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五十二章 望江樓

  幾人來勢雖兇,修為卻未如流。

  青林還未有所動作,藍淼往前一步,僅身上散發的氣勢就將幾人壓的匍匐在地。

  那幾人動彈不得,眼中帶有怨恨之色,其中一人對青林破口大罵。

  “你這惡魔,卑鄙無恥的小人,你一定會不得好死!”

  粗鄙不堪的言語異常刺耳,江三忍不住喝到。

  “他娘的,哪來的潑婦罵街,再胡言亂語,當心我堵住你的嘴。”

  那人恍若未聞,嘴中辱罵之語愈加犀利,連藍淼單無雙這種波瀾不驚之人,都覺得難以入耳。

  江三從腳上脫下汗臭味十足的襪子,走到那人近前,捏著他的嘴,道:“這可是你逼我的。”

  “等等…”

  青林制止江三,也叫藍淼撤去了對他們的壓制,緩緩走到近前,對幾人道:“你們為何要殺我,是為那張地圖么。”

  那人重獲自由的剎那,又見青林走向近前,先是不動聲色,等青林向他問話之際,突然操起手中刀刃,對青林脖頸砍下。

  “我殺了你!”

  呋!

  他的刀,距離青林脖頸還有三分距離,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再也不能往下一分。

  他咬著牙,拼勁全身力氣,用力往下按。

  青林只輕輕一揮,幾乎凝為實質的氣機將那人震退幾步,手中刀刃,寸寸龜裂,化為碎屑。

  那人眼中幾欲噴火,知道無論如何,都奈何不了青林,他悲憤欲絕,吼道:“你這個惡魔!殺我大哥二哥,我胡子豪死后就算化作厲鬼,也要你永無寧日!”

  青林心中嘆了口氣,知道這叫胡子豪的男子,為何如此激進。

  怕是死在青陽鎮的各方人馬中,就有他的親朋好友,他為復仇而來。

  胡子豪依舊不停的辱罵青林,污言穢語層出不窮,他知道今日難逃一死,在死之前,誓要將那惡魔咒罵個遍。

  待胡子豪罵的上氣不接下氣,停下了嘴,青林才緩緩開口,語氣有些平淡。

  “不管你信不信,那些人不是我殺的,我會把真正的兇手找出來,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說完,不再理會幾人,與江三,單無雙等人,踏進了明武城最大的城池。

  胡子豪幾人有些沒反應過來。

  他們就這樣…走了?

  胡子豪身后,有個人咽了口口水,弱弱道:“三少爺,那少年好像并沒傳說中那么…兇殘,大少爺和二少爺,會不會有可能不是他殺的?”

  “閉嘴!”

  胡子豪喝了一聲,心里卻泛起一絲疑慮。

  背竹劍的少年要殺自己,易如反掌,為何會放過他?

  要知道先前的辱人言語,任何人聽了都會火冒三丈。

  那個少年卻臉色平靜,任由自己辱罵,也不取他性命,這是為什么?

  “因為那些人不是他殺的。”

  有一道低沉的男子聲音,突兀的出現在幾人耳畔。

  胡子豪尋聲望去,一個黑衣蒙面的男子,靠在路旁一顆樹干下,手里把玩著幾片綠葉。

  “你是誰!憑什么說那些人不是他殺的!”胡子豪質問出聲。

  “很簡單。”

  黑衣人站起身,揚起手中綠葉。

  “因為殺那些廢物的人,是我…”

  一陣秋風吹過,道路上再沒黑衣人的身影,有的,只是幾具血淋淋的尸體,他們身上,插滿了綠葉。

  …

  明武城最繁華的地段,有座聞名天下的望江樓,聽說站在樓上窗格之間,能看到貫穿龍殷的天長江,江邊美景,盡收眼底。

  而望江樓有個奇怪的規矩,非修煉者不能入內,所以能登樓之人,少之又少。

  望江樓高逾九層,又分為下三層,中三層和上三層,對立修煉者的九個境界。

  下三品望氣,入氣,練氣三層境界之人,只能進望江樓下三層。

  中三品歸元,體玄,天魄境之人,可入中三層樓。

  至于上三品幻靈,極意,天人境之人,整個龍殷寥寥無幾,所以能登望江樓頂之人,更是鳳毛麟角。

  望江樓享譽龍殷多年,從沒人敢逾越這些規矩,有時碰偶爾碰到那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草莽匹夫,沒有相應實力,卻偏要登頂的愚蠢之人,無一不被轟出樓外。

  其中原因很簡單,因為望江樓背后的主人,正是明武城當今城主,朱重八!

