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七十三章 黃雀在后

  嘶!

  盡管經多歷廣,后依依仍被這慘烈的一幕驚得倒吸一口涼氣。

  “小…小痞子…你沒事吧?”

  后依依心中一沉,他不會就這么死了吧?

  天勝男看著倒地不起的江三,胸口上方不斷流出的鮮血讓他成了一個血人。

  方才那一瞬間,這個在她眼里猶如螻蟻的九品望氣境人物,揮出的那一刀,連她都覺得驚艷莫名!

  心中有些動容,他畢竟是為了救她們,才落得如此凄慘。

  雖說本來也是要殺他們的,不過,這不一樣,既然如此…

  天勝男的目光落在蒙面男子和顫顫巍巍起身的梅老大身上,再有片刻時間,就能徹底祛除體內的蠱蟲,那時,蒙面男子和這一干地痞,都得死!

  “三哥!…”

  被倆座山岳壓彎了身子的青林,見江三生死不明,身上又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他扛著山岳,緩緩往天長江上移動。

  他的嘴角在流血,渾身是冷汗,手臂不住的顫抖,仍自苦苦支撐…

  “廢物!”

  蒙面男子暗罵一聲,對著重新站起身的梅老大道:“一條手臂而已,還死不了,你若不抓緊時間,接下來丟的,可就是腦袋了!”

  梅老大畢竟是體內開辟出氣海的六品歸元境高手,他運用體內氣機,封住右臂的穴道,減輕痛苦的同時也不在讓它流血。

  情況危急!

  他知道,要再不殺了天勝男和后依依,待會兒,肯定會死的很難看。

  梅老大用左手撿起一塊廢棄的船槳,用腳踩斷,手里握著尖尖的那一節,對著天勝男走去。

  他的步伐有些踉蹌,少了一只手的身體似乎有些不協調,但不影響體內氣機的涌動。

  他抬起了左手,面目有些猙獰,他要將眼前倆名女子的脖頸刺穿,要看到她們的鮮血流滿地,然后無力的癱軟在地。

  這一刻,才不管她們是什么龍殷十三魁,只要自己能活,叫他做什么都行!

  “咳咳…他娘…的…”

  身后突然傳來的咳喘聲讓梅老大呆若木雞,很快反應回來。

  他看到江三從血泊之中掙扎著坐起身,費盡力氣,拔掉了肩頭的手臂,頓時鮮血噴灑了一地,臉從煞白變成猶如枯槁死人一般的灰白。

  巨大的疼痛使江三又癱倒在地,但他仍自咬著牙,握著刀,一步一步往天勝男那處爬去,嘴里兀自念叨:

  “他…他娘…的…老子的…兄…兄弟…說過,不準…傷害…她們!”

  “我殺了你!”

  梅老大的咆哮聲震四野,他發了瘋一般,拿著斷槳對著江三的太陽穴,奮力戳下。

  “噗”!

  一道青光一閃即逝,梅老大高高舉起的船槳還未來得及刺下,就那么定格在了空中。

  他望向自己胸口,一個碗口大洞,可以看到身后風景,有些不可置信,想要說些什么,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當啷!

  斷槳掉落在地,梅老大臨死之際,眼睛瞪大,死死的望著半空那個少年。

  一道青光,沒入他的體內。

  轟隆!

  青林扛著的山區瞬間墜落三四丈,橫江鎮稍高的建筑被壓的轟然倒塌,到處傳來慘烈的驚呼聲。

  青林幾乎到了極限,在用僅剩的一絲氣機驅使剎那槍救下江三后,力氣漸弱,身上的山岳緩緩下沉,即將吞沒他的同時,也要吞沒整個橫江鎮。

  嗖!

  一道白影,從地面掠上前來,舉起白皙的手掌,替青林一同撐起了倆座山岳。

  巨山又定格在了半空。

  青林艱緩的轉頭,看到那一臉冷淡的白衣女子后,勉強一笑,“你恢復了?”

  天勝男沒有說話,手上用力,倆座山岳開始緩緩上升。

  青林手上發力,對一旁的絕世女子道:“能不能將這倆座山岳毀了去?”

  天勝男冷冷道:“做不到,我修為僅恢復了三成。”

  不得不說,后依依的噬元蟲實在厲害,蠱蟲雖以離開體內,但氣海內的氣機,被吸收了個七七八八,如今才恢復三成,要想恢復如初,得需平息靜氣好一段時間。

  青林又道:“那你與我一同將山岳移到天長江上,以天長江的廣闊,足以容納下倆座山岳,而不傷及無辜。”

  天勝男冷聲道:“不必如此大費周折,你現在放手,我可以帶你,后依依,和那小痞子離開此地。”

  “鎮上的人怎么辦?”

  天勝男一聲冷笑,“生死各安天命。”

  青林沉默過后,體內氣機又開始瘋狂的往上涌起,他要把山岳,移到天長江上。

  “我從沒見過像你這么愚蠢的人!”

  天勝男冷哼一聲,卻也涌起氣機,幫青林將山岳移向天長江。

  后依依從身上拿出一些藥丸,喂江三吃下,又給他包扎好肩頭恐怖的窟窿,疼的江三呲牙咧嘴,一個勁的罵娘!

