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六界之逆鱗傳奇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破釜沉舟

  六界之逆鱗傳奇正文第二百五十一章破釜沉舟“這……”

  姬夜被張陵突如其來的質問弄的啞口無言,可能經過了這么多年,他心里的那份反抗之心已經被慢慢消磨了。

  “如果我沒猜錯,之前在底層的那幾位真傳弟子也是你們的人吧?你們故意讓他們在底層迷惑我們,給我們造成壓力,這樣我們想在百日之內到達這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如此卑鄙的事,你們都做得出來,好意思穿著無妄崖的一身道服嗎?”

  張陵越想越不對勁,此刻他終于明白之前在底層見到的那幾位弟子為什么會憑空消失,那是因為他們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回到老巢去了。

  也就是說這么多年,只要是來到底層的真傳弟子,恐怕沒有一個能幸免于難,要不做他程天的手下跟班,要么被吸盡修為,成為一個廢人。

  面臨如此殘酷的選擇,大部分人肯定都是選擇了前者,比如眼前的這位姬夜。

  “沒想到你如此聰明,能看穿程天的手段,可是這樣,你就更加不該和他作對了,所謂聰明人,都知道根據當下局勢做出選擇,你修煉了這么多年,真的甘心為了幾個人就放棄自己一身修為嗎?”

  姬夜此刻很佩服張陵,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希望張陵不要意氣用事,毀了自己的一生道途。

  “你既然能呆在他身邊這么久,當初應該是做了放棄朋友保住自己的決定吧?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這樣做,但我告訴你,我張陵永遠不會放棄他們,你再跟我啰嗦一句,我立馬讓你成為廢人,說到做到。”

  張陵如今看向姬夜的神情中,多了一絲同情,因為他猜到了姬夜茍延殘喘到現在,內心受到了極大的煎熬,他之所以想勸張陵,其實是想為自己贖罪。

  “你斗不過他們的。”

  姬夜看著張陵一臉決絕的轉身,向程天他們走去,心中五味雜陳,既有對他的欽佩,也有一絲擔憂,而更多的是回想起曾經自己懦夫行為的一種懊惱。

  “看來姬夜沒能成功說服他,你們還不趕快上去將他拿下?”

  程天看到張陵從平臺邊緣慢慢朝自己這邊走來,眼中蘊含無盡的怒意,渾身更是氣息翻騰,便讓旁邊的幾位手下去收拾掉他。

  幾個手下其實也能感覺到張陵身上的強大氣息,但是大哥說話了,不上也不行,于是三個人就猛地沖了上去,將張陵圍成一團。

  “你們一起上吧!”

  張陵此刻感受到這幾位弟子的境界都不低,而且都是御氣境的修為,便知道此戰必定會很艱難,但是哪怕他今天戰死在這里,他也絕對不允許程天做出如此卑鄙之事。

  三人見張陵如此狂妄,便率先出手,直接拿出了御氣境的手段,紛紛御氣成兵,三把蘊含雄渾真氣的氣劍都齊齊朝著張陵襲去。

  張陵雙掌齊出,凌厲一掌,催動體內的真氣死死抗衡著,面對迎面襲來的另一把氣劍,張陵只能利用元神之力死死抵擋。

  “姬夜,你還不上?傻站在那干嘛?”

  眼見張陵面對三人強攻,依然沒有落于下風,程天也似乎有了一絲驚訝,然而看到姬夜在旁邊傻站著,便一陣怒意涌上心頭,呵斥他為什么不去相助。

  姬夜見此也很無奈,雖然他心中是不想天賦如此高的張陵敗在這里,但是他受制于人,此刻也只能對張陵刀劍相向。

  姬夜沖到張陵頭頂,對準他的天門穴凌空一劍,他想以最小的傷害讓張陵失去反抗的能力。

  張陵面對頭頂的一劍,心中也很是忐忑,畢竟面對三人的夾攻,他已無暇防御,如果真的被對方刺中天門穴,那他就會瞬間失去抵抗的能力。

  姬夜直沖而下,眼見著就要刺中天門,但是從張陵的頭頂竟然莫名的涌出一道白光,硬生生的將姬夜打飛,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嗯?”

  程天面對如此詭異的情景,也是眉頭一皺,心中疑惑不已,張陵的元神已經使出來了,所以幫他擊退姬夜的肯定不是他的元神之力,那到底又是什么呢?不知不覺中,程天對張陵身上的秘密有了濃厚的興趣。

  “多謝前輩及時出手,要不然我就真的要束手就擒了。”

  “雖然我如今的境界和之前比那是天壤之別,但是對付這些人還是綽綽有余,這幾個人就要我對付好了,那就使出全力去對付那個程天吧。”

  原來之前幫張陵擊退姬夜的是靈童,此刻張陵正用靈識和他交流,聽到靈童所言后,張陵心中一喜,心想著有靈童相助,自己去對付程天一個人壓力就小了很多。

  靈童也說動就動,在張陵的識海內散發了自己的靈力,直接沖撞到那三人身上,直接就將他們的氣劍擊潰,然后將他們打飛幾丈之遠,躺在地上哀嚎不已,顯然受傷不輕。

  “這……”

  程天原本是想讓自己的手下消耗掉張陵的一些真氣后再出手,但是沒想到這四人瞬間被張陵擊敗,要知道這四人可都是御氣境初期,竟然不敵一個寄虛境?

