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小馮總

  總裁爹地寵上天正文第六百三十八章小馮總頓時,寧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緩緩抬起頭,看到了一張不似凡人的臉,這張臉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帥哥,而是有些陰柔,陰柔中又帶著些許戾氣,那如黑曜石般的瞳孔里帶著三分不滿,氣憤戾氣,一下子擊散了他身上陰柔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男子身后站著四個身材樣貌都絕佳的男人,但四人各個面色不善,極其不好惹的樣子。

  說話的***在那里,其身上的氣質足以碾壓一切,讓人忘記他身后帥氣逼人的四名男子。

  安青怔住了嘴,她長這么大,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男子。

  男人輕輕拍了拍身上,好像極其嫌棄什么,“小孫,給我取一件新的衣服來。”

  面對挑釁,安青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著說:“帥哥有沒有興趣進入娛樂圈?”

  “你說什么?”男人尾梢上揚,說話的聲音不似剛剛那么溫柔,而是透露著濃烈的怒火。

  安青不怕死的說:“你長得美,適合拍古裝,以后一定大火。”

  “你說我長得美?”男人嘴角抽搐,“我第一次見有人敢當著我的面這么諷刺我!現在我給你三秒鐘,給我消失,不然我可能會忍不住破例打一個女人。”

  “我沒有任何……”

  寧婉捂住了安青的嘴,“我們現在就走。”

  走出去好遠,寧婉終于松開了安青的嘴。

  “你不讓我說話干什么?”安青回頭,頻頻看著后面,似乎還想見那個男人一眼。

  寧婉也回頭看了一眼,見沒人跟過來,松了口氣,“那男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我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還是不要惹事的好。”

  “怕什么?以你我倆家的關系,還不怕制不了他?再說了,我也沒想惹事,只是想拉他進娛樂圈罷了。像他那樣的男人,不被世人看到,真是太可惜了。”

  “不管可不可惜,你還是先把自己身邊的兩個男人搞定了吧。”

  安青頓時耷拉著頭,“我知道啦。”

  兩人一路逛逛吃吃,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去。

  安青去洗漱的時候,寧修禹的電話打了進來。

  “寧小修,是不是想媽媽了?”寧婉坐在窗邊的椅子上,手里拿著一張畫板,潔白的紙上出現一個人的輪廓。

  “雖然我暫時不想讓你回來,但爸爸天天陰沉著臉,家里的人都要受不了。”

  想到傅霆,寧婉心里都是氣,“不回去!”

  “你要不給爸爸打個電話?”寧修禹清涼的聲音里帶著幾分小心翼翼。

  寧婉的視線落在外面,望著洋洋灑灑的大雪,怔怔道:“回頭再說吧。”

  “不能回頭再說啊,我一個人忍受著他的暴脾氣沒事,管家爺爺和幫傭的叔叔阿姨可受不了啊。”

  “我也幫不上什么忙。”寧婉明白自己再說可能會心軟,想了想狠心說,“我現在還有事,先不和你說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別變成工作狂魔,不然媽媽就不喜歡你了。”

  不等寧修禹繼續說話,寧婉迅速掛了掛了電話。

  第二日,寧婉站在窗口怔怔地望著外面的大雪出神。

  昨晚她睡得并不踏實,明明不想去想那個男人,還是忍不住想了。

  他身邊有一個宋思琴,難道不應該高興嗎?怎么還總是發火呢?

  安青也站在窗邊,地上的大雪厚厚下了一層,古建筑上銀裝素裹,美極了。

  當穆斐然決絕拒絕她的時候,她終于明白了,在一起的時候沒有這幸福溢滿嘴角感覺,分開以后才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那么安心,那么快樂,快樂的忘了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快樂,那么值得珍惜。

  思緒飛揚,安青的嘴角揚起一抹苦笑,人是不是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我們出去轉轉吧?”安青收起傷心,換上了一副笑顏。

  “好。”

  兩人穿上外套一起下樓,樓下的氛圍有些奇怪,所有人站成好幾排,戰戰兢兢看著坐在木椅喝茶的男子。

  “小馮總,這家店慢慢開始盈利,您能不能再通融一下。”留著短胡須中年老板小心翼翼的說。

  男子輕輕押了一口茶,“你的盈利如何我不管,我只管收租金。”

  男子身后的一個帥氣男子道:“我們小馮總親自過來收租金,你應該感到慶幸才是。”

  看到坐在那邊的人,安青又開始犯花癡,激動的說:“是他,是他!”

  “是呢。”沒想到這個男人來到真的不小。

  安青激動的往下走,“我過去讓他進娛樂圈。”

  寧婉想要伸手抓住她,卻發現她已經走下去了。

  她拿出手機,默默拍了幾張照片發了出去。

  “帥哥,我之前的提議你有沒有好好考慮一下?”安青從人群中擠過去,笑瞇瞇看著男子。

  男子從高挺的鼻梁里發出一陣輕哼,“你說什么?”

  他身后的一名男子道:“如果你再這么對我們小馮總,我們不客氣了。”

  小馮總揚了揚手,“把這個瘋女人給我拉走。”

  “別動!”安青一聲大喝,沒有人敢動,她來打馮南跟前,彎腰,與之視線在同一水平線上,“你是我見過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男人,求求你一定好好考……”

  小馮總冷聲道:“還愣著干什么?把這個人趕走!”

  “我是這里的客人,你不能把我趕走!”安青挺著腰板,理直氣壯道。

  小馮總呵呵笑著,“整個古城都是我家,你區區一個客人算什么?”

  “我……”

  “不好意思,”寧婉走過去,“不意思小馮總,我這個朋友有職業病,你不要和她一般計較。”

  小馮總看向別處,“別讓我再看到你們!”

  “我們這就消失。”寧婉拉著安青迅速消失了。

  房外是漫天飛舞的雪花,安青走在雪地上,抱怨道:“你拉著我出來干什么?如果我繼續努力,說不定他就答應了呢。”

  “你想什么呢?人家一個富家少爺,怎么會進娛樂圈?”

  “說不定他就想通了呢。”

  他應該想不通才會進軍娛樂圈。

  寧婉攏了攏領口,步入漫天飛舞的雪花中,伸手接住落下的雪花,看著雪花慢慢化作水珠。

  不遠處,一名高高大大的男子看著女人在雪中,好像要融進這片雪白中,冰冷的嘴角不由得彎起。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