  后依依包扎好,一巴掌拍到江三腦門上,笑道:“行呀小痞子,有姑奶奶的療傷圣藥,你的命算是保住了,嘖嘖…真看不出來,你還有一腔熱血,不錯不錯…今日你救了姑奶奶,以后定不會虧待了你。”

  笑瞇瞇的說完,她又看向用手撐住身子,單膝跪地的蒙面男子,一步一步對他走了過去,雖說身上的穴道還未來得及解開,可要對付一個不能動彈的重傷之人,她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剛走出三步,她的身子就停了下來,臉上笑意收斂,露出凝重之色。

  只見蒙面男子身后,出現了四個一模一樣的青壯男子,他們一字排開戰定,同時望向天空的青林。

  “終于輪到我們哥幾個了…”

  “竹劍青林,英魁天勝男,巫魁后依依,還有一個神秘的西方神族高手,唔,這場面,可真讓人震撼…”

  “狗咬狗,一嘴毛,他們都受了重傷,不然,怎能讓我們撿個便宜。”

  后依依盯著那幾個不斷交談的四人,沉下了臉,緩緩道:“晉安城…吳家四雄!”

  “喲!連大名鼎鼎的巫魁都知曉咱的名號,榮幸至極,榮幸至極…”

  后依依臉色難看,晉安城的吳家四雄在整個龍殷都有些名頭,他們的修為都是三品幻靈境,單個拎出來都不是省油的燈,四個人在一起就更加棘手了!

  吳仁,吳義,吳禮,吳信,四人本是一胎四胞的兄弟,外貌外人基本無法辨認。

  重要的是,四人的行事風格就和他們的名字一樣,特立獨行,桀驁不馴,自私自利,睚眥必報,仁義禮智信,在他們眼里就是狗屁,向來不把常人放在眼里,此時此刻出現在這,定是憋著什么壞水。

  吳仁對蒙面男子笑道:“今天多虧了你,才能成全我們。”

  吳義道:“暗中跟蹤你這么多天,一直摸不清你的身份,要不是天勝男,還真不曉得你居然是西方神族的人,真讓人驚訝!”

  吳禮道:“天勝男似乎恢復了修為,我們硬上么…”

  吳信冷笑道:“看她氣勢,頂多只有全盛時期的三層功力,我們四兄弟聯手,不足為懼。”

  蒙面男子一言不發,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今天怕要便宜了眼前這四人,他手指微動,心中冷笑,傷勢被竹劍少年傷的不輕,此刻卻已慢慢恢復,縱然不能再動手,但想要全身而退,想必不難。

  他并未露出異樣,吳家四雄的出現,對他來說,或許是一個好消息,他們定是盯上了那份上古秘境地圖,但得到那份地圖的唯一方法,就是殺了竹劍少年。

  天勝男和后依依先前又被竹劍少年和那小痞子所救,定然不會袖手旁觀,接下來,就輪到他來看好戲了…

  果然,吳家四雄看清當下情形后,吳仁一指后依依對其余幾人道:“誰先去殺了她和身后那小子,再分個人解決掉蒙面男子,剩余一人和我去殺竹劍少年和天勝男。”

  吳信和吳禮分別對后依依和蒙面男子走去。

  蒙面男子心中冷笑,手指上一股黑光悄然凝聚。

  后依依后退一步,喝道:“敢動我們,明武城和天王城的怒火,會讓你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吳信做出一個夸張的肢體動作,掩嘴驚呼道:“我好怕怕…”只是他臉上滿是戲謔,哪有半分懼怕之色。

  后依依退到江三身前,就再也不肯退了。

  吳信嘿嘿道:“殺了你們,取了地圖,找到上古秘境的仙人遺跡,到時候我們四兄弟修為大漲,什么狗屁龍殷十三魁,到時就是天勝男他哥,天王子前來,我們也絲毫不懼!”

  吳信說話錚錚有聲,仿佛一切都在他們掌握之中。

  “他娘的四條瘋狗,就知道躲在暗地里咬人屁股,還吳家四雄,呸!罵你們是狗,狗都嫌寒磣!”

  后依依拍手叫好,對著躺在地上還有力氣罵人的江三反手就豎起了大拇指,“說的好!”

  吳信眼皮抽動一下,陰測測道:“小子,不要逞口舌之爭,那樣只會讓你死的更痛苦,相信我。”

  “叫誰小子呢,爺是你老子!他娘的,早在那小客棧就知道你們不是什么好玩意,像你們這樣的貨色,一準是爹娘死的早,從小沒人教,婆娘跟人跑,生娃準沒眼。”

  后依依不斷的鼓掌叫好,到這一步,該來的始終無法避免,全豁出去了。

  吳信臉色陰沉,手中一閃,雙手握住金色雙锏,向下一翻,對江三道:“我就用锏敲碎你的牙,拔出你的舌頭,到時看你還能說什么。”

  半空中,青林對天勝男急道:“你快去救她們。”

  天勝男搖頭,“晚了…”

  吳仁和吳義,已然掠向高空,對著他們飛奔而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