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假裝是個boss > 第十五章:新秩序之子培育計劃

  喬珊珊很想說一句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覺得你行了,打擊一下宋缺。

  當然不是對宋缺能力的懷疑,而是女人嘛,本就不喜歡男人因為實力的強大進而去做更危險的事情。

  而宋缺絕對是實力越強,便強行給自己攬下更大責任的人。

  “作為醫生,你現在身體狀態的確沒有任何問題,甚至是異常的好,但這種異常也值得觀察,所以這些天你還是得按時來我這里檢查。”喬珊珊認真的說道。

  宋缺沒有答應,而是問道

  “唐兄去了何處,他應該有交代我一些事情吧?”

  喬珊珊嘆了口氣,心說果然如此,這些人就是愛作死。

  “在二小姐那里,有唐閑留下的后續行動的安排,二小姐也在等你。我去通知她。”

  “小喬姑娘,我自己去便好了。”

  喬珊珊對病人的態度一向強硬,只是看著宋缺那張臉,到底是狠不起來,便說道

  “在二小姐決定派人營救你的時候,她說過一句話,我們所有行動的最高優先級行為永遠是自保,不滿足這個前提,一切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舉動都是愚蠢的。

  不是每一次都能拖著受傷的身體回來等待治療,死亡不是病,是治不好的。”

  宋缺微微一愣,沉默了幾秒后才誠懇的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記住你的話。”

  喬珊珊當然是一百個不愿意宋缺離開。

  可她也知道唐閑和二小姐都在做大事,宋缺在這些事件里,必然起著極為關鍵的作用。

  ……

  ……

  換好了往日的衣物后,宋缺發現百川市有了極大的變化。

  不僅僅是人力堆徹出來的變化,更像是歲月逆流一般,整個城市似乎沒有那么老舊。

  他很快的前去找了黎小虞。

  黎小虞相比起來,就顯得淡定了許多,見到宋缺恢復過來也不驚訝。

  在問及唐閑留下的計劃時,反倒是宋缺有些驚詫。

  因為黎小虞并沒有告之唐閑有任何后續安排,只是讓宋缺等著。

  這世間是沒有白給的,猶豫也沒用。

  唐閑贈與了自己一份大禮,宋缺確信必然會在后續的行動中用到自己。卻不想現在也只是等著。

  他很快就接受了安排,與黎小虞交談了一番后,宋缺便又動身去阿卡司。

  大多時候阿卡司負責巡邏百川市,他的速度奇快,總是在暗影之中保持著警惕。

  盡管百川市看起來并沒有任何危險狀況。

  不過今日阿卡司在鐵匠鋪子。

  基于黎小虞的黑暗料理和過于忙碌,唐閑又大多時候不在,在唐索野唐小九的要求下,阿卡司認識到了自己提升廚藝的重要性。

  便與柳布丁交流起來。

  柳浪的鐵匠鋪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他的手藝精湛,在有了從圣地堡壘偷渡而來的鍋爐后,柳浪制作工具的效率就徹底的抬了起來。

  百川市的興起,也與這些小人物息息相關。

  宋缺問了一番后,便來到了鐵匠鋪子,找到了阿卡司。

  阿卡司對這位宋家大公子印象極好,此刻原本正在揉面團,便停下來笑道

  “好的倒是挺快。”

  “你也一樣,阿卡司,我有件事想擺脫你。”宋缺開門見山。

  “大家自己人,不用這么客氣,用得到我直說便是。”

  “我想與你切磋一番。”宋缺認真的說道。

  阿卡司一愣,的確沒想到宋缺會有這么個要求。

  “切磋?理由呢?”

  “有些奇怪的地方,得通過實戰測試一下。”

  阿卡司依舊不大明白,但還是點點頭說道

  “可以,我倒是不介意。不過我得提醒你,在上次進化區與羲一戰之后,我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

