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十三章 江湖兒郎

  婦人趴在地上,頭發散亂,狀若癲狂,看來以往的傷心事,至今刻骨銘心。

  青林輕輕蹲下身,低低道:“對不起,世間已然對你這般苦,換常人歷其十之一二,也是萬萬堅持不住的,你先前還能以禮相待,我心中有愧。”

  夫人一陣冷笑,“你別在此惺惺作態,你既庇護于那書生,定是一丘之貉,我用不著你可憐,你還是快些出劍,將我斬個形神俱滅,也好讓我早些去那九幽之下,見我爹娘和那可憐的孩兒,只恨這上天不公,好人命不長久,壞人得享百年,可悲!可嘆!”

  江三在一旁開口:“這位大姐,哦不,夫人,你要說我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這點,我雖然…也不怎么承認,但你要說我兄弟惺惺作態,那可真是看錯他了。”

  江三走到婦人身前,臉色出奇的沉靜,緩緩道:“一個人,為了救一對素不相識的婦女,不惜得罪青陽鎮的甲士,又為了一個江湖游俠兒,不惜替他擋下青陽鎮的騎尉和當地霸主,又為了那個剛剛認識不久的游俠兒,甚至不辭辛苦,遠赴千里,去那清廷主城,找那城主求一份救命的藥,你說,這樣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會不會對你惺惺作態?”

  婦人愣住了,她一眼望去,對面那背著竹劍的清秀少年,眼神清澈,眉宇間似乎有些哀傷,正看著自己,默默無言,她心中觸動了一絲漣漪,又仿若回到二十年前的夜下,那個一手捧書,一手負后的讀書人,第一次望她的時候,也是這般干凈,純澈的眼神。

  一行淚水再忍不住,從她眼中流出。

  “為什么,這是為什么!”她再不敢看那少年,只是低著頭,回首往事。

  青林忽然從袖中拿出一枚紫氣靄靄的小石子,遞給婦人道:“這個給你,對你有用處的。”

  婦人呆呆的望著那蘊含強大氣息的小石子,一時間有些無言,另一邊的白衣公子突然失聲驚道:“天地之晶!”

  青林和江三同時望向白衣公子,江三心中好奇,什么是天地之晶?青林則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婦人并未接過青林所贈,他看著少年,少年也在看她,他的眼睛,眼角狹長,眼眸明亮,不參一絲雜質,有的,只是真誠,

  她忽然笑了,或許這世上,還是有一些人,是那真正的好人,就如眼前這少年。

  婦人笑容有些苦,帶著倦意,“公子好意,我心領了,我只不過是一小小陰靈,得了這莫大的福氣,也是消受不起,始終不能走在那人群之間,只能在這荒山野嶺中,虛度光陰。”

  江三實在忍不住好奇,小聲問道:“陰靈是什么?”

  白衣公子也靠上前,對江三小聲道:“陰靈是人死之后,魂魄不散,凝聚的一股殘余氣機,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孤魂野鬼,為世間所不容,擁有死者生前的意識,無形無質,只是常人魂魄弱小,身死后就會煙消云散,只有一些強大的修煉者,死后才有機會變成陰靈,姑娘雖是普通人,可能是因為怨念極深,才變成如今這般模樣。”

  白衣公子看著青林手中紫色小石頭,有些挪不開眼,驚嘆道:“這位小兄弟,你這天地之晶何等珍貴,就這般送與她了?”

  “就算你送給這姑娘,可以讓她淬煉魂魄,壯大修為,可她畢竟是陰物,只要現世,就會被龍殷的修煉者群起而攻之,你要知道,一個陰靈,吞之可以壯大神魄,對修煉者的誘惑,恐怕不亞于一件上等的寶物。”

  青林望向白衣公子:“你不是讀書人嗎,怎的知道這么多?”

  白衣公子手中折扇一搖,笑道:“我遍覽群書,那些孤本殘篇,手本札記,神仙志怪等書皆有涉略,所以對這天下萬物,都知曉一二。”

  婦人對白衣公子極為厭惡,忍不住反駁:“哼,就算是那負心人,讀書萬卷,出口成章,也未必敢說遍覽群書,知曉世間萬物,你只不過一道貌岸然的弱書生,就敢出言不遜,真是好大的口氣!”

  白衣公子收起紙扇,語氣幽幽:“姑娘可否不將我與他人作比較?天下讀書人千千萬,又不是每個人都是負心漢,就像我,還是挺翩翩君子的,這位小兄弟手筆如此之大,隨手贈出,就是那奪天地之造化的天地之晶,姑娘陰靈之體,若是汲取其中氣機,可就得了莫大的機緣,再行走世間,一般人可奈何不得姑娘你了,要珍惜才是。”

  江三看白衣公子說的條條是道,確實有點風度翩翩的樣子,若不是先前看他被婦人嚇到抱頭鼠竄,還真就信了。

  青林收回目光,對婦人道:“夫人暫且收下這枚晶石,待日后修為精進,達到天魄境,就可以修復受損的三魂七魄,我知道這世間有一種傀儡術,精于此道之人,可以制出與人無異的傀儡,到時再以傀儡一脈的秘法相助,完好無損的魂魄可以和傀儡合二為一,那時就與常人無異,行走世間,可光明正大,不受人討擾。”

  婦人全身顫抖,有些不可置信,道:“世上竟有如此神通廣大之人?”

