招惹你,我保證……”大皇子悲呼,焦急的哀求起來,可他的哀求,對于白小純而言,無動于衷,他恨這大皇子,恨之入骨!

  就這樣,大皇子在連續跳了九天后,他的身體依舊活躍,可他的魂,已經在這逐漸的消散下,意識也都模糊了,最終……在第十天到來時,在這死亡之舞下,魂飛魄散。

  隨著魂魄的消散,那些材料形成的跳著舞的傀儡之身,也一下子就失去了動力,直接癱在了地面上……

  白小純默默的看著這一切,小器靈在他身邊,也在這些日子里親眼目睹,他覺得這一刻的白小純,太可怕了,不敢招惹。

  “死有余辜!”白小純咬牙,在看了大皇子十天的舞蹈后,他心頭的恨,還是存在了不少,此刻深吸口氣,白小純正要起身將那些材料收走,可就在這時,忽然的,小器靈面色倏然變化,猛的飛起,直接看向遠處的星空。

  緊接著,陣陣轟鳴聲,從遠處星空驟然傳來,甚至這殘扇也都強烈的震顫起來,竟自行的改變了方向,直奔傳來聲音之地。

  “另一半扇子,是另一半!!”小器靈激動了,在那里大吼起來。

  白小純也愣了一下,離開扇面,出現在了扇骨上時,他遙望遠處星空,頓時就看到在很遠的地方,赫然也有一團柔和的光,正向著自己這里,呼嘯而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