  宋缺點點頭。

  即便是最頂尖的天賦者,要擊敗阿卡司也是癡人說夢。

  但除卻阿卡司,能夠測試自己另一重能力的,也就只剩下龍與狐貍。

  宋缺再怎么自負,也不會想到去與浩劫級生物“切磋”,人家的切磋,對自己來說大概是要命的。

  阿卡司倒也沒多問,能夠有個人活動筋骨是好事情。唐索野是打不得的,唐小九又打不過。

  宋缺如果能夠發揮出堪比實驗體的水準,倒是個不錯的練習對象。

  二人很快來到了百川市一處停車場。

  宋缺不敢托大,瞳孔中金光閃過,這一瞬間便看到了數秒之后的未來。

  自己正處在一種被壓制的狀體當中。

  這種壓制源于阿卡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即便預判了,身體還是跟不上他的速度。

  戰斗已然開始。

  阿卡司的身影一閃,雖然速度有所保留,卻依舊是尋常天賦者連感知都無法感知到的超速度。

  在阿卡司進攻的瞬間,有一種極為寡淡的,冰涼的感覺浮現。

  并不是身體的某一處,這是一種極難形容的感覺,似乎是踏進了某個特殊的領域。

  有一種來自意識深處的冷。

  只是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感覺。

  他的速度依舊迅疾,比之以往提升極大。

  宋缺雖然能夠看清阿卡司的動作,卻也閃避的極為勉強。

  二人的切磋都很有分寸,但分寸之間,又沒有絲毫的放水。

  空氣中傳來風壓之聲。一快一慢的兩道身影,戰斗起來卻不分勝負。

  宋缺驚訝于阿卡司的速度,哪怕已經留手了,卻依舊讓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阿卡司同樣驚嘆宋缺的預判能力,簡直像是知道自己下一秒甚至下好幾秒的行動。

  明明慢于自己,卻就是無法進攻宋缺。

  甚至還感覺到了宋缺力量的變化,每一次與觸碰到宋缺,那種撞擊感都十分強烈。

  這樣的交手只持續了半分鐘。

  半分鐘后,阿卡司說道

  “可以了,你的能力在金字塔里,已經不會有人能夠傷害到你。”

  如果再提高速度,阿卡司倒是有把握能夠輕易獲勝。但方才的切磋,已經足以讓宋缺認清自己的實力。

  宋缺微微搖頭,有些意猶未盡,說道

  “我倒是并非為了這個而測試,我是想弄清另一個能力。”

  “另一個能力?”阿卡司不解。

  “嗯,我說不出來,只是感覺自己像是有某種奇特的,連我自己也還不清楚的能力。”

  想到方才那種冰涼的感覺,阿卡司來了興趣

  “那便繼續,這次我的腳步會更快。”

  宋缺擺好防御的姿態,點點頭。

  有迅雷之勢的阿卡司,自然是進攻的發起者。

  宋缺這一次終于知道阿卡司有多恐怖。

  原本以為方才的速度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但阿卡司去還能夠再次將速度提升好幾個檔次。

  但天平之眼里顯示的未來畫面,卻極度的怪異。

  銀色的身影微微的停頓在宋缺的身后,見著這一幕的宋缺正在急速的回轉,避免背對阿卡司。

  可他的速度相較于阿卡司而言,還是太慢了些。

  阿卡司一記不輕不重的手刀向宋缺打去。

  這一幕宋缺也預見了,他做出了最為合理的防御姿態,卻依舊無法阻擋阿卡司這神鬼難敵的速度。

  手刀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宋缺背部。

  一股強大的力道將宋缺擊飛。

  怪異的一幕發生,宋缺看見自己被擊飛的同時,阿卡司仿佛也被某股看不見的力量給打中。

  二人似乎都被同一道力量給擊中。然后同時撞向了一邊,失去平衡。

  阿卡司下手自然有分寸,宋缺與他都很快的恢復了狀態。

  “這是什么情況?你是什么時候打中我的?”感受到背部仿佛被用手刀擊中,阿卡司詫異的說道。

  宋缺也同樣不解。

  感受著方才的變化,斟酌了一番,他說道

  “天賦移植是來自血清的注入,這種血清注入保留了我自己的能力,我能夠看到數秒之后的未來。身體的各項機能也變得更為強大。但不應該只有如此,我在想,唐兄作為秩序之子,他自己的能力是什么。”

  阿卡司聽懂了,卻還是沒弄懂方才的怪異現象。

  宋缺站在原地,視線里浮現出的怪異領域,讓他慢慢的有了答案。

  這是一處以自己為中心的領域,并不太大。

  阿卡司可以輕易的退出這道領域。

  起先宋缺就在想這道領域的作用,原以為會阻礙阿卡司的進攻,或者提升自己的能力。

  可他并沒有發現這領域對雙方的戰力有任何影響,直到被阿卡司擊中,宋缺才終于明白過來。

  他豎起拇指到嘴邊,然后輕輕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血液瞬間溢出。

  同一時間,阿卡司感覺到自己的左手拇指微微傳來了疼痛感。

  他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拇指,像是同樣被誰咬破。

  這一幕即便是見慣了各種實驗體詭異能力的阿卡司,也被驚到了。

  宋缺苦笑道

  “看來我弄清楚了這個能力的奧秘了。”

