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五百九十章 你家里人不說你嗎?

  “境界的不同,修為的不同,心性的不同,看待一切事物的態度也會不同。

  或許這世上真的有這種人吧。”紫風師父突然開口說道。

  既然無法理解,就不要試著去理解了。

  找個適合的理由,接受就好了。

  這就好比,明明是同門師弟,最后變成了魔修,他能安心接受一樣。

  對于魔修來的默言,他也能接受一樣。

  默言師父他們,默然。

  他們又在外面等了一天,出來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會渡劫的。

  第二天天亮的時候,天書陵的大道氣息徹底消失了。

  也就是說,頓悟應該結束了。

  那么也該出來了。

  ————

  天書山上,江左收起了悟道石。

  一切都結束了。

  他也成功升到了33。

  現在的他,修為跟蘇琪齊平了,超越蘇琪指日可待。

  江左有種想開境界碾壓蘇琪的想法。

  奈何修為還不夠強大。

  而且不開境界還好,就怕開了境界他才越慘。

  搖搖頭,江左就不再多想了,現在悟道石到手了,只要回去一趟,就可以直接去圣地找蘇琪了。

  想去見見蘇琪了。

  雖然自由的氣息確實挺好的,但是,他終究更喜歡蘇琪身上的氣息。

  在頓悟結束后,很多人都醒了過來。

  默言他們也是一樣,只有手握石頭的柳依依慢了一些,而且她貌似可以頓悟的更久。

  而說起頓悟更久,非一階區域那些人不可了。

  更夸張的是,他們身上的石頭貌似儲備了一次頓悟,下次可能可以借助石頭再一次頓悟。

  這就是他們多出來的造化。

  這造化同樣千金難買,萬金難換。

  當然,比起江左給出的造化,這些就有點不值得一提了。

  畢竟那是真正的全民頓悟。

  “現在頓悟過去了,破曉大佬是不是不在山頂了?我們要不要登道。

  赤血童子又一次啃上了冰棍:“你不長腦子就是算了,現在眼睛都不長了?沒看到門靈已經不在這里了?”

  是的,門已經不在是門了。

  他們現在是想登頂都辦不到。

  別說叫爸爸了,叫爺爺都沒用。

  默言一臉的難受,她還沒拍照呢,還想發說說呢,哪樣肯定能讓無數魔修羨慕嫉妒。

  這就是她魔修默言的能耐。

  能人所不能。

  可是,現在上不去了,沒優勢了。

  所以現在只能等柳依依醒過來,然后下去了。

  閑來無事的默言看了看初晴,問道:“我有個問題想問很久了。”

  初晴看著默言沒有說話,好像在等默言的問題。

  通常情況下,她是有問必答的。

  六月雪跟赤血童子也很好奇,默言要問初晴什么問題?

  不過,問什么都別問鍛造的事。

  問這個,容易讓初晴失常。

  默言問道:“你怎么天天siwa,圍巾,長袖遮手背?

  整一個二次元美少女,你媽不說你嗎?

  我穿的亂七八糟的,我師父就會說我啊,所以我穿的特別簡單,發型也特別簡單。

  哦,對了,你是因為腦袋有坑?”

  赤血童子啃著冰棍,他不想多說什么。

  默言也不想想,她其實打不過初晴。

  別看初晴小,人家是天才中的天才,要是沒被鍛造耽誤,那是能跟月蓮圣女以及丹雪魔女拼修為的主。

  不過指望默言有這種自覺是不可能的。

  到現在她都能在破曉可能遇難后,在群里大肆談論為破曉找衣冠冢,更別說別人了。

  不過現在初晴可能精神特別穩定,就不跟默言計較太多了。

  她解釋道:“媽媽會說我的,她說這樣穿不日常。”

  赤血童子點頭:“確實不日常。”

  初晴則道:“所以,我日常穿給媽媽看。”

  赤血童子:“……”

  六月雪:“……”

  默言:“……”

  ————

  之后在天書山上的人,都在慢慢的退回去。

  怎么說呢,上去是不可能了。

  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里的關卡貌似正在恢復成原先的難度,一個個根本難以抵抗。

  現在不退回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至于第三關最上面的人,因為門靈不在,所以登頂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路就是退回去。

  不久后,陳億他們也醒過來了。

  “所以,頓悟了這么久了,謎底到底是什么?”陳億問道。

  初青搖頭:“不知道,男生太多,怎么拼也不能拼出一個字啊。”

  蕭筱默拍了拍陳億的肩膀道:“走吧,別丟人現眼了,以后多讀點書吧。”

  陳億:“……”

  所以,到底是什么字啊?

  他們都放棄了,居然不揭曉答案,這不敬業的門靈,難受啊。

  ————

  這時候紫風他們也醒過來了。

  他們早進來了,不過他們第一次感覺被他們家小師弟下了陽謀。

  那就是告訴他們有頓悟,告訴他們全面開放。

  然而就是沒告訴他們要叫爸爸。

  這就好比告訴赤血童子,某地方有很多缺道侶的仙子,但是需要付錢。

  付不付咯?

  要不要轉角遇到愛咯?

  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吧。

  藍月對著紫風道:“大師兄,我發現了一件事。”

  紫風皺著眉的看著藍月,他不覺得藍月能告訴他什么好事。

  果然,藍月開口道:“我覺得,你讓小師弟去的地方,通常都有大造化。

  圣地的時候他就得到了不小的造化。

  這次更甚,造化大的,連師兄都忍不住來了。

  師兄這是把自己都坑進來了,指不定小師弟還在暗中竊喜。”

  “……”紫風面無表情的看著眼藍月道:“師妹,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們要學會往前看。”

  藍月不以為意,道:“師兄,好像出去的時候還要叫爸爸,師兄開心嗎?

  小師弟聽到師兄叫爸爸,看了肯定很開心。”

  紫風嘴角一抽,他師妹是在玩同歸于盡啊。

  最后紫風道:“師妹,我發現了個特點,小師弟禿了就變強了。

  想來師妹也想變強吧?”

  藍月:“…”

  這些人還在爭鋒相對,不過他們可能誤會赤血童子了。

  一開始赤血童子可沒有絲毫坑他們的想法,那時候門靈的事,早就被全民頓悟這種大事個遮蓋過去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