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六十六章 天勝男

  后依依身體不能動,可嘴依然能開口,她眼中閃過驚異之色,道:“天葵神技!”

  白衣女子站在后依依身前,傲氣凌人道:“看來你已知曉我身份,怎么,似有不服。”

  后依依身體不能動彈,卻也不慌不忙,冷哼一聲,道:“從你察覺出杯中蠱蟲起,我就對你留意三分,也猜測過你的來歷。”

  “交手時,我已斷定你的身份,龍殷有你這般修為的女子,屈數可指,江湖不過三人,號稱龍殷第一女殺手的殺魁洛一,行蹤詭秘,向來不會露面,無雙城的琴魁單無雙我已見過,卻不是你這模樣,思來想去,你也只能是那天王城的二當家,天勝男!”

  我去他娘!

  江三一下就緊張萬分,慌里慌張對青林小聲道:“糟了糟了,這下糟了。”

  天勝男!

  這個名字耳熟能詳,青林聽過不少關于她的傳說。

  號稱天下女子第一人,亦是龍殷十三魁之一,排名第九,人稱英魁,她的稱號,與她一身傲然英姿密不可分。

  龍殷有人用一句話來稱贊她。

  誰說女子不如男,世上尤有天勝男!

  她不僅修為絕倫,一手“天魁神技”的點穴功夫,令龍殷無數高手聞風喪膽,她的英姿傲骨,不差世間任何一人,行事風格,比世上大多數男子還要來的豪爽。

  正因如此,凡是天勝男看不過眼之事,皆要出手,在她手上,吃過苦頭的人,不在少數,可他們卻敢怒不敢言。

  一來天勝男修為深厚,自有傲人的本事,再來,她是天王城的二當家,更有一個當今天下最了不起的哥哥,天王城城主天王子,龍殷十三魁排名第二的天魁,相傳是一品天人境的傳奇人物。

  種種光環之下,襯托出她那獨一無二的氣魄

  和顯赫背景。

  今日一見,英魁天勝男之名,果真人如其名!

  江三見到她如此緊張,青林也想到了一些緣由。

  記得江三曾和龍一爭辯時說過大話,說龍一要是真認識那么多大人物,那天王子就是他大哥,天勝男是他媳婦…

  青林心中有些好笑,江三怕是不是胡言亂語的話被天勝男聽了去,來找他算賬?

  江三其實是真怕!

  天勝男的名聲在龍殷實在如雷貫耳,以她一向我行我素,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性子。

  若讓她知曉,自己在背后說過她的壞話,非的脫層皮不可!

  天勝男面向后依依,淡然道:“你既猜出我身份,還敢與我近身,是說你倚仗巫魁的身份自大狂妄,還是自取其辱。”

  后依依道:“我又不傻,既知曉你的身份,還敢與你近身廝殺,肯定是有所憑仗,看看你的手掌。”

  天勝男低頭望去,右手掌心之間,居然有一圈暗紅色線圈,正緩緩往手臂延伸,不由臉色一變,“你對我下了蠱。”

  后依依輕笑道:“我早在自己身上下好蠱,故意賣個破綻,沒想到輕易便讓你中招,我這蠱,名叫噬元蟲蠱,它能順著你的手指,進入你的氣海,再到達你身體內的各個氣穴,將你全身氣機,吞噬的干干凈凈,到時,你就會變成一個廢人!”

  天勝男將氣海內氣機引導至右手,想要將那道暗紅色逼出體外,紅色線圈如此一來,延伸速度有所減緩,卻仍舊向上蔓延,這時,已到了手腕處。

  “沒用的,我這噬元蠱蟲已與你氣血融為一體,除非砍掉這只手,否則是無法驅逐體內。”

  天勝男冷聲道:“你費盡心機,還不是被我點了氣穴,一動不能動,我現在若是要你的命,易如反掌。”

  后依依撇嘴道:“好啊,那你殺了我,天下間,就無人可解你身上蠱蟲了。”

  眼看暗紅色已蔓延到胳膊處,天勝男道:“你替我解開蠱蟲,我讓你離開。”

  后依依得意道:“那要看我心情,何況你還點著我穴。”

  天勝男眉宇間涌現殺機,冷笑道:“在得寸進尺,我廢了一只手,也要殺你。”

  后依依無所謂道:“你到是動手啊,噬元蟲已進入你的體內,除非你以后不在用氣機,或立馬自廢修為,否則,命不久矣!”

  江三額頭冒出冷汗,感情這巫魁耍起性子來,比他還要無賴三分。

  天勝男神色變幻,盡數落入后依依眼中,她笑道:“你若不快點解開我的穴道,再過一會,恐怕連一絲氣機都不剩了。”

  天勝男在后依依身上輕點幾下,后依依立刻笑吟吟的活動筋骨,很快臉色驟變,道:“我體內氣機怎的運行不上?”

  天勝男道:“我若全解開了你穴道,豈不受制于你,現在你可以動,先解了我身上蠱,我再替你解開身上封住的氣穴。”

  后依依臉色很不好看,“都說你生性豪爽,不拘小節,怎的鬼點子層出不窮,我若替你解了蠱,怎知你會不會出爾反爾?”

  天勝男冷聲道:“彼此彼此。”

  江三用手捅了捅青林,小聲道:“趁她們杠上,難得有此機會,風緊,扯呼?”