  一絲曙光,在婦人眼前冉冉升起,如果能夠再世為人,誰又肯茍延殘喘,何況,她有太多的不甘和疑問,一定要尋到那負心人,哪怕是天涯海角。

  白衣公子有些詫異,道:“龍殷有個叫盱淄的家伙,傀儡術天下無雙,要是他肯出手,這點小事,定是手到擒來。”

  婦人驚疑道:“你莫不是說那龍殷十三魁排名第三,號稱鬼魁的盱淄?”

  白衣公子點頭:“正是。”

  婦人冷笑,“試問世人誰不知龍殷十三魁之赫赫威名,就連我這孤魂野鬼,深居不出,那鬼魁盱淄的威名也是如雷貫耳,他那等人物,豈是我等小小陰靈,可以攀附的起。”

  白衣公子露出笑意,折扇輕搖,“不巧,小生正好認識他,要他幫忙也并非不可,不過這人一向獨來獨往,不善言辭,極少與人交好,行蹤很是詭秘,難尋的很。”

  婦人不屑道:“大言不慚!

  江三再聽不下去,對白衣公子道:“這位兄臺,他娘的在青陽鎮,我臉皮之厚,自問第二,誰都不敢稱第一,可與你相比,那就捉襟見肘了,慚愧慚愧!”

  白衣公子笑了笑,“我向來不說大話的。”

  青林依然拿著那枚紫色天地之晶,對婦人道:“這枚紫晶,是我那打鐵的師傅在一雷雨交加夜,從一道紫色閃電中汲取而來,內含氣機甚是狂暴,夫人放在身邊,即可汲取其中氣機,又可借此淬煉神魂,如此相得益彰,再好不過,切不可推辭。”

  婦人眼眶有些微紅,“我斷然知曉這天地之晶的種種妙處,可我無以為報,又何以受公子如此恩惠。”

  江三一把奪過紫晶石,塞給婦人道:“你就聽他的話,收下吧,你要不收,他反而良心不安,你過意的去嗎?”

  婦人思量再三,最后慎重的收起天地之晶,感受到其中狂暴雄渾的氣機,不免手心冒汗,這奇寶,若是流傳出去,免不了一番腥風血雨。

  婦人對青林心懷感激,一番心聲吐露之后,連帶著對江三也是好感俱增,只是對那白衣公子,依舊橫眉冷目,卻也不在要他的命,只是不搭理就是。

  婦人在房內添了盞燈,加了些爐火,心情心境平復了些,就對青林請辭而去。

  屋內剩下他們三人,江三此時徹底放開心扉,衣服也已烤干,就隨意練了幾次刀,看得白衣公子連連搖頭。

  “想那龍殷以北,宋胤城的晨軒,一柄驚雷刀,平地起驚雷,那是何等意氣風發,哪像你,連刀都握不穩。”

  江三沒好氣道:“那些大人物若是知曉你整日拿他們來吹牛皮,非得揍你不可,照你如此說,我還說那天王城的天王子是我兄弟,天勝男是我媳婦呢,盡放狗屁,怪不得夫人說你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真是在理。”

  江三話語有些刺耳,白衣公子卻不以為意,只是一笑:“我們三人在這雨夜相逢,又在同一屋檐下,也算相識一場,我叫龍一,還沒請教倆位尊姓大名?”

  江三本不想理他,但青林對他極為客氣,“在下青林,這荒郊野嶺,深山古宅能夠相遇,卻是緣份。”

  江三一指自己,道:“老子叫江三,不過你聽好了,以后江湖上會出現一個姓江的絕頂刀客,你絲毫不用懷疑,那便是我。”

  白衣公子有些訝異:“江湖?”

  江三嘿嘿一笑:“說了你也不懂,如今這個世間無趣的緊,人與人之間,總少了點什么意思,為何如龍殷十三魁那些大人物可以高高在上,俯瞰眾生,視常人如芻狗,我偏不服,我輩之人,踏足修煉,就是踏入江湖,有話說的好,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江湖輩有人才出,英雄豪杰層更迭!我輩江湖兒郎,自當鋤強扶弱,行俠仗義,我練刀,雖說是不想被人欺負,但也想,一朝重刀握在手,斬盡江湖不平事。”

  白衣公子肅然起敬,道:“好妙的說法,好大的志向,倒讓我出乎意料。”隨即他又喃喃自語:“江湖這個稱謂,似乎很不錯…以后龍殷,凡修煉中人,皆是我輩中人,皆是江湖兒郎。”

  青林也未料到江三有如此志向,他之所以會教江三練刀,因為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叫江三的家伙,看起來渾,滿口臟話,心地,卻是極為善良的呀。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