  當青林幾人走到這聞名天下的望江樓門口時,實力不俗且精于世故的門衛一眼就認出了他,眼色立刻一凜,并未阻擾,任由他們進入樓內。

  這個背著竹劍的少年,在如今的江湖中傳的沸沸揚揚,天下凡修煉中人,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他身邊的幾人,如果沒猜錯的話,一位是斷水劍藍淼,另一位紫衣少女,則是傳說中的琴魁,無雙城的少主,單無雙。

  憑這幾人的實力,即使是要登上望江樓頂,也是綽綽有余的。

  待幾人入得樓內,門衛不敢怠慢,連忙差人往城主府送信!

  望江樓下三層內,人影綽綽,顯然有許多人是慕名前來,想要一睹望江樓的風采。

  當他們看到青林幾人后,立刻噤聲一片。

  單無雙眼色迅速在人群中掃過,似乎沒有自己想找的人,于是對青林道:“我們上去吧。”

  “好。”青林點頭答應。

  當幾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拐角處,望江樓內立刻炸開了鍋。

  “我沒看錯吧,那人居然背著一把竹劍!”

  “那個少年,就是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青林么,嘿…聽說他手上有天地之晶和上古秘境地圖…”

  “天吶,那紫衣少女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琴魁吧,太驚艷了!”

  “…”

  樓下議論幾人當然聽得清楚,他們并未理會,徑直走上中三層。

  他們之所以會來這,是因為單無雙路上收到一封書信,有人在望江樓上等她。

  下三層樓內已一一看過,并未尋到單無雙要找那人。

  中三層上去的路口處,有倆名氣勢不俗的護衛,當他們看到青林幾人前來,似乎早有人授意,只說了一句,“請。”

  下三層中,許多人看著幾人毫無阻礙的進入樓內,立刻投來艷羨的目光。

  中三層人少了很多,從四樓到六樓加起來也不過十七位客人。

  可樓內的布置,就要講究許多。

  桌椅是那名貴的紫檀,茶盞是那華麗的琉璃,樓內墻上掛著許多名人字畫,看起來古香古色,別有一番意境。

  每位客人的桌旁,都有一名容貌靚麗的年輕姑娘,在一旁伺候,顯然能進這層樓的人,身份都不一般。

  當他們認出青林幾人的身份,都下意識凝聚氣機,暗中戒備。

  對于這個少年的種種傳聞,他們不得不謹慎對待。

  樓內,情勢頓時有些緊張。

  單無雙巡視一眼,仍未尋到自己要找的人,那些被她目光掃到之人,無一不手心冒汗。

  幾人沒有多作停留,徑直登上只有極少數人才能進的上三層。

  上三層樓中,只有倆位客人。

  其中一人是個年輕姑娘,正枕著手臂,看向樓外發呆,她一襲青衣,長的明眸皓齒,全身上下各處,掛著許多小鈴鐺,顯得俏皮可愛。

  另一人則是個風姿卓越的女子,她那清麗脫俗的臉龐與單無雙有三分相似。

  一見這人,單無雙立刻露出喜色,走到那女子身前,乖巧的叫了句:“姨娘,你怎么來了。”

  這便是單無雙此番要找的人。

  女子一見單無雙,臉上有溫和的笑意,她拉著單無雙的手,讓她坐到一旁,道:“知道你來了明武城,就找人帶口信給你,我這次,就是尋你來的。”

  女子的目光,掃向單無雙身后,那個背著竹劍的少年身上,心中有些驚異。

  那個少年清秀出塵,怎么偏偏是那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女子的笑容收斂起來,對單無雙道:“雙兒,你這次犯了多大事,你可知道。”

  單無雙搖了搖頭,“姨娘,那些人不是我和青公子殺的,殺人者另有其人,我們都被陷害了。”

  女子聞言沉吟良久,知道雙兒決不會對她這個姨娘說謊,她嘆道:“姨娘自然相信你,現如今龍殷局勢混亂,各方勢力蠢蠢欲動,你身份特殊,再呆在外面,恐有不便,隨我回無雙城吧。”

  哪知單無雙竟咬著嘴唇,說了句:“我不。”

  女子臉色一變,看單無雙神色有意無意落在那少年身上,有股說不出的意味,又聯想到她先前口中所稱“青公子”,心中頓時了然。

  這丫頭,怕已動了真情。

  心中嘆了一聲,再次望向那背竹劍的少年,那張臉龐,確實俊逸出塵,特別是那雙眼眸,眼角狹長,清澈如那山澗清泉。

  他身上雖背一把竹劍,跨一柄木刀,可一身氣機內斂,一呼一吸之間井然有序,實是那修為登峰造極的上三品修煉高手。

  又聽聞他在清廷城力挫四大高手,后起之秀斷水劍藍淼在他劍下都黯然失色,這等人物,即使比不得龍殷十三魁這等超一流人物,但也遜色不了多少了。

  既知道那事不是他們所為,她對這個少年,居然莫名的開始有些好感。

  畢竟雙兒喜歡的少年,她有何理由不去喜歡?

  可是,她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道:“你一定得回去,大秦城神拳天嘯,即將昭告天下,三月后來無雙城娶你,履行你們幼年時定下的婚約…”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