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六界之逆鱗傳奇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生死一線

  六界之逆鱗傳奇正文第二百五十二章生死一線“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我必須要救懿清他們出去,前輩,拜托了。”

  “好,既然你心意已決,那我就盡我最大的能力幫你一把,無妄閣所做之事的確不為道界所容,這程天就交給我了。”

  靈童見張陵心意已決,便不再多說,在張陵的識海內盤膝坐下,通過他的意念控制,他的靈力開始滲透到張陵體內的星蘊圖之中,靈力與靈氣交融,幾種靈氣便受到了感應,紛紛涌動。

  再加上張陵剩余的真氣催動,星蘊圖大振,大約有三十多個星蘊節點都受到了引動,其中的靈氣瞬間便如萬川入海一般,匯聚到了張陵的掌前。

  而此刻程天也已經來到張陵的身前,見張陵沒有動作,就欲將他擒拿,可誰知此時的張陵眼神為之一變,以極快的速度揮出了自己的右掌,程天一時沒有防備,但他畢竟是御氣境中期的強者,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于是本能的提掌相迎,與張陵的手掌對撞到了一起。

  可下一刻,他的臉色開始變得扭曲,強大的靈氣集聚的力量涌入他的掌心,瞬間將他的掌心燒得灼熱,他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強大的力量,便本能的撤掌,但是張陵的力量卻并沒有減弱,趁著程天撤掌的剎那,一掌拍向程天的胸口。

  一掌擊中,程天便感覺到心口就宛如墜入火海一般,全身僵硬的向后倒飛而去。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還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張陵,捂著胸口一步步的往后退。

  因為他感受到了張陵的可怕,張陵體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御氣境所能抗衡的,那種能瞬間將人壓制的靈力仿佛并不來源于這個世間,就猶如高高在上的神明發出的力量一般。

  見到大哥倒地,其余幾個手下立馬將程天扶起,一臉惶恐的看著張陵,生怕張陵也給他們來一掌。

  但是下一刻,程天仿佛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分明看到張陵的氣息已經大幅減弱,身體也在搖搖晃晃,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

  “哼,原來你已是強弩之末,我不知道你剛才是從哪汲取的力量,但是如今的你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吧,你小子竟敢和我作對,還重傷了我,現在就讓你付出代價,你們幾個上去將他給我殺了,以解我心頭之恨。”

  此刻的張陵已經因為力量的衰竭而單膝跪地,面對程天的怒吼,甚至都已經沒有了回應的力氣,只能艱難的讓自己站起身來。

  “你們還愣著干嘛?上啊,還有你姬夜,一起上去將他殺了,今日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里。”見手下一個個愣在原地不敢動手,程天再次怒吼道。

  那些手下之前見張陵一掌將自己的大哥重傷,仍舊心有余悸,自然不敢輕易上去動手,但此刻面對程天的大聲催促,一個個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三個御氣境弟子一哄而上,個個御氣成兵,對著剛剛艱難站起身來的張陵齊齊攻了過去。

  張陵恍惚間看到三人襲來,只能強撐著真氣渙散的身體持劍抵擋,好在手中之劍是一件神器,此時倒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尚能為他抵擋一二。

  但是那三人見張陵的確沒有了力量,便膽大了起來,全部使出了自己的全力,凌空而來的氣兵也越發的厲害,縱然手握神器,也漸漸有了敗退的跡象。

  三個御氣境初期的弟子加起來雖說也沒有一個御氣境中期的程天厲害,但是此刻的張陵已經沒有了還擊之力,那三個人就成了他無法抗衡的存在。

  靈童盤膝坐在張陵的識海中,自然見到了張陵眼前的一切,但是此刻的他也無能為力,因為此前為了幫張陵引動星蘊節點,已經消耗了他大半的靈力,如今僅剩的靈力已經不足以幫張陵擊退對手了。

  “張陵,你現在真氣渙散,氣息漸弱,已經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了,還是找個機會逃走吧,至少還能保住自己一條小命。”

  “前輩,我知道我已經沒有了自保之力,但是我的師兄師姐還有懿清都在他們手中,我絕不能拋下他們自己逃走,還有這無妄閣的無恥行徑我也必須要將它揭露出來。

  今日,就算我張陵真的會死在這里,我也死而無憾!”

