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未知的渡劫模式

  而在江左消失沒多久,他所在的位置聚集了無數的火元素,以及大量的水元素。

  只是火元素大軍剛剛過來就懵逼了。

  火元素首領看著空蕩蕩的地方露出不解,人呢?

  它明明感知到就在這里的,怎么就不見了?

  跑了?

  不,身為異端,不會那么懦弱的,一定是出現意外了。

  對,肯定是這樣。

  那么,今天是不是白來了?

  對此火元素首領只能祈禱異端不會死去,因為異端只能留給它們消滅,它們要為元素正名。

  異端必須死在它們手下。

  而江左他們消失后,封印有了一絲不完美,而在這不完美中,一條深淵氣息穿透了出來,很快它找到了正在閉關的音離。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

  ******

  而在某處空間中,江左疑惑的看著四周,怎么說呢,這是第一次,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電腦端:https:///

  沒有什么害怕的心理,反而有點興奮。

  因為天劫不僅不會威脅到蘇琪,還能有新意,怎么能不興奮呢。

  現在江左知道一共渡劫的有四個,他算一共,那么還要三個。

  這個需要注意一下。

  之后江左檢查了下身體,發現并沒有什么大礙,但是修為貌似被封印住了。

  嗯,對他這個一階來說,沒太大區別。

  接著江左查看了下周圍。

  他發現他站在某處站臺上,站臺的前方有一根石柱,大概一米二左右,而石柱上面有個按鈕,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然后就是站臺外了,是無盡的深淵,掉下去不帶底的那種。

  “道友,看前面。”劍十三開口說道。

  嗯,江左才發現,劍十三居然就在他身后,看來這里感知一點用都沒用。

  沒限制感知但是感知無效。

  隨后江左抬頭,他發現在他上面有個站臺,上面有兩個人,看不清人,應該是被保護起來了。

  而再上面,同樣有個站臺,這個人就多了,一共九個人。

  再上還有最后一個站臺,那里就一個人。

  現在江左知道了,渡劫四個人,有四個站臺。

  然后站臺上多出來的人,應該是周圍人被卷入了。

  這模式,還真是見所未見。

  而且這里要怎么渡劫?

  等所有人都回過神后,站臺上閃出字幕。

  江左這里是一進二,上一個是二進三,再上是四進五,最上面是六進七。

  江左有點無語,六進七都出來了。

  不過這天劫在干嘛?

  然而江左無語,其他人則是震驚了,這組隊渡劫就算了,一進二渡劫是怎么回事?

  一進二還用渡劫的?

  改規則了?

  這時候第三階有人開口了:“諸位道友,大家都是一個地方渡劫的,應該都是認識的,不如自爆家門如何?

  在下先來,在下五光十色宗門赤血童子,目前正在渡四進五天劫。”

  這人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臉信你才有鬼。

  這時候最上面的開口了:“四進五的,大概就是紫風小友吧?二進三的應該就是靜月圣女吧?至于一進二的,貧道是真不知。”

  這時候靜月驚訝道:“六進七的是島主?”

  島主點頭:“嗯,看來我們運氣是真的不怎么樣。”

  聽到這些,江左臉色就不好了,靜月在,那就是說明她旁邊的是蘇琪了?

  “.…..”

  這下不好玩了。

  自己老婆在天劫里,還玩什么,沒保護好要心疼死的。

  當然,現在更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就是破曉的道號都不能暴露,就是不知道赤血童子會不會說出去。

  這時候島主對著江左這邊問道:“一進二的道友,不知道是哪位?”

  江左理都不理他。

  島主又道:“不知道道友能否透露下道號?”

  “沒興趣。”江左冷聲開口。(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

  島主:“.…..”

  這人,對六階的他,就這態度?

  還真是少見,一階居然如此的自大。

  這時候靜月也開口道:“道友,能不能告訴我們,你怎么做到的?”

  “不能。”

  現在就是蘇琪開口都沒用,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而劍十三則在站臺上問江左:“這是新圣女?你老婆就是她身邊那個?”

  江左點頭:“嗯,所以別說漏嘴了。”

  不對外,別人是聽不到聲音的。

  比如現在靜月正罵道:“這人居然這么囂張?他誰呀?小怨婦,去收服了他。把他當你老公去收服了。”

  蘇琪沒好氣道:“如果是我老公,不用我干嘛他也得服。”

  隨后蘇琪笑道:“我老公對我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那你先去讓他服去。”靜月說道。

  “不要,他又不是我老公,除了我老公,別人我都不想多看一眼。”

  “.…..,你老公是真運氣好。居然能娶到這么傻的你。”

  蘇琪笑道:“嗯,回去了,我要告訴他這件事,他得對我好一輩子。不,要兩輩子才行。”

  “白癡。”靜月無奈,現在是在渡劫啊,哪有那么容易回去了,不過這到底是什么個劫,她們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只希望不要太難。

  可是六進七都出現了,怎么看都簡單不了。

  而赤血童子跟海邊刀客他們對視了一眼。

  聽這口氣,他們大致能猜出一進二的是誰了。

  一階除了破曉,他們就沒見過更囂張的。

  然后赤血童子對紫風道:“大師兄,下次能不能不要用我的名字,你可以用師姐的。”

  藍月沒好氣道:“我是女的,不過音離貌似沒進來,不知道我這個妹妹怎么樣了。”

  紫風愣了下道:“你妹妹?不是你弟弟嗎?”

  赤血童子也是驚訝道:“你們不知道嗎?音離姐姐可漂亮了。我小時候還見過。”

  紫風:“.…..”

  其他人也是無語,紫風都不知道,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

  隨后紫風自語道:“也不知道機靈不,最好別跟默言那個魔修一樣。”手機端:https:/m./

  對于魔修默言的飯,紫風是心有余悸。

  那真的會死人。

  這家伙一被欺負,就要做飯,他們師父還逼他們吃。

  要不是默言有后臺罩著,在他們宗門,絕對會被欺負到懷疑人生。

  就跟以前藍月一樣。

  藍月是真的可憐,打小報告都沒地方打,從小被紫風帶大,師父都很少見到。

  有苦只能自己吞下去。

  聽到紫風的話,藍月就道:“別想了,音離是不可能離開離淵島的,除非你要住在這里。”

  紫風:“.…..”

  切,說的他對女弟子會熱衷是的。

  女弟子什么的,就不應該存在。

  去他們那,也要坑到懷疑人生,然后自己離開。

  藍月是意外,默言是有后臺,不然遲早得跪。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