  阿卡司雖然感到難以置信,卻也明白了這個能力具體是怎么一回事。

  想起了與宋缺交手時的靈魂深處的涼意,想到了那種不同于以往的撞擊感,阿卡司發現一切都可以解釋通了。

  “共生?”

  “是的,唐兄既然是最強大的秩序之子,那么他的能力或許未必是最強,卻一定是某種情況下最特殊的。”宋缺認真的說道。

  “這的確是非常奇特的能力,真可惜……要是他自己擁有這種能力就好了。”阿卡司想到。

  他攻擊宋缺,卻讓自己受到了同樣的傷害。

  宋缺咬破了手指,接著自己的手指也出現了傷口。

  這就像是一種靈魂鏈接。

  宋缺受到怎樣的傷害,他的敵人就會受到怎樣的傷害。

  阿卡司拔出匕首,在自己的手掌上劃出了一道細小的口子。

  他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宋缺,宋缺立即會意,攤開手掌。

  卻并沒有見到傷痕。

  二人一齊沉默,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許久之后阿卡司才說道

  “這還真是一份大禮。如果秩序之子那個級別的,都是這種怪異的能力,想來我們的敵人也很強大。”

  單方面的靈魂鏈接,敵人受到傷害,自己不用受到傷害,而自己受到了多少傷害,敵人則同樣受到多少傷害。

  這本身就是一條不公平的規則,讓自己處于一種大優勢的地位。

  如果是一個生命力強悍的人,擁有了這種能力,幾乎是近身無敵。

  這個能力唯一的弱點,便是領域范圍太小。

  “看來唐閑真的是把你當做接班人來培養。你現在,大概算是第八個秩序之子。”

  聽著阿卡司的這句話,宋缺神情復雜,認真的想著,唐閑這么做,是否有著某些難以道明的用意?

  宋缺想不出來,但也沒有過分擔憂。他相信且接受唐閑的安排。

  一切也只需要等到唐閑,傳來下一步指示。

  ……

  ……

  第一堡壘,第三層。

  正在等待答復的唐閑,是不想傳來什么指示的。

  黎萬業如果愿意做個變革者,宋缺就只需要成為百川市的一個普普通通的管理者就好。

  作為朋友他明白宋缺并不渴求權力,而黎萬業渴求。

  但世間的事,人們只能預料到短期的變化,長期的變化是非線性的,無法預測。

  就像是唐閑也不知道,黎萬業到底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而如果那個變革者是宋缺,那么唐閑希望宋缺能夠擁有與其他幾個秩序之子同臺競技的資格。

  搖了搖頭,唐閑打開了電視。

  一天前,整個世界都被告知,在今日下午四點,最強堡壘的領主,黎家的家主黎萬業將要通過所有的媒體渠道,宣布一件大事情。

  這件事情具體內容是什么無人得知。只是黎家的發言人透露這是關乎整個世界、關乎全部金字塔住民的大事件。

  距離大事件的公布,還有最后的幾分鐘。

  唐閑打開電視,發現連一些平日里各種廣告為主的節目,今日都看不到幾個廣告。

  這個“關乎全人類”的超級大事件到底是什么,成為了所有電臺媒體討論的焦點。

  話題熱度一度蓋過了林肯堡壘龍襲事件和林肯堡壘新領主競選。

  唐閑看著電視,等待著時間的到來,心里覺得毛躁躁的。

  誠然黎萬業并不重要,自己也還有備用的計劃,甚至還提前做好了餌,等待大魚上鉤。

  但他內心依舊不期待,黎萬業會做出一個錯誤的選擇。

  四點鐘終于到來,黎萬業很快出現在電視里,他正襟危坐,一臉肅穆莊嚴的神情面對著鏡頭。

  唐閑忽然覺得那張臉,雖然是黎萬業,卻少了幾分靈動。

  甚至讓唐閑有一種……這不是黎萬業的感覺。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