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送他去玩玩

  蘇琪離開了,江左就自由了。

  所以他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最后一塊陣石刻下隱匿陣法,之后他就想要試著,去看看仙靈泉眼的具體位置了。

  算算時間,應該差不是很多了。

  隨后江左又聯系了赤血童子,接到電話赤血童子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

  他的劫難終于來了么?

  只是接起來,他發現完全跟他想的不一樣。

  江左:“海邊刀客在你們那?”

  赤血童子莊嚴道:“破曉道友,我已遁入空門。”

  “……”

  這跟他有關系嗎?

  隨后赤血童子才對著手機道:“破曉道友知道我遁入空門就好,對了,海邊刀客他在。”

  “…..,問他,去不去上次空間錯亂的地方。”

  “他說沒問題。”隨后赤血童子又道:“我們能去嗎?我們得到消息,說鬼修已經走了,那里應該沒有那么危險了。”

  江左沒什么猶豫,點頭:“可以。”手機端:https:/m./

  隨后江左跟他們約了地點。

  當江左來到約定地點的時候愣住了,倒不是因為他們多出了兩個人。

  而是赤血童子真的變光頭了,木魚都帶著,就差一身袈裟了。

  不過這些人本來就沒怎么正常過,所以江左也不是很在意。

  至于多出了黑袍魔修跟丹雪魔女,江左自然更不在意。

  只要不影響他,來誰都無所謂。

  這時候的默言依然是傻的,她一直躲在赤血童子跟六月雪后面。

  而六月雪是一臉的憔悴,看來默言變傻她最難受了。

  之后江左道:“走吧。”

  這時候黑袍魔修道:“這么過去有點費時間,我可以快速的送各位過去。”

  江左看向黑袍魔修沒有說話。

  海邊刀客他們同樣沒有說話。

  黑袍魔修也不尷尬,接著道:“不多,一個人一顆一品靈石就好了,很實惠。”

  確實很實惠,對現在有巨款的江左來說,一品簡直不是錢。

  但是他還是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邁步出發。

  他甚至連加速都沒有,為什么?

  因為他現在時間多。

  江左都用走了,赤血童子他們,自然也走了,他們已經看透了黑袍魔修。

  這家伙張口閉口都是靈石,不知道他們都窮嘛?

  然后丹雪魔女也是一臉嫌棄的看著黑袍魔修:“退群吧,別當魔修了,丟人。身為魔修還這樣交易?運輸工作都干起來了。

  要靈石就動手搶,這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黑袍魔修:“……”

  該退群的不應該是師妹你嗎?

  聽到丹雪魔女的赤血童子他們背后一陣寒意:“你們說,那個黑袍要真的搶了怎么辦?”

  六月雪捂了捂身上的靈石,那是她的。

  海邊刀客坦然道:“搶就搶,我又沒有。”

  赤血童子,六月雪:“……”

  對于黑袍魔修,江左也沒辦法輕視。

  一階面對四階,顯得太渺小了。

  所幸黑袍魔修并沒有動手的打算。

  而魔修默言是最沒心沒肺的,她什么都不怕,有事就躲六月雪他們身后。

  等他們都沒了,她才會考慮該怎么辦。

  很快江左他們就來到原來的空地上,這里有輕微交戰的痕跡,或者說只有一招的對決。電腦端:https:///

  這些江左并不在意,他在四處看了下,發現這里扭曲的痕跡已經沒了,甚至連空間波動都消失了。

  ‘鬼修真的離開了?’江左低語。

  “嗨,我這里有發現。”這時候黑袍魔修突然叫道。

  隨后赤血童子等人就圍了過去,江左自然也走了過去,他這里沒發現,過去看看無可厚非。

  只是過去到時候,江左并沒有看出什么奇怪的東西。

  一切都很平常。

  這時候海邊刀客問道:“道友,這里有什么不對勁嗎?”

  赤血童子也道:“我也沒看出什么不對的。”

  這時候黑袍魔修神秘一笑:“這是你們修為不夠,只有四階的我才能發現,當然我也是有辦法讓你們看到。”首發https://https://m.

  海邊刀客皺眉,之后看向江左,江左的眼界非常高,指不定可以看出什么。

  只是江左看了片刻,開口道:“開價。”

  黑袍魔修微微一笑:“還是破曉道友上道,不貴,一顆六品靈石。”

  赤血童子叫道:“你搶劫。”

  黑袍魔修笑道:“商機有時候高于金錢。”

  最后江左道:“你們有零的嗎?”

  六月雪又捂了捂自己的靈石,說什么也不會拿出來的,這是她這幾天唯一的安慰,她身心疲憊。

  海邊刀客兩袖清風,完全沒有。

  赤血童子左顧右盼,他發現已經沒人了,他剛剛到手的靈石還沒捂熱呢。

  之后江左開口道:“回去還你。”

  有這句話赤血童子就放心了,然后把唯一一顆六品給了黑袍魔修。

  拿到靈石的黑袍魔修笑的很燦爛。

  赤血童子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黑袍魔修點點頭:“你們過來仔細看,這里的靈氣是不是比周圍的少一些?”

  “然后呢?”江左問。

  “沒了。”黑袍魔修回道。

  “……”

  海邊刀客立即道:“你什么意思?”

  黑袍魔修聳肩:“作為一個商人,我當然在做生意啊,無奸不商你不懂?大家你情我愿的,我可沒逼你們。”

  “你….”

  黑袍魔修不覺得自己錯了,他真的很和平的跟這些人相處。

  之前就想做點生意了,只是擔心弱智打擊,后來他發現那弱智其實是用夢魘果實為原料的,而且對象被限定在夢魘專精了。

  他為了抵抗這個,可是請教了魔修的前輩。

  所以既然沒事,生意當然要做了。

  江左一臉的平靜,甚至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只是他突然抬手指著黑袍魔修身后道:“看,飛機。”

  黑袍魔修輕微笑道:“破曉道友,冷靜些,不要….”

  黑袍魔修還沒說完,丹雪魔女就立即叫道:“師兄,小心后面。”

  這一刻一塊巨大的石碑從天而降直接砸向黑袍魔修。

  黑袍一驚,隨后笑道:“沒用的,這個東西傷不到我。”

  江左冷漠道:“恩,我知道。”

  隨后江左的手搭在黑袍身上。

  在碰到黑袍的瞬間,黑袍大驚:“怎么可能,你這么會碰到我?”

  他的黑袍可不是隨便穿的,那是護命用的。

  江左沒有回答,而黑袍魔修立即爆發氣息,江左后退,他的跟前有著一塊盾牌擋住了攻擊。

  轟!

  要不是戰靈碑及時下來,江左都感覺自己的手要廢了,現在他的手已經受了傷。

  而戰靈碑自然威脅不到黑袍魔修,只是擋住了攻擊而已。

  當然后面也不需要干別的事了。

  這時候所有人都聽到黑袍魔修叫道:“這是什么東西???”

  之后他就再也沒有了聲響。

  而丹雪魔女則親眼看到,自己的師兄被什么東西拉到地底下了。

  丹雪魔女拔劍指向江左:“你把我師兄怎么樣了?”

  “送他去玩玩而已,大概能玩死他吧。”江左處理著傷口輕描淡寫的說道。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