  面對如此打臉的情形,程天終于是坐不住了,他身形一閃便來到張陵的眼前,使出全力一掌對準張陵的胸口,張陵敏銳的察覺到迎面而來的氣息,便本能的揮出一掌,兩掌相拼,真氣洶涌如濤,但張陵由于之前消耗了不少真氣,在短暫抗衡了一會后,終究不敵對方,被一掌打飛。

  “御氣境中期?”

  張陵被打飛后,便沒有擊潰他心中的意志,他在倒飛的過程中,用劍一挑地面,迅速穩住身形,平穩落地。

  只是面對和沐白師兄一樣修為的人,他真的沒有十足戰勝的把握,可是一想到和自己一起來的九人,最終他還是無畏的迎了上去。

  兩人瞬間再次交手,程天使出了御氣境的手段,功力明顯比剛才那三人深厚許多,張陵憑借自身的真氣根本無法抗衡,程天的氣兵打得他漸漸有了真氣渙散的跡象。

  于是張陵只能在這個時候,巧妙的遁入虛空來躲避程天的攻擊,不然遲早被對方重傷,但是程天已是御氣境,張陵寄虛境的手段他又如何不會?

  哪怕張陵天資頗高,寄虛境之中,他出入虛空的速度可謂極快,但是程天畢竟積淀深厚,他寄虛境的手段還是要比張陵強上不少。

  經過幾輪虛空中的追逐,程天最終還是趕上了張陵的速度,從背后一掌轟向張陵,張陵已經真氣渙散躲閃不及,便被一掌打中,飛出了虛空。

  此刻的張陵正倒在地上,口吐鮮血,但面對程天的一步步逼近,他仍然倔強的強撐著傷痛站了起來,執劍面對程天,沒有一絲畏懼和妥協。

  “你的真氣已經渙散,根本沒有勝我的可能,還是放棄吧,以你的實力做我的手下,我也必然不會虧待于你,以后除了獻給五層樓的師兄外,其余的弟子我可以分給你三成,有了他們的功力,你的修為只會突飛猛進,又何必苦苦和我作對呢?”

  程天突然停下腳步,面對氣息漸弱的張陵,再一次的威逼利誘,希望他能入伙。

  “我若像你們如此卑鄙,我就不叫張陵!”

  張陵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隨后渾身氣息一振,他使出了最后的力氣揮動了手中的神劍,一道巨大的劍氣便朝著程天的頭頂劈去。

  面對迎面而來的劍氣,程天沒有絲毫的慌張,反而不屑的笑道:“這種程度的攻擊也想傷到我?可笑!”

  只見他手指一彈,一柄極小的氣劍便從他的指尖彈了出去,速度極快,破風而出,而且在飛出的過程中,以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瞬間變大,最后化為了和張陵劍氣差不多的大小,一下將劍氣擊潰。

  使出了最后力量的張陵,看著自己劍氣就這樣被對方擊潰,心中多少還是有一絲驚訝的,他原以為好歹能擋住一陣,卻沒有想到就這樣一擊而潰。

  此刻張陵僅剩的手段就是自己的星蘊圖了,星蘊圖自成一體,在體內星羅棋布,如一張龐大的靈氣網絡,每個節點之間互相聯系,時空之氣、五行之氣、造化之氣、千靈之氣皆蘊含其中,這種力量也不可小覷。

  若是引動星蘊圖,將一百零八個節點中的靈氣一掌揮出,那種力量恐怕就算是御氣境后期的強者也未必能抵擋。

  可是如今張陵的真氣漸無,根本無法引動體內的所有星蘊節點,眼見著程天一步步逼近,張陵急忙用靈識和識海中的靈童溝通。

  “前輩,你能不能助我一臂之力,用你的靈力替我引動星蘊節點之中的靈氣?”

  “可以是可以,但以我如今的靈力,恐怕也引動不了多少節點,而且一旦我靈力耗盡,短時間內就沒有辦法替你抵御其他人的攻擊,到時候你雙拳難敵四手,情勢一樣很危急啊!”

  靈童知道張陵的打算,也很佩服他破釜沉舟的勇氣,但是此舉對張陵來說,一樣風險過大,不是萬全之策。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