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969章 流民集中區的亂象

  大清早的,營地里的霧氣還沒有散去,趙俊生已經起來了,照舊習武一個時辰,營地里又開始喧囂起來。

  李寶走過來抱歉道:“陛下這么早就起來了,又沒多少事情,干嘛不多睡會兒?這出門在外的早上也不閑著?”

  趙俊生一邊擦汗一邊說:“習慣了,一天不練渾身不舒坦!對了,你召集龍衛軍將士們集合,帶上干糧,咱們一邊走一邊吃!”

  “這么早、這么急,去哪兒啊?”

  趙俊生道:“去定軍山下的流民集中點看看!”

  李寶拿出地圖看了看對趙俊生說:“陛下,從這里到定軍山有一天的路程,咱們現在出發的話,那邊的流民應該剛好是晚飯時間!不過那里有三萬流民,每天都在大量增加,只帶龍衛軍去是不是有些兵力單薄了?”

  趙俊生擺手:“咱們又不是去打仗,用那么多人干什么?人多就聲勢大,可能會給那些流民帶來不安!”

  “可是······那要不要先知會梁州的各級官吏?”

  趙俊生道:“咱們就是要去看看流民安置的真實狀況,你現在知會他們,我們就看不到實際情況了!”

  “是,臣去安排了!”

  不到兩刻,一千龍衛軍就帶上干糧的全副武裝集合了,趙俊生一聲令下,大軍出發,李寶在前面開路,隊伍拉了兩里長。

  不到一個時辰,在南鄭城內的各級官員都得到了消息,一個個大驚失色,匆忙帶著隨從騎馬追了上來。

  一個小校從后隊打馬跑過來稟報:“陛下,梁州各級官吏追上來了!”

  趙俊生扭頭一看,后方兩里外一撥大小官吏和武將騎著馬快速追了上來。

  趙俊生帶著御前侍衛們打馬走到路邊等待,讓龍衛軍先行通過。

  梁州都督魯爽、刺史秦川、漢中郡太守聞伯真等為首的官吏一大批人追了過來在趙俊生面前停下。

  “臣等參見陛下!”

  趙俊生抬手:“免禮!爾等不在城中坐鎮,追著朕來做什么?”

  刺史秦川連忙說:“陛下這是要去定軍山的流民安置點嗎?現在那些流民還沒有徹底安穩下來,陛下身份尊貴,只帶這么一點人馬過去,實在讓臣等放心不下啊!再說,陛下的身份沒有人知曉,若無臣等陪同,萬一那邊有不開眼的小吏狗眼不識泰山沖撞了陛下總歸不好!”

  趙俊生笑道:“咱們不去打仗,無需帶太多兵馬!流民們無非是求一條活路,不到玩不得已怎么會干出犯禁造反之事?他們還是南朝的巴蜀流民,到了我大乾可謂是人生地不熟的,沒有那么的膽子!至于你說的可能有小吏不知道朕的身份會做出沖撞朕的事情,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發生,俗話說仰望好見,小鬼難纏吶!既然如此,魯爽和聞伯真你們兩個回去城里坐鎮,秦川帶其他官吏隨駕!”

  梁州官吏們互相看了看,也沒有辦法忤逆趙俊生的意思,于是魯爽和聞伯真帶了一些官吏返回南鄭,秦川帶剩下的官吏隨行!

  其實這些官吏們都清楚,雖然說伴君如伴虎,但跟在皇帝身邊得到升遷的機會要多得多,只要陪同在皇帝身邊這段時間能得到皇帝的欣賞,升遷的機率是很大的。

  前往定軍山,沿著漢江一直往西走就是了,不過從南鄭有通往定軍山的官道,道路還算平坦,只是天氣太熱,行軍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不少,不但負責護衛的龍衛軍將士們汗流浹背,馬匹也熱得氣喘吁吁、渾身大汗。

  早上還涼爽一些,過了巳時溫度就升起來了,趙俊生不得不下令每隔一個時辰左右就找陰涼處休息一刻左右,給馬也喂一些水。

  等趕到定軍山的流民集中點時已經是申時末,正好趕上官府安排在這里的官吏、書辦、伙夫們給流民們派飯食。

  到了地頭,秦川問道:“陛下,臣看陛下和隨行公卿及負責護駕的將士們也累了一天了,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喝點水解解乏!”

  趙俊生搖頭:“先去看看流民們吃的什么!”

  說完跳下馬,把馬交給侍衛,拿著馬鞭向流民領取飯食的方向走去。

  集中在這里的流民就已經有了三萬,估計今天又會送來一批,以后只會越來越多,每天給這些流民準備和派發飯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川追上來一邊走一邊給趙俊生解說,“流民人數太多了,為了防止發生哄搶的情況,所以臣等把派發飯食的地點單獨與營帳取分開,讓流民們排隊領取飯食,一共設立了五十個飯食派發點,每個派發點有三個人,兩個負責派飯,一個負責打菜!”

