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我要走,你要攔嗎?

  可怕的力量將江左跟至高推開。

  此時兩個人站在無盡的高空中,站在力量的崩潰下,世界仿佛在坍塌。

  下面的人早已失了神。

  他們有種自己世界即將滅亡的感覺,再這樣下去他們世界真的岌岌可危。

  所有人都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明明是他們去進攻,為什么變成自己被攻擊。

  這時候至高也是駭然的盯著江左。七階入道的修為,跟他不相上下。

  江左這時候看了通道一眼,發現通道被可怕力量即將摧毀了。

  他得回去了。

  “我要走,你要攔嗎?”

  那個至高同樣看了通道一眼,最后道:“天碑神戰見。”

  最后江左離開了。

  那個至高不知道為什么居然松了一口氣。

  不僅僅是那個至高,整個世界都仿佛得到了拯救,那是劫后重生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雖然不是很想承認,但是對方太強了。

  強大的讓人感覺害怕。

  就是至高都在怕。

  他沒有必勝的把握。

  所以他不敢攔。

  ******

  圣地這邊,在江左走進去后沒多久,通道就開始坍塌了。

  靜月看著通道道:“你老公在干嘛?”

  蘇琪道:“他說他進去下,會在通道徹底崩潰前回來。讓我不要擔心。”

  江左自然不會忘記蘇琪,這個不交代好,很危險的。

  但是蘇琪能不擔心嗎?

  她現在心都要跳出來了。

  不行,等她老公今晚回來她要好好教育一下。

  突然靜月道:“你說,要是晚一些知道,是不是就不用這么揪心了?”

  蘇琪看了靜月一眼,然后一臉的委屈。

  靜月立即道:“好了好了,乖乖,沒事的,馬上就回來了。”

  蘇琪道:“我是不是很沒用啊?”

  她們的等級差太多了,根本不足以參與任何問題。

  就算她們現在升級這么快,就算她們還能加速升級到六階,甚至七階入道。

  可是再想升級何其困難,已經不是隨便氪金就可以的了。

  道是什么就得弄清楚了。

  就是天眷也得有個過程,不能說升級就升級的。

  所以蘇琪跟靜月,是不可能參與天碑神戰的,能做的只能圍觀。

  蘇琪這時候一直盯著通道,生怕它突然沒了。

  但是現在通道也崩潰的很快啊,里面還有強大的力量溢出來。

  圣地的陣法都在發光了,說明承受了很強大的壓力。

  而在通道崩潰一半的時候,蘇琪問道:“師姐,我老公怎么還沒有出來?”

  靜月道:“等等。”

  兩分鐘后,通道只剩下四分之一。

  蘇琪更加著急了:“師姐,我老公怎么還沒有出來?”

  靜月麻木道:“再等等。”

  蘇琪一分鐘能問十遍,靜月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她覺得得讓師父跟江左說道說道,以后不要干這種事了。

  小怨婦都嚇什么樣了。

  哪有這樣讓她看著通道破碎等待自己老公的。

  就在靜月這么想的時候,通道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力量,超越之前全部的力量。

  這力量轟擊在陣法上面,都讓人懷疑陣法會突然破開。

  但是因為力量太過強大,他們沒有辦法抬頭查看。

  蘇琪沒有低頭,她一直看著,因為通道即將崩潰了。

  她很怕發生意外。

  而在通道即將關閉的瞬間,一個身影從通道中退了出來。

  看到這道身影的瞬間,蘇琪松了口氣。

  終于出來了。

  是的,江左這個時候出來了。

  剛剛他最強一指對上了對方,江左把他傷了,順便測試了下他現在的極限。

  他已經確定了,八階的時候,那些人接不到他全力的三招。

  至于現在,五五開吧。

  如果沒有天譴來襲,那就完全不是對手了。

  至高果然跟普通境界不同。

  這個時候江左抹掉了通道的存在,現在就等對方天碑神戰來找他了。

  去過一次后,什么時候開啟天碑神戰,他都能準確的知道。

  到時候絕對不會缺席。

  最后天空恢復平靜。

  江左落在了之前坐標的地方。

  剛剛好還是那個跟著他后面的修士身邊。

  江左揮了揮手,對面的至高不好受,他同樣受了輕傷。

  對方的至高雖然不怎么樣,但是至高就是至高。

  很快江左就沒在意了,而是看向一邊還在發愣的男子道:“剛剛你跟我說什么了?”

  他確實沒有聽到。

  那個男子一個激靈,膽顫道:“晚,晚輩覺得,覺得前輩聽晚輩介紹辛苦了,這,這是晚輩的一些小小心意。

  打擾前輩了。

  請前輩不要介懷。”

  這時候對方把自己所有的靈石都交了出來,雖然不多,但是那是他全部的積蓄。

  江左想了想,剛剛聽的也不是很累,然后取走了一部分。

  接著打算離開這里。

  坐標已經檢查完畢了,其他的短時間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該去解決深淵了。

  深淵之后,就是坐標,坐標之后就是等待天碑神戰開啟了。

  然后回來看著蘇琪養胎。

  這般想著江左就打算直接前往離淵島。

  只是剛剛打算邁步的江左,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江左不由得皺眉。

  然后渾身檢查了下,發現并沒有什么大問題。

  那個至高就算把他傷了,那也不能傷到根本,可是自己這個不舒服,卻很明顯是從里透外的那種。

  沉默了片刻,江左突然停下來了。

  周圍的人看到江左挺下來了,大氣都不敢喘。

  他們就是不知道對方是誰,可也知道對方強的離譜。

  江左看著通道毀滅的方向,突然開口道:“你們剛剛看到我走進去了嗎?”

  那些人不敢有絲毫隱瞞:“看,看到了。”

  江左又問道:“什么感覺?”

  那個男的道:“感,感覺前輩,是,是不是,不會出來了。”

  江左低頭看了他一眼,這把對方嚇的差點跪下去了。

  江左沒有干嘛,直接把靈石丟還給他。

  道:“多謝提醒。”

  那個男的一臉的懵逼,完全不知道這位前輩為什么要謝他,也不懂謝什么。

  不過他的靈石回來了,算不算一件好事?

  不,被大佬道謝了才是最值得自豪的事。

  區區靈石根本不算什么的。

  江左轉身回去,他不去離淵島了。

  愚蠢的他居然干出這么愚蠢的事。

  隱藏身份隱藏習慣了嗎?

  居然沒想過蘇琪看著通道毀滅是什么心情。

  如果讓他安靜的等,他肯定等不下去。

  那蘇琪等的下去?

  等的下去也難受至極。

  她都沒說。

  說什么為了世界正常,那都是建立在蘇琪開心的情況下的。

  他有能力顧好兩邊,那就不能成為理由,那都是給自己的借口。

  為了所謂的和平,無視蘇琪的感受,簡直是愚蠢至極。

  這樣的做法,跟蘇琪上一世瞞著他去做圣地任務有什么區別嗎?

  不,更過分。

  所以,江左要回去見蘇琪。

  沒有什么特別的原因,只是想回去見她。

  不是道歉,不是哄。

  只是回去,先回去再說。

  回去告訴她,自己回來了,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江左走了空間門。

  他直接出現在蘇琪的前方,當他看到靜月姐在的時候,靜月姐掉進了空間中。

  她被江左丟走了。

  之后江左就看著蘇琪,蘇琪也干巴巴的看著江左。

  眼里還有一點點委屈。

  “我說了,去哪,我都能平安無事的回來。

  現在我就回來了。“陽光下,江左看著蘇琪,微笑的說道。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