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九百零一章 你這不是打他們臉嗎?

  江左提前知道有強者入場,倒不是因為他提前感知到了。

  就算他再逆天,也不能用四階的感知跟九階的感知對比。

  但是,江左用的可不是什么感知。

  而是感覺。

  感覺有事要發生,感覺有強者出現。

  感覺這東西,就算一種玄學,就好比他能提前知道危險一樣。

  當然,把這個感覺當成另類感知也是可以的。

  而且還是別人無法學習模仿的。

  感覺不準,那就是疑神疑鬼了。

  或者說精神過敏。

  額,應該是神經過敏。

  這時候江左跟神龍都抬頭望著天。

  不過距離有點遠,對方貌似也不急。

  神龍這時候頗為好奇,當然不是好奇為什么江左先發現人了,這東西沒什么好好奇的。

  看氣勢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主要還是面具。

  這面具,他居然無法看穿。

  當然,更大的好處是,這面具把江左臉遮住了,氣勢貌似少了不少。

  也算一件好事了。

  但是依然很難受啊。

  這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想地谷龍淵了,想那個沒有強者的小地方了。

  江左看著天空問道:“感知到是誰了嗎?”

  神龍想了想道:“如果我感知的沒有錯的話,應該是圣獸玄武一族的兩個人。

  實力跟我差不多。”

  江左皺眉,有這么強的玄武?

  好吧,這個很正常。

  主要是江左最近遇到了小烏龜,這個家伙簡直丟圣獸一族的臉。

  導致他都要認為玄武一族都是這么蠢的了。

  既然是玄武一族,想來是跟小玄武有關了。

  不然不至于往這個方向而來。

  這個時候江左感知到了,圣地有人出去了。

  是銀甲那些人。

  “沒有戰意,看來真的是圣地的人。”江左說道。

  神龍問江左:“要離開這里嗎?”

  江左道:“看情況吧,如果只有兩只玄武,那么就見見他們,我需要時間幫長生龍蛋弄點東西。

  如果太多人下來,就帶我離開吧,之后再弄。”

  這兩只玄武不知道有沒有空間能力,如果有,挺麻煩的。

  不過他們是用飛回來的,應該是沒有空間能力了。

  但是,正常智商的圣獸,九階巔峰左右的級別,不會空間能力,有點過分。

  所以他們會的可能性很高。

  之后江左也不在意,頂多麻煩一下,想逃離還是沒有絲毫問題的。

  這個時候,江左蹲在長生龍蛋身邊,然后開始不停的畫陣法。

  主要是為了讓長生龍蛋恢復。

  雖然不可能全部恢復,但是多恢復點也是好的。

  只是,想要它參加四圣獸的紛爭,大概是沒什么希望了。

  不過小姨七階入道了,那么也不算虧。

  此消彼長嘛。

  至于四圣獸紛爭,當然是以小烏龜為中心了。

  它可是踏出種族界限的第一個圣獸。

  甚至可能是唯一一個。

  畢竟江左不可能需要幫第二只圣獸刷殼。

  神龍背對著江左繼續望天。

  開玩笑,望天多舒服啊,看后面的人,簡直難受的想死。

  有時候他會好奇,這個人要是爆發全部的氣息,到底是什么樣的。

  自己會不會直接跪了?

  人類就是好,總有機會一直往前。

  他們縱然是龍族,可是未來的路基本是有上限的。

  傳說中的境界,從未有一只獸出現過。

  據說圣獸四族是有種族限制的,只要打破種族限制,還有進入傳說中境界的可能。

  其他獸,基本沒有這種機會。

  它們只有上限,沒有限制。

  因為上限是無法打破的,而限制是可以去打破的。

  所以,站在最頂端的,往往都是人類。

  他身后這位,大概就是其中一員了,就是不知道他的上限在哪里。

  這個時候神龍看到銀甲那些人回去了,而那兩只玄武依然往這邊而來。

  神龍立即提醒江左道:“他們過來了,銀甲不在。”

  江左嗯了一聲,然后繼續畫陣法。

  他查看了下,長生龍蛋,消耗的還真不是一般的小。

  真是可憐,攤上什么主人。

  還不如認小烏龜為主。

  至少平安無事,也不用受這些苦。

  這個時候兩只玄武來到了圣獸湖上空。

  過來的時候沒感知到那兩個丫頭,不僅僅沒有感知到她們,還意外的發現其他人。

  有一個還非常的強。

  還有一個看起來不強,但是卻給他們一種恐怖無邊的感覺,仿佛都不敢大聲喘氣了。

  呼吸都感覺有點困難。

  這是什么樣的強者?

  至于圣獸湖里的小鯨魚直接被他們無視了。

  弱的要死。

  當然,在江左撈長生龍蛋的時候,小鯨魚是想出來的。

  畢竟家里來賊了。

  可是剛剛靠近,它就嚇到了。

  真的,這輩子都沒有這么被嚇過。

  太可怕了,只是在水里看了一眼,仿佛世界都要塌了一眼。

  這種人,這種強者,它沒有勇氣上去。

  到時候被打就被打吧,認命了。

  總比上去嚇死來的強。

  倆玄武互相看了眼,然后落了下來。

  除了神龍,江左沒有看他們一眼,現在的他還在幫長生龍蛋畫陣法。

  畢竟比較嚴重,他需要多畫一些。

  玄武互相看了看,他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剛剛跟銀甲交流了下,對方也沒說這里有問題啊。

  早知道問一下他們兩個孩子的事了。

  不過應該沒有什么危險了,畢竟這里沒有她們絲毫的氣息。

  更沒有打斗的痕跡。

  這個時候其中一只玄武忍不住了,低沉道:“兩位道友,在下玄武一族,玄樓。

  不知道兩位是?”

  神龍也很客氣道:“神龍一族,千重。不用擔心,我們不是敵人。”

  神龍這么說,玄樓跟玄竹都松了口氣,當然并沒有完全相信。

  不過湖里確實有神龍的龍珠,可信度非常的高。

  兩個女兒,一個傻,還有一個不至于發現不了。

  玄樓問道:“圣獸湖中,道友可曾見過小女?”

  聽到這句話,江左突然轉身往去,問道:“那只蠢烏龜是你們的女兒?”

  蠢,蠢烏龜?

  聽到這句話玄樓跟玄竹有點生氣。

  要不是這個人詭異至極,要不是自己有點不敢反抗,他們真的會出手的。

  他們女兒是蠢了點,但是你當著人家父母的面這么說,這不是明顯打人臉嗎?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