  趙俊生聽了之后點頭:“不錯,這樣安排顯得井井有條!”

  說話之間,趙俊生已經走到一個領取飯食的流民隊伍之間,他看到流民大多衣裳還是可以的,不過都臟兮兮的,看來這些只顧著逃難,也沒顧著洗漱清潔。

  他對秦川說:“現在流民數量太大、氣溫又高,如果流民們不注意衛生,很容易生病,還容易相互傳染!你看看,這些災民只怕十幾二十天都沒有洗過澡和換過衣裳了,甚至有些人連碗筷都不洗,這樣不行!”

  皇帝的話就算是放屁都是香的,說得再離譜也是對的,更加趙俊生說的還真是那么回事。

  秦川連忙道:“臣待會兒就安排下去,讓官吏們召集流民們,強制性讓他們洗澡、洗衣裳!”

  趙俊生點點頭:“這些可以稍后再進行布置安排,只是有些人碗筷都不洗,這就是不是不勤快的問題,而是懶惰,是品質問題!”

  秦川當即進行安排,他轉身對身后幾個隨從小吏吩咐:“你們去告訴維持秩序的官吏和兵士,讓他們檢查流民們的碗筷,沒洗碗快的不給發放飯菜,讓他們去把碗筷洗干凈了再排隊!”

  “是!”小吏們領命后迅速散開去傳達指令。

  不一會兒工夫,就有不少懶惰的流民被維持秩序的官吏和兵丁拉出排隊的隊伍。

  一個維持秩序的負責官員對十幾個沒有洗碗筷的流民大聲呵斥:“吃了飯連碗筷都不洗,這天下只怕沒有比你們更懶的了,你們怎么不懶得連飯都不吃了?都給本官去把碗筷洗干凈,不洗干凈沒有飯菜!”

  官員們在這里權威很大,更何況這些都還是來自南朝巴蜀的流民,被訓斥了也都知道自己確實不對,沒有一個敢炸刺的,紛紛夾著尾巴去河邊洗碗。

  趙俊生走到一個派發飯菜的攤點看了看,一個流民正好拿著陶碗走上前把手伸過去,派發飯菜的廚子給這流民舀了一碗粥,一點醬菜和一點煮青菜。

  趙俊生道:“粥太稀了,沒有飽腹感,還有這醬菜和煮青菜沒有一點油花,不扛餓啊!”

  秦川卻是苦著臉說:“陛下,不是臣等不想給流民們吃好一些,只是人數太多了,而且還有大量流民涌入,現在如果不進行控制,以后越來越負擔不起啊!”

  趙俊生扭頭問道:“你這一碗稀粥還用不到一兩粟米,一個人一天吃兩頓,就算二兩粟米吧,十萬人一天也就是一萬兩千斤,粟米這東西吃到肚子里也沒有飽腹感,把這量增加一倍,增加的部分用麥子代替!還有菜,醬菜也就算了,煮青菜改為炒青草,多少也要放一些油鹽,朝廷又不是一直養著這些流民,總是要分散安置的,很快長安那邊就會有安置的方案送過來!”

  皇帝都這么說了,秦川還能怎么辦?只能答應了。

  “是是是,陛下這么說的話,臣就安心了,臣待會兒就下令把食物的量增加一倍,增加的部分改為面食,煮青菜、野菜改為用油鹽炒”。

  趙俊生有接著往下走,把整個流民聚集點的食物派發攤點都查看了一遍,那些懶得不洗碗筷的流民們經過一通訓斥和整頓,都不敢再不洗碗筷了。

  流民當中各個年齡階層的人都有,有些大人牽著小孩,有些婦人背著嬰兒,小孩嬰兒也要吃飯,派發飯菜的時候也要派發一份,因此能拿得動陶碗的人都要自己拿陶碗領取食物,拿不動的嬰兒由大人背著領取食物,如果生病了,必須要向上面報告,得到允許后可以幫助病人領取飯食。

  趁著流民們在領取飯菜和進食的這會兒工夫,趙俊生及隨行公卿大臣們在梁州當地官員們的陪同下進入了流民們的居住區。

  這個流民集中點實在太亂了,空氣很不好,到處都散發著臭味,甚至空氣中到處都是隨地大小便的氣味,換了衣裳、鞋襪也不洗,丟在帳篷里臭氣熏天。

  整個營地里,到處都可以看見濕漉漉的稀泥路面。

  趙俊生皺眉道:“這幾天太陽這么大,氣溫這么高,怎么這營地里還有這么多潮濕的地方?看看那些臭水溝,還有營帳里散發出來的臭氣,這是人呆的地方嗎?”

  秦川有些尷尬,不知如何作答。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