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八十章 白眼狼

  酒中,被人下了藥!

  青林瞬間反應過來,是一種強力迷藥,以他的修為,這些迷藥對他毫無作用,江三卻似乎著了道。

  江三栽倒后,小穎和小吉都發出驚呼聲,小柱子一反常態,明顯松了口氣后,又一臉緊張的盯著他。

  青林心中了然,這迷藥難不成是小柱子下的!

  他究竟要做什么?

  心思急轉間,青林也裝作著迷翻的樣子,身子搖搖晃晃后,一把栽倒在地上。

  “大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嚇我。”

  小穎的聲音中,帶著哭腔,倆人先前還好好的,怎么瞬間就倒了下去。

  小吉也很驚恐,想要過去將青林和江三扶起,看看是怎么回事。

  小柱子完全松了口氣,制止道:“他們沒事,只是睡了過去。”

  小穎聽出來有些不對,焦急道:“小柱子,大哥哥他們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突然睡著?”

  小柱子此刻表現異常冷靜,“出門時,我去鎮上藥鋪買了麻藥,摻在酒里,他們喝了酒,要睡好久,才會醒。”

  小穎天真道:“你也是舍不得大哥哥他們,所以故意讓他們睡著,留下來嗎?”

  小柱子搖了搖頭,指著青林道:“你們知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小穎和小吉同時搖了搖頭。

  “他就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竹劍青林,從我第一眼見他,就知道他不是凡人,當他拿著竹劍,第一次出手救我,我就猜測他是傳說中的竹劍青林,后來,更印證了我的想法是對的。”

  “昨天下午,你們在船內沒有看到那一幕,有許多座大山從天而降,他僅僅揮出幾劍,就將那些大到無邊的巨山擊的粉碎。”

  小柱子說到大山時,雙手不由自主張開,示意那從天而降的山岳究竟是有多么雄偉!

  “后來,眼看著還有倆座大山壓了下來,要將小鎮上的人,都壓個粉碎,是他!在緊要關頭,用肩膀將兩座大山扛了下來,救了我們所有人。”

  小柱子攥緊了拳頭,昨天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已經在他心里,刻上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那可是倆座比小鎮還要大的山啊!

  小穎和小吉心中無限向往,小穎喃喃道:“大哥哥真厲害…”

  小柱子松開了拳頭,眼中開始有些火熱,他看著小吉和小穎,“你們想不想和他一樣,成為一個絕世高手,以后就沒人敢欺負我們了。”

  小穎和小吉都點了點頭。

  小吉有些遲疑道:“那我們該怎么做?”

  小柱子一指青林,“現在到處在傳他手上有一份上古秘境地圖,聽說得到這份地圖,按地圖尋到那上古秘境,就可以成為一個絕世高手。”

  小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吃驚道:“你要偷大哥哥的東西,這不可以!”

  小吉也面露難色,“小柱子,這…有些不好吧,大哥哥救了你,還對我們那么好…”

  小柱子一臉決絕,“你們難道甘心在這鎮上呆一輩子,任人欺負?你們不是一直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嗎,清廷城的清廷湖,宋胤城的天山瀑布,西蜀城的蜀山劍林…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只要拿到這份地圖,我們就可以成為龍殷十三魁那樣的絕世高手,受萬人敬仰,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吉遲疑,內心開始有些動搖。

  小穎急的掉下了淚,張開雙手擋在青林身前,“大哥哥那么好,我不準你這樣做。”

  小柱子語重心長道:“小穎…大哥哥人是很好,我知道你很喜歡他,我保證…等我們拿到地圖,找到那個秘境,成為絕世高手后,就回來好好報答他,好不好?”

  小穎堅決搖頭,“不行,你這樣做,就是小偷,我不能讓你偷大哥哥的東西。”

  小柱子急了,一把拽住小穎,對小吉喊道:“快去他身上找那份地圖。”

  小吉看了看倒地的青林,又看了看焦急的小柱子,有些猶豫不決。

  小柱子喊道:“你還在等什么,快點啊!”

  小吉一咬牙,還是將手慢慢伸向了青林。

  小穎在小柱子手里掙扎,哭道:“你們不能這樣…大哥哥…大哥哥…你快醒醒…”

  “你要裝到什么時候?”

  突然,船艙角落里,陰影看不見的地方,一個清冷的聲音顯得格外突兀。

  小柱子嚇了一跳,小吉剛伸的手也像觸電般縮了回來。

  “誰?”

  小柱子咽了口唾沫,十分緊張。

  陰影處,一個白衣女子緩緩現出真身,讓小柱子目瞪口呆!

