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千六十九章 天地之亂可能是九汐帶來的

第一千六十九章 天地之亂可能是九汐帶來的

  把雙色珠子給西門吹火后,江左就沒有怎么在意這些人了,畢竟剛剛他發現有人找他了。

  是的,有人找他了,而且還是通過印記找了的。

  開場白是:道友,方便聊天嗎?

  這很低調很謙虛,這是清蓮發過來的。

  但是絕對是靜月姐的主意,不過這開場有點普通了。

  想想也是,上次靜月姐嗨了下,直接被他拉黑了。

  一想起拉黑江左就有點難受,他也被蘇琪拉黑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被放出來。

  這次江左并不忙,所以直接回復了:說。

  而在另一邊。

  “回了回了,圣女師姐他回了。”清蓮立即對圣女說道。

  靜月激動道:“他說什么了?”

  蘇琪也有點好奇,不過倒是沒什么感覺,她還是想要回去,都下午了。

  也不知道她老公在干嘛。

  “就回了一個字說,現在要怎么回?”清蓮可不懂跟人聊天,她除了跟海邊刀客說的話多一些,基本沒跟別的男的聊天過。

  而跟海邊刀客,最多的就是道歉。

  靜月想了想問道:“你就回答說,禁地那位想要找他,希望可以建立通訊。”

  猶豫了會,靜月又問道:“把封卡片的事簡單說下,然后問他知不知道是什么。”

  收到消息的江左眉頭皺了起來,新卡片,迷霧,可怕的力量被封印著。

  江祖有點詫異,這是什么情況?

  江左沒有做任何回復,因為他也不懂。

  至于禁地找他,除了上次的事還有什么事?

  有那么急迫嗎?

  江左其實不怎么想去理會。

  要是禁地想讓蘇琪成為圣女,江左擔心自己忍不住想弄死禁地那位。

  但是事關蘇琪,他又覺得應該了解下,至少得理解對方的立場。

  之后江左開始溝通了大陣,一溝通他就感知到了,一種信號的滋滋聲。

  他都聽到好幾次了。

  之后江左直接連接了信號。

  “又找到你了老鼠屎。”馬上傳出純粹的善驚喜的聲音。

  “有事?”江左一臉的黑線。

  純粹的善,立即做出回復:“我只是想告訴你,上次斷的太快,沒有說完,雖然九汐成為圣女可以解決天下大亂。

  但是你不能對九汐出手。

  九汐不能成為圣女,也不能出事。

  希望你能理解。

  主觀意識這樣說的。”

  江左皺眉:“就這樣?這種事需要不停的找我?”

  江左怎么可能對蘇琪出手,怎么可能讓蘇琪出事。

  “是的,如果因為沒有通知完,從而導致九汐出事,某人肯定不會理我了。

  主觀意識如是說道。”純粹的善回復,只是聲音有點小,仿若自言自語。

  隨后純粹的善又道:“九汐可以解天下之亂,反過來來說,天下之亂也可能是九汐帶來的,這是我的思緒,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的原因。

  到時候或許有辦法解開。

  主觀意識如是說道。”

  聽到這句話,江左突然一愣。

  九汐帶來了天下大亂?

  如果是正常人聽到這句話,或許會嗤之以鼻,但是江左不同。

  江左可是清楚的知道,上一世這個時間段,并沒有所謂的天碑神戰。

  神戰之所以會打,是因為多了他這個變數。

  而他這個變數影響最大的,自然是蘇琪。

  而蘇琪成為圣女可以解天下大亂。

  所以蘇琪決定著神戰?

  還是說真的要蘇琪成為圣女,成為上一世的九汐,不死不滅的她可以解救世界?

  江左覺得并不是。

  但是具體是什么,他又不知道。

  之后江左就掛斷了通訊。

  “蘇琪是哪里特殊了嗎?居然牽動這么大。”江左心里嘆息。

  江左把思緒收了回來,然后聽到了西門吹火的聲音。

  “破曉道友,是不是只要是外來人,這個都能看出來?”西門吹火問道。

  江左搖頭:“至少有一種人看不到。”

  西門吹火問道:“是什么人?”

  “從未修煉過人族以外功法的,或者說從未有異界修為氣息的,都無法探測到。”江左說道。

  西門吹火點頭:“也就是在我們這土生土長的異界人了。”

  江左沒有說話,當默認了。

  之后江左對西門吹火道:“盡快離開吧,坐標也已經幫你穩定好了。”

  西門吹火拜謝江左,他已經打算把西門玲瓏帶在身邊了。

  他們全家也就他是知情人,所有不會把西門玲瓏放在家里。

  那反而更危險。

  萬一遇到外來人,西門玲瓏肯定會被帶走。

  之后西門吹火帶著唯一一個雙色球離開了。

  當然也帶走了花花。

  只是一出門口,西門玲瓏就不解的問道:“哥,你們剛剛說的什么?我怎么聽不懂?”

  西門吹火答非所問:“意思是,決定帶你游玩。”

  聽到這句話,西門玲瓏興奮的抓著西門吹火的胳膊:“真的嗎?”

  西門吹火指著西門玲瓏的手道:“真的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把你的手拿開。”

  西門玲瓏不情愿的放手,不滿道:“哥,你這樣會找不到女朋友的。”

  西門吹火翻白眼:“知道你哥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嗎?”

  西門玲瓏道:“因為不疼妹妹。”

  西門吹火:“因為你這個妹妹靠我太近了,別人以為我有女朋友了,你這樣很影響我的魅力。”

  西門玲瓏:“……”

  ————

  靜月那邊,她們等了很久,最后都沒等到答復。

  清蓮看著靜月道:“圣女師姐,他好像下線了。”

  靜月臉色不好看,看著被碎石砸中的蘇琪道:“他是不是你老公?除了你其他人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

  蘇琪摸摸自己腦袋道:“可能是我們魅力不夠吧,不過我的魅力都用在吸引我老公了,你們我就不知道了。”

  靜月:“……”

  有老公了不起是吧?

  靜月又道:“你就不想想,你老公萬一是隱藏的超級強者呢?”

  蘇琪想了想,笑道:“可是他打不過我啊。”

  靜月:“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少女。”

  清蓮道:“不是少婦嗎?”

  鱈玉道:“是人妻。”

  蘇琪:“……”

  不想跟這些人說話了。

  蘇琪對江左的感官其實很簡單,比如她在意的是,他愛不愛我,他疼不疼我。

  不過有一點她是知道的,那就是她是愛著江左的。

  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的。

  被沖昏頭腦也有被沖昏頭腦的幸福。

  師姐師妹她們不懂,畢竟她們都單身。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