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四十五章 變故

  青林只是盯著他,問:“那名小女孩現在何處!”

  瘦猴冷汗直冒,能一動不動,將他們幾人震的不敢動彈,又身背竹劍,恐怕這世間,也只有那少年了。

  他突然很想抽自己一個嘴巴!

  先前言語之間,對他可是相當不敬,這回不是要來找麻煩?

  瘦猴頓時苦著臉,哀求道:“少…少俠,我們先前所說都是在放屁,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們吧。”

  此時就算是幫主在,都不一定能護著他,幫主再厲害,能有斷水劍藍淼厲害?

  連藍淼都敗在這少年手中,他對青林低三下四,絲毫不覺得丟臉,反而理所應當。

  青林哪還在乎其它,只是問道:“青陽鎮上的鐵匠鋪夫婦和那小女孩現在在哪,怎么樣了!”

  青林語氣加重幾分。

  瘦猴一哆嗦,這殺神不會也想去搶那天地之晶吧?

  越想越覺得是這樣,他既能搶了王家的上古秘境地圖,后將王家滅口,還有什么做不出?

  瘦猴不敢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天地之晶被人發現后,許多高手爭搶廝殺,鐵匠鋪那對夫婦混亂中被人亂刀砍死,小女孩被人擄走,下落不明,但肯定還在青陽鎮內,因為眾多勢力盯著,很難走脫,擄走小女孩的人也肯定不敢輕易現身,以免成為眾矢之的…”

  青林腦海中想起那憨厚的打鐵漢子,樸實無華的婦人和那俏皮可愛的小女孩,輕吸了口氣,猛地一轉身。

  江三一把拉住他,問,“你去做什么?”

  “回青陽鎮!”

  江三心中嘆了口氣,青林既已知道那小女孩身處絕境,自然要想辦法救她。

  他似乎從不在乎自己,任由他人辱罵,也可以一笑置之,但聽到別人有危險,會不顧一切。

  他認識的小林子,就是這樣一個蠢蛋!

  “等等…”

  江三攔住青林,轉而問瘦猴道:“是誰說青林殺人滅口,殺了王家倆百多口人?”

  瘦猴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生怕青林殺了他們,連連作揖道:“我也不知道啊,現在江湖都傳開了,都說是青…少俠滅了王家,可不是我們說的。”

  江三一巴掌扇在他頭上,“看你剛剛說的起勁,還添油加醋,他娘的,我兄弟根本就沒殺王家的人,你以后再敢亂說,我拔了你的舌頭!”

  瘦猴連連稱是,說再也不敢。

  最后江三對他一伸手,“拿來。”

  瘦猴不明就里,小心翼翼道:“拿…拿什么?”

  江三又一巴掌扇在他頭上。

  “銀子,你他娘到處傳播謠言,毀我兄弟清譽,嚴重損壞他的名聲,作為補償,把身上銀子全交出來。”

  瘦猴的臉立刻變成苦瓜。

  江三一瞪眼,又要扇他。

  瘦猴急忙從懷里掏出一小袋銀子,諂媚道:“別別別…銀子都給你,求你放過小的吧。”

  江三用手掂了掂,不滿道:“這么少?看來你們那什么狗屁大馬幫是幫烏合之眾啊,要不然身上怎只有這點銀子,你們那幫主,叫什么來著?胡三桂,看來也是浪得虛名之輩。”

  江三將銀子揣兜里,轉身欲走,眼睛一轉,忽又停住了腳步。

  瘦猴本來正松口氣,見他轉身,心立刻又緊張起來。

  江三用黑刀杵了杵褲襠,指著另外那些人道:“你們也把身上的銀子交出來。”

  有人可憐巴巴道:“為什么?”

  江三用刀背一拍他那人肩膀,厚重的刀身立刻將他壓倒在地。

  “你們剛剛罵我兄弟的話,我可聽的清清楚楚,凡是罵了的,都得補償,快點,不然小爺我發起火來,有你們受的。”

  眾人紛紛掏出錢袋,扔給江三,銀子有多有少,那些人雖不舍,卻不敢違背,只得心里問候江三的祖宗十八代。

  瘦猴心里立刻平衡了許多,心中竊喜,這才對,不然只搶我一個人的銀子,算怎么回事,回到大馬幫還不得讓人笑話死?

  這時,瘦猴身邊有個人弱弱的道:“我剛才一直在聽來著,可一句話都沒說,那銀子…”

  “照交不誤!”

  江三一聲吼,險些把那人嚇個趔趄。

  只見說話那人哭喪著臉,欲哭無淚,他才剛加入大馬幫幾個月,剛拿到薪水,都還沒捂熱,就要被人搶了去,心里說不出的滋味。

  江三一把奪過他的錢袋,鄙夷道:“他娘的才三兩銀子?人家都是十幾兩起步,看來你混的不咋地啊!”

  那人低垂著頭。

  何止是不咋地,那是混的相當不咋地!

  他叫賀小安,本是一個茶攤的小伙計,因那天看見一個高大漢子,在烈日下汗流浹背,似乎在等人。

  他有些于心不忍,就端了碗茶給那漢子,卻被茶攤老板發現,好一頓罵!

