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十九章 紫衣少女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青林幾人心中一驚,以為小女孩身子不適。

  小女孩卻兀自擦掉眼角的鮮血,聲音有些低啞,開口道:“他只是想將我帶回去,再賣給別人。”

  白衣公子不解,“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用眼睛看到的。”

  白衣公子更奇怪了,道:“你的眼睛,難道可以看到別人的想法不成?”

  小女孩點點頭。

  江三有些不信,“那你看看我在想什么?”

  小女孩指了指遠處的一座青樓。

  江三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一臉不可思議道:“這也看的出來!”

  白衣公子來了興致,笑問道:“你除了能看到別人心中所想,還能看到什么?”

  小女孩看向他,猶豫些許道:“那人做了許多壞事,最后被人釘死在墻上。”

  白衣公子心中一緊,“你還能看到別人未來?”

  小女孩不說話了,白衣公子卻又笑道:“你先前是不是看出我這位朋友是個好人,所以才跟著他的?”

  小女孩點點頭。

  “你在他身上還看到了什么?”

  小女孩看向青林,眼角忽的又流出鮮血,道:“大哥哥站在天空,左手握刀,右手拿劍,身前有一支槍尖環繞…”忽然,小女孩痛苦的捂著眼睛,蹲在地上。

  青林心中一片震動,這小女孩一雙眼眸非凡,竟能洞察一切事物。

  青林趕緊扶起小女孩,道:“你沒事吧?”

  小女孩搖了搖頭,“我只能看到大哥哥這些了,再看下去,眼睛會很疼,疼的腦袋一片空白。”

  白衣公子道:“那你先前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

  “一口氣,你站在云霄之上,負手而立,身后許多人離你很遠,心頭上有一口氣。”

  白衣男子沉思良久,終于嘆了一句,“了不起!”

  江三道:“我呢我呢,除了青樓,還看到了什么?”

  小女孩揉了揉有些疼的腦袋,細聲道:“一只手拿著把刀,前面倒下一大片人。”

  江三得意洋洋,“是不是我把那些人都揍趴下了,我那時是不是很厲害,等等…為什么是一只手?你能不能看仔細些?”

  小女孩又用眼睛仔細盯著江三,忽然她的眼睛源源不斷涌出鮮血,儼然就像一個血人,在她即將暈過去的剎那,大驚失色,喃喃道:“無邊無際的人,戰斗…”

  青林急忙查看小女孩的身體,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小女孩身體無恙,只是有些營養不良,只是她的精神氣,突然變得氣若游絲,仿佛隨時會消散。

  青林抱起小女孩,趕緊用氣機護住她的靈臺,溫養她的精氣神。

  白衣公子見青林出手,保住了小女孩性命,便思量她先前說的奇怪言語。

  無邊無際的人,戰斗…

  這奇怪的小女孩,今天給他的震驚之大,無以復加。

  青林將小女孩背回客棧,安置在葉枝房內,幾人在一旁照看,白衣公子沉思良久嘆道:“這小女孩若能妥善運用這種能力,加以修煉,事事料得先機,十數年后,恐人間無敵。”

  青林道:“她是能看到別人身上還未發生的事,但極其損耗精氣神,這對她很危險,而且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片段,并不能洞察別人的全部軌跡。”

  白衣公子卻不認同,道:“先前她說,想收養她那人會死,而且是被人釘死在墻上,這不是看到了那人整個余生,又怎會是一些片段。”

  青林點頭,小女孩的確曾這般說過。

  白衣公子又道:“或許我們相較于普通人,前行路上,變數太多,所以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情景,只是我很好奇,她究竟是從江兄身上看了什么,才會大驚失色之下,連全身的精氣神都差點崩的支離破碎,難道她看到的一幕,僅僅只是未來的一角,就能使她承受不住?”

  江三扛刀在肩頭,昂首道:“那還用問,肯定是我那時已經成了一個絕世高手,僅僅是身上散發的一絲氣勢,就讓小女孩承受不住,其實這也不能怪她,誰叫我這般厲害呢。”

  白衣公子一笑,并不在這話題上深究。

  小女孩一直躺到黃昏,才幽幽轉醒,青林見她疲憊,就請小姑娘葉枝幫小女孩取了套干凈衣裳和鞋子,又讓她幫著小女孩洗漱穿衣。

  青林三人在房內早已備好飯菜,待葉枝和小女孩走進時,不由的眼前一亮。

  小女孩個頭比葉枝要矮上一些,但在同齡人中,也算高挑出眾,雖然身穿粗布衣裳,但怎么也掩飾不住她那出塵的臉龐,特別是那雙眼睛,就像天下間最漂亮的寶石,黑耀耀的,仿佛會說話。

  她的神情,似乎很疲憊。

  白衣公子問,“你叫什么名字,家里人呢?”

  小姑娘臉色黯然,“我叫小蝶,自我記事起,就沒見過父母,打小跟哥哥相依為命,八歲時,哥哥也死了,我就一人在這清廷城的街頭。”

  白衣公子看到小女孩說她哥哥之時,臉龐明顯顫動了下,于是輕聲問道:“你哥哥,是怎么走的?”