  面對靈童的勸阻,張陵的意志還是那么堅定,哪怕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對手擊中數次,如今的他已經被鮮血浸濕了道服,意識都開始迷糊,但他仍然沒有想要放棄。

  “姬夜,你在干什么?沒看到那小子快不行了嗎?還不趕緊上去送他一程?難道你想他逃出去告發我們嗎?”

  重傷的程天見到姬夜此時竟然傻站在一邊,遲遲不愿意動手,便沖著他大聲吼道。

  姬夜被逼得沒有辦法,最終還是走上前去,但當他看到渾身都是血跡的張陵仍然在提劍抵擋,內心深處又開始猶豫了。

  而此刻三個御氣境弟子已經聯手將張陵的劍打飛,三人同時一掌轟向張陵的胸口,張陵口吐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然后掉在了二層樓的平臺邊緣。

  張陵趴在平臺邊緣,意識模糊間看到懿清他們九人在底層被困的情景,心中不禁為之一振,又再次強撐著遍體鱗傷的身體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這一幕讓不遠處的姬夜徹底震撼了。

  “他真的不要命了嗎?”

  姬夜在這二層樓呆了多年,他見到不少弟子來到二層樓,要不就是和程天合作吸人修為,要不就是被吸盡了修為,要不就是慘死在程天手里,他就沒見過像張陵意志如此頑強的人。

  姬夜思慮之際,那三人又慢慢走到張陵的身前,看來是準備給予最后一擊送張陵上路了。

  而張陵恍惚間看到三人走來,也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命喪于此,但至少他做了他該做的,他不后悔。

  “張陵,我將我僅剩的靈力都傳給你,你還是找機會逃走吧,別一根筋了,你斗不過他們的。”

  面對如此兇險的情景,靈童也坐不住了,他連忙運功將自己僅剩的靈氣全部傳輸到了張陵的四肢和識海,讓他重新恢復一些精神和力量,不然他若是死了,自己可也就煙消云散了。

  “多謝前輩,但是我還是那句話,我是不會自己逃走的。”

  “你怎么這么倔呢,你要是死了我也就灰飛煙滅了,知道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張陵相欠前輩的,前輩之前對張陵的恩情,我來世必報!”

  靈童還是想勸張陵走,但此時恢復些許力量的張陵還是不愿意放棄懿清他們,向迎面走來的三人沖去。

  那三人也沒想到張陵此刻竟然還有力量,個個驚訝不已,但見到張陵沖了過來,掌下自然也是真氣積聚,各自凝聚了一把長劍,向著張陵的胸口刺去。

  張陵見三把氣劍齊齊朝著自己襲來,五指彎曲一握,神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后橫提在自己的胸前,但御氣境的實力已是如今的張陵無法抗衡的,三把氣劍的力量將張陵一直逼得連連后退,眼見著就要掉落平臺。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柄破風的氣劍橫向襲來,將死死壓制張陵的三把氣劍一擊而潰,瞬間解救了張陵。

  張陵見此,疑惑的看向四周,最終他看到了姬夜出手的動作,這才意識到是姬夜出手救的他。

  “姬夜,你想干什么?竟然想要救這小子?”程天見到此番情景,自然是怒不可遏,大聲呵斥姬夜。

  而那三人也紛紛面朝姬夜,很顯然,他們也沒想到姬夜會做出這種事。

  “你為什么要救我?”張陵瞬間被解救,終于有了一刻喘息的時機,他望著不遠處的姬夜,不解的問道。

  姬夜見不該做的也做了,此刻的他也不想窩囊的活下去,于是身形一閃,來到了張陵身前,將其護在身后,執劍面對前面的三名弟子還有后面的程天,大聲的說道。

  “我姬夜茍且偷生了這么多年,今天我就要替他們報仇!”