  賀小安心里委屈,躲在茶攤角落里,幾乎要掉下淚來。

  這時,那個高大漢子走了過來,問他要不要加入大馬幫。

  原來,這高大漢子居然是他們坳南郡鼎鼎大名的大馬幫幫主,胡三桂!是連郡守大人都要禮敬三分的大人物!

  賀小安不敢拒絕,稀里糊涂就跟著胡三桂到了大馬幫。

  可他為人老實,還有些膽小,似乎連腦子都比常人要轉的慢一些。

  交給他的各種差事,賀小安都辦不好。

  漸漸的,胡三桂見賀小安實在平庸,毫無半點可取之處,要說有,也只有為人老實,善良這一點還算湊合。

  可這樣的人在大馬幫是呆不下去的。

  于是,被胡三桂冷落后,他就開始被幫里別的人欺負,專叫他干些打雜跑腿的勾當,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賀小安倒也不怎么在意,以前本就是個倒茶的伙計,習慣了任人差使,只要他們不故意捉弄他就好了。

  終于,在大馬幫熬了三個月,領了頭一回薪水,還被上頭克扣了一半,得了三兩碎銀。

  雖然只有三兩,賀小安心里還是美滋滋的,他小心翼翼包好揣在懷里,想著給爹娘買點什么。

  領完薪水還沒邁出腳,就被瘦猴急匆匆的告知,說要去青陽鎮走一趟,幫主有急事!

  本來,是輪不上他的,但大伙讓他湊個數,路上也好使喚他做些跑腿活,就帶上他了。

  于是,臨行前他們一伙在這準備飽餐一頓后,才好上路。

  卻不曾想,遇青林和江三這對煞星。

  這不,銀子才剛入手,轉眼間就被江三搶了去,賀小安心中無限悲涼,感覺自己太沒用了,做什么都做不好,連裝在口袋里的銀子,都還要被人奪了去。

  江三撿起地上的一塊桌布,將銀子包好捆作一小堆,背在身后,這才走到青林旁邊。

  青林看在眼里,并未阻止。

  這些人,一上來就驚得其余客人倉惶而走,明顯不是良善之輩,讓江三給他們點教訓也好。

  酒樓的小二,這時正把做好的美味端上來,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頓時傻眼。

  江三從美食中挑了塊鵝腿,拿了那壇好酒,對小二道:“我們的飯錢,對面那哥幾個請了,到時找他們付賬便是。”

  說完,不在理會小二,對青林道:“走吧。”

  咻!

  一道白虹閃過,青林和江三的身影,早已在天際之上。

  小二目瞪口呆。

  這…這是怎么回事?白日見鬼不成!

  小花此刻有些羞惱,道:“小姐…他走之前,居然連聲招呼都不打…”

  單無雙一笑,“你救人前,還有心思跟人打招呼阿?”

  小花有些不憤,道:“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回無雙城?”

  單無雙搖了搖頭,“回青陽鎮。”

  又是一道光芒閃過,原本坐在窗邊的倆位姑娘消失不見。

  啪!

  小二手一哆嗦,飯菜頓時摔了一地,本就狼藉的二樓愈加凌亂。

  大馬幫一伙漢子也自看得呆了。

  這種御空飛行的本事,非得三品幻靈境高手不能。

  那少年果然如傳說中那般厲害,不然怎會有如此神通。

  他才多大呀,恐怕才十七八歲,要是在給他一些時間,說不定傳說中的龍殷十三魁之中,也會有他一席之地!

  瘦猴腦中電光一閃,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龍殷十三魁…

  瘦猴滿臉驚駭!坐倒在地。

  江湖中不是說琴魁正和竹劍青林在一起么?

  莫非剛剛那個紫衣少女,就是傳說中的…琴魁!

  瘦猴震驚之余又暗自慶幸,他媽的剛剛幸虧制止了那個動了歪心思的蠢貨,不然現在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青陽鎮,一個原本安詳平和的小鎮,此時卻到處彌漫一股血腥之氣。

  青陽鎮的百姓,自王家被滅滿門之事傳開后,鬧的人心惶惶。

  而小鎮上,此時又來了許多陌生的面孔,個個面色冷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百姓們謹守本分,生怕惹上是非,街上的店鋪,卻因此熱鬧起來。

  但自李家鐵匠鋪慘案發生后,鎮上幾乎所有的店鋪,都緊閉大門,那些百姓,也都閉門不出。

  那天,實在太慘了!

  據青陽鎮當差的甲士對家里人言:“鐵匠鋪不知發生了什么,引得那些外來人物蜂擁而至,最后竟大打出手,死傷數十人,連鐵匠鋪的那對夫婦,也慘死在亂刀之下,那個可憐的孩子,還被人擄了去,至今下落不明。

  有人道:“發生這么大事,你們也不管管?”

  當差的甲士無奈,嘆道:“那些人個個都是江湖中的高手,他們根本管不過來。”

  未了,還勸家里人最近沒事最好不要出去走動,此刻青陽鎮龍蛇混雜,那些外來人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到處充滿危機。

  一道破空聲響起。

  青林帶著江三落在青陽鎮街道上。

  他們望著本該安靜祥和的鐵匠鋪。

  里頭以前有個憨厚的漢子拉著風箱,有個婦人穿針引線,看著一個乖巧懂事的小女孩讀書朗朗。

  青林手掌緊握。

  此刻眼前,只剩下一堆廢墟!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