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唯他江左,無所畏懼

  在直播被開通后,不怕死主播瞬間被置頂。

  粉絲量瘋狂飆升,直逼靜月跟丹雪魔女。

  隱隱有三足鼎立之勢。

  要是靜月看到了,肯定恨不得飛過去直播,這人居然要趕上她了。

  丹雪魔女就不一樣了,她在想,什么時候去弄死這個主播。

  都多少次了,怎么還沒死。

  不過想歸想,她還是對這個內容很有興趣的。

  可惜的是,角度并不好。

  這么想的時候,她突然收到了一條消息。

  魔修默言邀請你加入私人直播間。

  丹雪魔女一愣,隨即點了同意。

  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慫魔修默言,如果戲弄她,下次打回來就行。

  她跟默言之間的切磋,沒有人會管的,所以不怕被報復。

  很快丹雪魔女就進入了直播間,她看到的是默言蒼白的臉。

  然后她又看到不少人被拉進來了。

  比如她師兄黑袍魔修,又比如那些不知所謂的道修。

  紫風在下面發言:“干嘛這是?”

  丹雪魔女:“默言的把戲?不過我沒空。”

  藍月:“我們確實沒空,還要看有人渡劫呢。”

  這時候默言讓開了。

  這時候視頻中出現了一副畫面。

  巨大的劫云在運轉著,頂天立地的雷霆戰士駐劍而立。

  海水分開,上面有個身影在直面天罰。

  這畫面不遠不近,角度剛剛好,簡直完美。

  這才是他們想看的天劫場景啊,沒想到這里居然有。

  更沒想到默言居然在現場。

  然而這時候,一只手擋住了攝像頭,里面的人瞬間爆了。

  關鍵時候啊。

  這默言簡直想死。

  “一人一顆四品靈石,留下就是同意,我把師父拉來了,你們敢反悔,我就一哭二鬧三上吊。

  我是師父的私生女,他肯定會依我去討伐你們的。”默言的聲音傳了出來。

  全場的人都愣住了,默言玩的很溜嘛?

  而這時候默言的師父,想第一個弄死默言。

  這種徒弟要來干嘛?

  來給他弄個心肌梗塞嗎?

  而紫風第一個退出了直播間,黑袍魔修第二個退出了直播間。

  紫風來到藍月身邊道:“師妹,我手機沒電了,我們一起看看。”

  紫風閉口不提錢。

  藍月:“……”

  而黑袍魔修很快找到了丹雪魔女,他拿出了一堆名牌絕版化妝品。

  “我前不久搶的,送師妹了,最近手機有點卡,借我一起看看。”

  丹雪魔女看著化妝品道:“真貨還是假貨?”

  黑袍魔修信誓旦旦道:“真貨。”

  不過有句話他沒說,只是快過期了而已。

  奸商本質,然而不敢在破曉那邊浪。

  之后丹雪魔女給黑袍魔修讓了點位置。

  黑袍魔修道:“要我賣魔修默言的位置給你嗎?”

  丹雪魔女看著直播道:“過幾天再說。”

  “賣給你一個扎默言心的機會要不要?”黑袍魔修又道。

  丹雪魔女看著黑袍魔修。

  說實話,丹雪魔女的僵尸妝看的黑袍魔修眼睛都有點辣,也不知道這人粉絲哪來的那么多,一群biantai?

  而且大部分還是女的。

  不過畢竟是大金主,黑袍魔修很少提這事。

  最后丹雪魔女丟了一塊四品靈石給黑袍魔修,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錢。

  隨即黑袍魔修道:“你可以告訴默言,她要是肯說拉人分成,能賺現在的好幾倍,我就可以給她拉一堆,可惜她不說。”

  丹雪魔女眼睛一亮,隨即道:“那你為什么不提醒她?”

  黑袍魔修笑道:“師妹的錢比較好賺。”

  其實他私聊過默言了,奈何,沒回。

  只能消息利益化。

  賺一點是一點。

  ————

  而看到直播的,還有月汐。

  她就只能看劣質直播了。

  畢竟那邊太恐怖,想隨便移動特別難。

  能穩住直播視頻都不容易,不過不怕死主播也在努力。

  而月汐故意把視頻用法寶投放出來,為的就是給暗中的劍十三看。

  美其名曰:大屏幕看的舒服。

  這時候數十道天罰已經劈了下去,幾乎都要把下面的空間撐爆了。

  但是所有人都看到那個身影依然屹立在那里,雖然他渾身都在流血,但是他就是不倒,就是不滅,就是不死。

  江左的身體很痛,痛到baozha。

  但是他沒有感覺,甚至覺得很稀疏平常。

  天罰這種東西,別說控制了,就是接觸都能讓人身死道消。

  但是,別人做不到的事,他江左做的到。

  別人控制不住天罰,他江左能控制。

  別人承受不住天罰,他江左可以承受。

  別人畏懼天罰,畏懼強者,唯他江左,無所畏懼。

  今日,他要讓這條魚,付出血的代價。

  無數的天罰融入江左的身體,那把天罰之劍也越來越可怕,越來越強大。

  江左揮劍刺向飛魚。

  飛魚將面對的是他江左的天罰。

  而江左的一系列舉動,終于震驚到了飛魚,它大叫道:“人類,你在自取滅亡,你居然用肉身重塑天罰,你大逆不道,你有違天理。

  你將受天地抹殺。”

  江左冰冷道:“愚昧無知的生靈。”

  這時候江左的天罰之劍直接刺向飛魚。

  飛魚游動了兩下,飛起來對著江左怒吼道:“人類,你以為我只能坐以待斃嗎?你在找死。”

  江左無視一切,毫不猶豫的刺了過去,下一刻,江左的天罰劍跟飛魚的力量瞬間撞在一起。

  轟,巨大的baozha傳遍四面八方,可怕的氣息直接突破了空間界限。

  江左的血肉在流失,但是他毫無察覺,仿佛一切都不是他的。

  他的眼里只有飛魚,刺穿它,殺了它,毀了它。

  江左眼中爆發出無盡的殺意,無邊的瘋狂。

  這一刻天罰又一次降臨,又一次劈向江左,江左不驚反喜,來吧,來吧,越猛越好。

  又是數十道天罰融入江左,這一刻江左的劍往前進了一步,很快就直接來到飛魚跟前。

  馬上就要刺到了。

  飛魚驚恐,天罰的氣息比它想的還要可怕,它有點怕了。

  “人類,住手,住手,你不能這樣,住手啊,不要,住手,人類,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憤怒聲,驚恐聲,求饒聲,凄慘聲,瞬間從空間中傳出。

  所有人都聽到了。雖然聲音變的失真,但是內容卻聽得清清楚楚。

  那個度天罰的人,在殺一條魚?

  所有人都駭然,而安溪更是驚恐的后退,她在怕,她想逃。

  只有她知道那條魚是什么,只有她知道這個人類有多可怕,只有她知道,只有她知道。

  在飛魚凄慘的叫出聲后,江左的天罰之劍已經貫穿飛魚。

  這時候江左的的聲音才隨之響起:“我說過了,你將感受到被我支配的恐懼。

  動我的人?

  誰給你天大的膽子了?

  你必須死,天也救不了你。”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