  “你想干什么?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既然已經活到了今天,又何必自己尋死?”

  張陵猜到姬夜是想以自己的性命來助他逃脫,于是便對他的看法有了改觀,可能他當時也只是心有恐懼,才選擇茍且偷生的活了下來,這些年他自己也很煎熬,而今天見到張陵為了自己的朋友如此的不顧生死,內心深處的良知才終于被喚醒,就算是死,在死之前,他也想做一件有意義的事。

  “我替你抵擋一陣,你趕緊走吧,反正離程天吸取修為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你的朋友在這段時間里應該是安全的,等三個月之后,你再來救他們也不遲!”

  面對張陵的疑惑,姬夜一改之前的懦弱,神情凜然的對他說道,這讓張陵不禁為之一驚。

  “那你怎么辦?他們不會放過你的。”張陵如果真的逃走,那這姬夜可能真的在劫難逃。

  “用我這條白活多年的賤命換你一命,很值!就算我去到冥界,至少我還有顏面去見他們,跟他們說我至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你快走!”

  此刻的姬夜已經決心赴死,面對已經攻過來的三人,他無懼的沖了上去,與那三人交起手來。

  “張陵,現在有機會了,趕緊走!三個月之后,再來救他們。”此刻靈童見有了生機,連忙溝通張陵,示意他感覺趁機會逃離二層樓。

  張陵沒有回答靈童的話,他看著姬夜相斗三人的情景,遲遲沒有離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救不了他的,趕緊走吧。”靈童見張陵遲遲不走,心急的說道。

  而此時的姬夜面對三大御氣境弟子的圍攻,已經漸漸落于下風,雖然他的實力要稍稍高于那三人,但終究雙拳難敵四手,身上已經有多處被對手的氣兵擊傷。

  “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何況將他救出去,也能作為一個重要的證人,將這無妄閣的無恥行徑揭露出來。”

  張陵終于還是冒險要將這姬夜給救下,畢竟從始至終姬夜就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如今更是回頭是岸想要解救自己,這樣的人,他必須得救。

  “可你拿什么救他?你自己都自身難保!”

  “我如今已是寄虛境,不知道以我如今的實力能不能催動昆侖袋?”

  張陵竟然一下拿出了昆侖袋,將它擲向了空中,然后迅速結印,口念法咒,那昆侖袋便打開了一個口子,從中吹出了狂暴的氣息。

  “昆侖袋?”

  以靈童的閱歷,自然知道昆侖袋的厲害,那可是天界的神器,其中自成乾坤,并且蘊含磅礴無比的能量,正在用作仙人的手里,有著顛倒乾坤,毀天滅地的力量。

  而之前玉兒也跟張陵提起過,等到了寄虛境,便可以稍微使用昆侖袋,但是如今張陵已經真氣渙散,僅僅靠著靈童給予的一點靈力,能成功操縱昆侖袋嗎?

  張陵見昆侖袋口已開,便凌空一指,將自己的靈力輸入其中,想要催生出更大的風力將那三人吹飛。

  那三人本來已經快要將姬夜制服,可沒想到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口袋,從其中涌出了極為狂暴的風力,將他們的身形吹得連連后退,以他們御氣境的修為,竟然都無法站穩。

  張陵見此,心中一喜,看來昆侖袋畢竟是神物,哪怕只發揮出一點點力量,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于是他連忙縱身一躍,來到昆侖袋之上,凌空又輸入了一股靈力,昆侖袋立刻漲得更大了,其中涌出的狂風甚至還帶出了幾縷雷電,將底下的三人打得連連后退。

  三人心懷恐懼,即刻退到了程天的身旁,將躺在地上的他給拉了起來,接著在狂風雷電的追擊下,一步步的往后退著。

  而此時的張陵已經降落地面,趁著這個機會,將身負重傷的姬夜給救了出來,二人眼見著就要離開平臺。

  “你們怕什么?趕緊將人給我攔下,千萬不能讓他們逃出去!”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