  小女孩低下頭,低低的道:“我哥哥在大街上,被騎一只怪獸的人給踩死的,說擋了他的路。”

  白衣公子不在說話,青林心中嘆息,這世上不平之事何其多,他能遇上幾件,又能幫助幾人,青林當下一片黯然。

  江三莫名聯想到午間看到那個騎利齒虎的男子,那怪獸不會就是那頭虎吧?

  突然,一陣悅耳笛音,飄飄悠悠,回蕩在整個清廷城。

  青林聽見了,白衣公子也聽見了,江三和倆位小姑娘卻恍若未聞,絲毫沒有察覺。

  白衣公子臉色一變,肅穆道:“一個了不得的家伙來了,我去見見他。”說罷,從窗口一掠而去,化作一道白虹,速度快如閃電。

  江三驚得目瞪口呆,道:“這家伙…”

  “他很厲害的。”

  青林的話,發自肺腑。

  …

  窗外,淅淅瀝瀝的又開始下起小雨。

  夜晚的街道,人跡寥寥,青林撐著溫婦人送他的油紙傘,獨自前行在黑夜的街道,江三也從客棧走出,追上前來,躲在油紙傘下,問青林道:“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

  青林指了指小女孩所在的方向,“她的精氣神很弱,我去抓些藥材,補補她的氣血。”

  “那我跟你一起去,一個大老爺們,跟倆個小姑娘在一起,尷尬又無趣。”

  倆人在清廷城的街道走了很遠,因為下雨人稀,許多店鋪早已關門,最后終于在一家名叫“金家藥堂”的藥鋪內,買了幾貼草藥,卻花光了所有銀子。

  江三心疼的牙癢癢,氣道:“他娘的幾顆草和一些藥粉就這么費銀子,這銀子都夠普通人家過活一年的了,這藥鋪真他娘的黑!”

  青林也覺得這藥似乎是有些貴,但沒辦法,叫小蝶的小女孩急需,就算再多銀子,青林也會想法子買的。

  臨近客棧時,青林聽到一陣幽幽的琴音從清廷湖方向傳來,悠悠蕩蕩,極為悅耳,讓人聞聽耳目一新,心靈之間,涌起一股舒暢之意。

  青林窮盡目力,遙望到清廷湖的斷橋之上,一道紫色身影,撫琴盤膝,手指間奏出一曲美妙悅耳的空靈之曲。

  夜幕中,下著小雨,遠處那道紫色身影早已濕透,一滴滴水珠順著她的發絲流淌到臉頰又順流而下,構成了一副極美的畫面。

  青林猶豫了一會,叫江三稍等片刻,隨即一個人往清廷湖斷橋走去。

  清廷湖畔,滿岸楊柳,在那滿是文人銘刻的斷橋中間,紫衣少女自是盤膝而坐,她那讓人不敢直視的絕世容顏上,一雙眼眸輕閉,手指間在一盞古生古色的古琴上輕彈,仿佛與這個世界融為一體。

  突然,一柄青色油紙傘,出現在她上空,為她擋住這漫天細雨。

  琴聲戛然而止,紫衣少女撫琴不動,美目緩緩睜開,配上那絕美臉龐,果真絕世無雙。

  一個腰胯木刀,身背竹劍的少年歉意道:“本無意打擾姑娘,只是冷夜風寒,湖畔風大,便為姑娘送上這把傘,也好遮擋風雨,并無他意,這便走了。”

  少年走出十數步后,身后傳來紫衣少女清脆悅耳之聲:“謝謝公子好意,不知公子尊姓?”

  少年回頭一笑:“萍水相逢,有緣再見。”

  紫衣少女拿起青色油紙傘,站起身,望向遠去的背劍少年,清瘦的身影,似乎與這塵世,格格不入。

  一個調皮的聲音在身旁響起,“小姐,是不是對那位公子動心了?”

  紫衣少女用手指輕點在剛來的丫鬟額前,道:“你呀,就知道胡言亂語。”

  丫鬟委屈道:“明明就是嘛,誰不知道,名動天下的龍殷十三魁,號稱琴魁的無雙城少主,對哪個男人不是冷若冰霜,不管你是豪門俊彥還是絕世天才,一概置之不理,可如今卻對一個少年公子另眼相看,還拿了別人的傘,豈不是春心萌動,又是何解呢?”

  紫衣少女捏住她的俏鼻,沒好氣道:“再胡說,我可要把你嫁人啦,到時哭鼻子,我可不管。”

  丫鬟掙脫紫衣少女的手指,揉著鼻端,訕道:“正中下懷了吧,還威脅我,我可告訴老爺去,到時先把你嫁了才好。”

  紫衣少女還想捏她的鼻子,丫鬟卻逃脫了去,咯咯直笑道:“女大不中留,有人動春心咯。”

  “死丫頭,還說…”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