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八十三章 極品娘們

  龜島上,青林和天勝男幾乎在同時,望向了橫江鎮渡口那邊。

  那里,有一股一閃即逝的強大氣機,強大到即使隔著老遠,都讓青林和天勝男同時感到驚異!

  江三修為尚淺,自然感覺不到,他在龜島上四處走動,到處張望,不時碰碰這摸摸那,就像一個久居山林初入塵世的小孩一般,充滿了好奇。

  龜島很大,似乎比青陽鎮還要大,青林與江三逛了個把時辰,竟也只是從一側走到中間。

  江三不由得為之驚嘆!

  走在龜島上,就如在陸地一般,根本感覺不到絲毫晃動,龜島之上,森林,山澗,鄉野,宮殿,城鎮,應有盡有,宛如一個世外桃源。

  一路過來,他們遇到不少人,一看服飾穿著,非富即貴。

  有認識,看見他們登船的人,對他們敬而遠之,而不曾看見先前那一幕的人,遇見他們,有不少露出驚異鄙夷之色的。

  什么時候低賤的平民也可以登上龜島了?難不成是哪家的下人?

  不怪別人目光奇特,只因青林穿著實在樸素,江三更是不堪,從青陽鎮穿出來的衣裳就沒換過,衣服補子補著補子,看起來十分寒磣。

  江三也曾花銀子買了身絲滑柔順的綢緞來裝闊,剛開始還有些狗屎新鮮,可穿久了,吃飯睡覺走路都不得勁,總覺得有些別扭,也沒那種穿上好衣服就玉樹臨風的感覺,反而有些像大夏天套了件棉襖,顯得不倫不類,最后換回那件補著補子的舊衣服,才覺得分外合身,因此江三沒少自嘲,他娘的我天生命苦,連衣服都跟我過不去。

  他們跟隨在天勝男身后,游覽了不少地方,天勝男的英姿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不時讓人發出驚嘆之聲。

  可目光一旦轉到青林和江三身上,就立刻皺起了眉,看他們穿著寒酸,連下人都不如,更像是那些山野間整日勞作的苦農,不由的紛紛議論,怎么,連這樣的人都可以登上龜島了嗎?

  天勝男聽在耳中,嘴角掛起一抹笑意,不知是同情還是嘲諷。

  那些私底下的議論,早已讓江三非常的不爽,可看青林若無其事,也就竭力忍著。

  終于,在一座巍峨殿宇的門口處,一名穿著華麗,有些富態的婦人在與江三插肩而過的時候,眼里滿是鄙夷和嫌棄,用手捂著嘴鼻,低低罵了一句,“賤民。”

  “他娘的你個死老娘們!”

  江三再也忍受不住,指著那婦人破口大罵,“賤民怎么了,賤民沒吃你的,沒穿你的,不想看可以閉上你那半瞎的狗眼,還有管好你那張鳥嘴,他娘的,你要不是個娘們,我就讓你嘗嘗我的絕學!“

  突如其來的一幕,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

  天勝男雙手負于身后,看這情景,居然饒有興致。

  青林拍了拍盛怒的江三,輕聲道:“算了,別跟她計較。”

  那略顯臃腫的婦人此時的臉瞬間成了豬肝色,瞪著眼睛指著江三道:“你…你居然敢罵我!”

  “切!”

  江三看都不看她,決定聽小林子一言,不跟她計較,就要進那巍峨殿宇內。

  卻被幾個人,擋住了去路。

  三個看起來孔武有力的守衛,神色不善,齊刷刷盯著江三。

  婦人扭著那看不見腰的腰肢,走到江三近前,冷哼道:“罵了我還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看這情形,這婦人的身份似乎不一般。

  婦人的目光在江三和青林的臉龐上轉來轉去,當看到青林那清澈的眼睛和清秀的臉龐時,明顯一怔,他衣著樸素,卻擋不住內在的出塵氣息。

  好一個俊逸的少年,婦人看的有些怦然心動,心思在片刻間,已有了計較。

  她本是李家嫡系人物,龜島島主李清鑫是她二大爺,她親爺爺,正是楚漢城李家家主李明鑫。

  李家論武力,只有島主李清鑫達到了上三品幻靈境界,其余人物修為倒也平平,只是李家素來以財力聞名天下,背后關系錯綜復雜,與龍殷多方勢力交好,特別是與楚漢城城主府,有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密關系。

  相傳李家家主李明鑫與那霸氣無雙的槍魁柳公卿曾共坐一桌,共飲一酒,所以李家即使只有李清鑫一個三品幻靈境高手,仍然在龍殷享有盛譽,受眾人敬仰。

  身為李家嫡系子女,李白蓉自小含著金鑰匙出身,備受寵辱,平日別人見到她都是恭恭敬敬,阿諛奉承,哪知今天遇上一個不知死活,滿嘴噴糞的寒酸小子,讓她大為惱火!

  去路被擋,江三剛要發作,卻見那相貌平平,身材臃腫的婦人一雙眼睛盯著青林,暗含春光,立刻一呆。

  從小混跡街頭的他,對婦人這種春心蕩漾的目光自然見過不少,他娘的!這是一個缺少滋潤的空虛婦人啊!