  青林點了點頭,那倆名女子,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人物,極不好惹,他到不是怕,只是不愿給自己帶來這種麻煩。

  不想惹,那只能躲唄。

  青林領著小柱子,跟依舊巍然不動的老人抱拳,道了聲別。

  江三也急慌慌掏出一大塊銀子,放在桌上,對老人道:“老爺子,雖不知你是何許人也,但知道你肯定不簡單,今天沒機會跟你舉杯暢飲,實在遺憾,剛才多謝你提醒,今天這頓,依舊我請,有緣江湖再見!”

  青林,江三帶著小柱子已悄然下樓,樓下的食客,也倒了一地,全都在呼呼大睡。

  酒樓門口,許多過往的行人看到酒樓內詭異的一幕,一時間不敢進來,只得圍在門口,好奇觀看。

  江三下來轉到后廚,隨意拿了些吃食,用包袱一裹,背在身上。

  三人出了街口,一路急行,來到廣闊無際的天長江渡口,才略微松了口氣。

  橫江酒樓二樓,后依依自顧自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慢條斯理的樣子,讓天勝男想殺她的想法忍得很幸苦。

  后依依抿了口茶道:“反正我又不急,你若想耗,我便陪你耗著。”

  天勝男的目光,卻落到了雙鬢斑白的老人身上,見他端起了放有睡蠱的酒杯,也給自己倒了杯酒,然后慢慢放到嘴邊。

  后依依看的出奇,道:“那個老頭,你難道也想學他們,沉沉睡去?”

  老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老人的聲音有些輕,“別人請的酒,總歸是要喝的,這可是人情,要還的…”

  老人拿起了包袱,步履蹣跚的走下樓,身后背著一把銹跡斑斑的斷劍,背影似有些佝僂。

  天勝男陷入沉思,后依依此刻驚為天人,張著小嘴半晌都不曾動作,她看著老人的背影呢喃道:“他究竟是什么人,我的蠱竟對他毫無作用?”

  她似有些不信,走到老人先前坐的那張桌前,拿起那壺酒,看到酒中蠱蟲依舊在后,才不得不信。

  那個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老人走后,橫江酒樓二樓,又來了一撥不速之客。

  一個獨眼中年男子,一身錦衣華服,那只失明的眼上,有一道顯眼的刀疤,從額角一直拉到耳根,看起來有些猙獰。

  他的身后,跟著幾十個當地的地痞,先前被江三暴揍的幾個,赫然在其列。

  酒樓內眾人沉睡的詭異一幕,讓獨眼男子有些驚異莫名,當他走到二樓,只見到倆名氣勢不俗的女子,款款而坐,不由對手下驚疑道:“你確定先前搶你們銀子那人,是在這酒樓二樓?”

  在街口被江三“撩陰腿”正中褲襠那地痞恭敬道:“老大,有弟兄親眼看到他們領著小柱子走入這酒樓,怎的一會功夫,就都不見了?“

  獨眼男子相對于那幾人,更對眼前詭異的情景有些上心,這些食客都怎么了?一個個躺在地上,呼吸平穩卻又人事不省。

  他的目光,在天勝男和后依依身上轉來轉去,此刻酒樓內,就只有她們倆個是清醒的。

  后依依的姿色讓獨眼男子有一絲驚異,天勝男的氣質卻讓他驚為天人,梅老大在橫江鎮橫行十余年,還從沒見過如此絕世的女子,一時間,心中動了歪心。

  可酒樓內詭異的氣氛和多年混跡的經驗讓他沒有輕舉妄動,況且那倆名女子一看就不是尋常之輩,要是惹到不該惹的人物,以他六品歸元境的實力,在橫江鎮能夠橫行一方,卻仍舊不夠看。

  他小心的對天勝男和后依依道:“倆位姑娘,這樓內發生了何事,怎的如此狼藉,可否告知一二?”

  天勝男和后依依同時瞥向了他,冰冷的眼神幾乎讓梅老大打了個寒顫。

  “滾!”

  梅老大這樣的人,在她們眼中和螻蟻也沒什么區別,自然不屑一顧。

  梅老大眼皮一抖,卻是恭敬的一抱拳,就要退出酒樓。

  這倆名女子,身上氣勢別具一格,一看就是眼高于頂的人物,梅老大看不出深淺,不敢多有得罪,甚至連反駁都沒有。

  不得不說,他能在龍蛇混雜的橫江鎮屹立十余年,與他的謹小慎微有莫大的關系。

  可他剛往后退一步,似是想到了什么,竟又回過頭對倆名女子道:“我看倆位姑娘面生,不是我們橫江鎮人士吧,遠來是客,不如這樣,我請倆位姑娘到寒舍一敘,也好盡盡地主之誼。”

  后依依皺著眉道:“不是讓你滾了么,要再聒噪,姑奶奶一生氣,可沒你好果子吃。”

  見到她們嘴上硬氣,卻再無其它動作,梅老大愈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他嘴角露出冷笑,道:“我好心好意請你們做客,不領情還自罷了,怎的還出口罵人,要這樣的話,我就只能硬請了。”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示意手下地痞,去把倆名女子抓過來。

  手下當即會意,平常這種事干過不少,對此是輕車熟路。

  十幾個地痞將天勝男和后依依圍坐一團,嘴里獰笑道:“跟我們走吧。”

  后依依臉色大變,急忙對天勝男道:“你快把我身上穴道解開呀,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天勝男的臉色也很難看,她冷冷道:“多虧你的蠱,我現在一絲氣機都運不上。”

  后依依連忙搖動手臂鈴鐺,想要解開天勝男身上的噬元蟲蠱,卻被一干地痞按住了雙手,竟是動彈不得。

  體內氣機絲毫運用不上,后依依引以為傲的蠱術失去氣機牽引,竟也施展不來,不由苦道:

  “天勝男,這回要被你害慘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