  青林這時也緩緩從地上坐了起來,更讓小柱子吃驚不小。

  青林的神色有些復雜,看著呆若木雞的小柱子,心中有些沉重。

  “怎樣,人心這東西,值幾斤幾兩?”白衣女子神色戲謔,像看笑話一般看著青林。

  青林久久無言,他從未料到,一個半大孩童,會有如此心機。

  怕是知道他身份的那一刻起,小柱子的謀劃就已在心中蓄意良久,給他們倒酒前的掩飾,他們倒地后的決絕,這樣深沉的心思與性子,體現在一個半大孩童身上,是對青林最大的諷刺。

  人心,原來可以如此讓人捉摸不透…

  他苦笑了一聲,什么話也沒說,背起了江三,默默往船艙外走去。

  小柱子仿佛失了魂,小吉顯得局促不安,很是窘迫,小穎潸然淚下,瘦弱的身影小跑到青林身邊,拉住他的衣袖,豆大的淚珠一滴滴滾落,“大哥哥…小柱子…他…他不是故意的…”

  青林撫摸她的小腦袋,這是個純潔善良的小女孩。

  他手中一閃,拿出江三放在他那的所有銀子,放在小女孩身前,輕輕道:“要想不被人欺負,自己必須堅強,世上沒有捷徑可走,別人也不可能幫你們一輩子…”

  青林帶著江三躍上了船艙,小女孩默默流著淚,“大哥哥…你說的話,我全記下了…”

  昏暗的船艙里,又只剩下他們三個人,小柱子突然咆哮一聲,聲嘶力竭,跪倒在地,掩面而泣,“對不起…

  廢棄的船艙,雜亂的渡口,繁華的橫江鎮,偌大的楚漢城,甚至是整個龍殷,又有幾人可以拍著胸脯說,他懂人心…

  人常言,世事無常,人心叵測,這句話,完美的詮釋了人心的善變與無常。

  橫江鎮渡口,青林化解了江三的迷藥,倆人站在江邊,看著來往船只,定定出神。

  身后一道清冷的聲音道:“你這人是不是蠢?”

  江三聽聲音就知道那人的身份,天勝男,她怎么還在這?

  青林默不作聲,連頭都沒回,只是看著廣闊的江面,有些失神。

  “那些個小東西如此算計于你,既往不咎也就罷了,為何還將身上銀子,盡數贈與他們,難道說竹劍青林,真是一個好壞不分的蠢人?”

  說話間,白衣女子已在青林身側,與之一同望向江面。

  江三有些納悶,天勝男說話陰陽怪氣,好像是在罵小林子,他又不敢向她問個具體,只好用胳膊肘蹭了蹭青林,小聲道:“怎么回事?”

  青林并未言語,天勝男罕見的述說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嘲諷道:“人心的險惡,陰暗,不堪,經得起誘惑的幾次推敲?”

  這句話,直指青林,她對青林昨天說的話,仍舊耿耿于懷。

  江三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暴跳如雷,就要回去找小柱子算賬,被青林一把攥住手臂。

  “他娘個球!小兔崽子,小爺我待你不薄,不僅救你性命,還帶你吃香喝辣,更是拿出銀子讓你改善生活,你他娘就這樣報答老子?下迷藥,還要偷老子地圖!我呸!去他娘忘恩負義白眼狼,讓我再見到你,非打斷你的狗腿。”

  江三是真的差點七竅生煙,責怪青林道:“你也真是的,就算不計較,也沒必要把身上銀子都給那些白眼狼啊,往后我們吃什么?”

  青林面相東方朝陽,緩緩道:“我仍然相信,人心沒那么險惡,陰暗,手握斷劍的前輩,幫我們治傷的老人,都是好人。”

  他面對朝陽而走,心眼前仍是一片陽光。

  天勝男在身后不岔道:“別指望別人像你一樣,拼了不顧自己性命,也要去救別人,我走遍了龍殷各地,見慣了恩怨是非,人心…遠比你想象中的,還要不堪!”

  青林漸行漸遠,天勝男的聲音仍一字不漏,落在耳中。

  “等你走上一段遠路,經歷一些磨難,回首過往,就會發現,我說的全是對的!”

  天勝男哼了一聲,看著前方那道身背竹劍的身影,從小到大,第一次如此跟人較勁。

  她就是不想看到他把人性說的那般美好還振振有詞,她說人心難測,險惡,不堪,那人心就得是如此。

  因為,他是英魁天勝男,世間女子第一人!

  她的驕傲,不容有人質疑。

  青林對她的話越是反駁,越是不贊同,她就越要證明給他看,我天勝男說的話,只有對,沒有錯!

  青林與江三沿著江面一直前行,走的不急不緩,江三斜眼瞥向身后,那道白色身影一直跟在他們后面,保持一定的距離。

  “小林子,她跟著我們,不會改變主意,準備搶我們地圖了吧?”

  “應該不會。”

  江三小聲道:“那可不一定,都說人心叵測,女人更是善變,萬一她心血來潮,突然改變主意,那我們怎么辦?跟她干一架?他娘的,她可是天王城的二當家,更有一個天底下最厲害的哥哥,我們好像惹不起啊…要不,咱風緊…扯呼?”

  青林忽然停住了腳步,視線被江面某一處吸引了過去,那里,有一座富麗堂皇的豪華宮殿,在江面緩緩移動。

  江三也隨著青林的目光望去,當看到那東西時,好像受到了驚嚇一般,拍著胸脯道:“他娘的!好大一只王八!”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