  看這樣子,也不知是有多久沒有得到滿足了,那目光赤裸裸,像是要把小林子給吃了。

  江三眼珠一轉,心里涌起了壞笑,對婦人道:“你想怎么樣?”

  青林被婦人盯的很不自在,覺得她的目光有些不對勁,可哪里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婦人依依不舍的把目光挪像江三,立刻涌起一股厭惡之色,冷聲道:“也不知你這賤民是怎樣混上島的,看你這落魄樣子,恐怕連登島費都付不起,正巧!讓你碰上我,這就把你們丟下去,免得臟了這地。”

  她一揮手,三名看守宮殿的護衛就要擒住江三,江三忙道:“等等…等等…”

  婦人不耐煩道:“你還有何話要說。”

  江三向前幾步,想要靠近婦人,被三名護衛擋住了腳步,江三對婦人擠眉弄眼,眼角不時瞟向青林,道:“我想跟夫人說幾句話,相信你一定很樂意聽。“

  婦人明顯一怔,思索一會,讓護衛放開了江三,道:“諒你也不敢如何,就讓你說上幾句。”

  江三貼近婦人的耳畔,輕輕低語了幾句,只見婦人臉色一驚,隨即喜上眉梢,最后眉開眼笑,竟與江三同時樂了起來。

  婦人眼波流轉,不時看向青林,最后笑著對江三道:“算你小子有心,等這事成,你們在龜島上一切費用,由我報銷。”

  江三對她豎起大拇指,“夫人英明,夫人威武,夫人真乃女中豪杰是也。”

  臃腫的婦人嗔了他一眼,道:“沒正經的小子,我現在就去著手準備,你可記得守約,如若不然,我一定把你從島上扔下去。”

  江三連連點頭,“這個自然,我們一定按約前來。”說著,還對她眨了眨眼。

  婦人吩咐守衛,不準為難江三他們,要小心伺候,有什么要求,盡量滿足,隨后扭著腰肢,滿心歡喜的走了。

  眾人看的云里霧里,不知那小子給婦人灌了什么迷魂湯,化解了這一場紛爭不說,還讓婦人欣喜若狂。

  不少人因沒看到熱鬧有些遺憾,那婦人可是李家的嫡系子女李白蓉,平日里囂張跋扈,連島上一般客人都不放入眼內,今日不知怎么竟轉了性,那寒酸小子如此罵她,竟也相安無事?

  天勝男見此事了結,再沒看頭,隨即踏步,走進了宮殿之內,只是她心里想著:“小痞子和那婦人,約定了什么?”

  青林本也想去這金碧輝煌的宮殿看看,卻被江三一把拽住了手臂,只見他笑嘻嘻道:“走啦走啦,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你對這也不熟,去哪?”青林有些疑惑。

  “去了你就知道了。“

  江三不管不顧,連拉帶拽,將青林拉往東邊。

  一路上,江三四處張望,神色匆匆,也不像是觀看景色的樣子,青林更加疑惑了,“你要帶我去哪?”

  向東行了一里多地,只見不遠處有一棟別致的竹樓,竹樓外的庭院門口,有倆名似是丫鬟的妙齡少女一左一右站在一旁,見得青林倆人來了,立刻行了一禮,“倆位公子里邊請,我家夫人在里恭候。”

  青林有些遲疑,“這…”

  江三卻一臉壞笑的將他推了進去,“走吧走吧,有美酒喝了。”

  倆人跟著丫鬟的指引,穿過庭院,進入竹樓內堂,這里早已設好一席豐盛的酒宴。

  丫鬟請倆人坐下,恭敬道:“夫人在里屋梳妝打扮,倆位公子且先在此等候。”說著,用精致的酒杯分別為倆人倒了杯酒。

  江三若無其事,端酒便飲,不時還嘖嘖嘴,“好酒!”

  青林更疑惑了,難不成江三在此間還有熟人不成?

  他輕聲詢問丫鬟,“你們夫人是誰?”

  丫鬟輕輕一笑,“公子等會就知道了。”

  見她不愿說,青林只得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入口醇厚滋潤,倒真是難得的美酒。

  不一會,站在一旁伺候的丫鬟忽然道:“我們夫人來啦。”

  青林尋聲望去,只見先前在那座巍峨殿宇前,與江三有沖突的那名臃腫婦人,此刻穿了一身粉紅色裙子,露出肥嘟嘟的雙肩,再看她臉上,江三差點把剛喝的酒都噴了出去。

  她的臉很白,嘴很紅,眼睛畫著夸張的眼線,臉上的胭脂水粉怕是涂了幾兩重,若是夜晚走夜路的人碰上,非得認為是撞鬼不成。

  婦人有些肥膩的臉,春心蕩漾的眸子,配合那一臉媚笑,臉上水粉不停的簌簌往下掉,縱是江三混跡街頭多年,心里也冒出一股惡寒。

  他娘的!這真是個“極品娘們”!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