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九十一章 貝者人走

  當江三連壓三局,連勝三局后,三十幾兩銀子翻了幾番,變成了幾百兩之多。

  這一下,立刻吸引了旁人的注意!

  第四局還未開始,江三一股腦把幾百兩銀子又全壓了下去,大!

  圍觀的人見狀,開始拿少許銀子跟風,看這家伙的運氣是不是真的那么好!

  當莊家連開六局大后,這桌賭局情緒空前高漲,圍觀下注之人越來越多,最后干脆擠不進來。

  第七局開始。

  莊家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看著賭桌上小山一般的錢財,全無往日的輕松自在,心里沉重無比。

  他將搖好的色子摁在桌上,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一二三,六點小,可當他揭開骰蓋的那一刻,心又沉了下去…

  四五六,十五點大!

  哇!

  周圍有人歡呼!

  “又贏了!太厲害了!”

  “連贏七局,而且全部壓大,這也太厲害了吧!”

  “老兄,你真是太厲害了!下局我也要跟你,壓上全部家當!”

  江三被人簇擁在中間,顯得洋洋得意,他將贏來的所有銀子,再一次全部壓了下去,“要想回本的就跟著我下,下一把,還是大!”

  莊家眼神有些陰沉,他怎么也想不透,那色子明明做了手腳,只要自己想,就可以搖出任意點數,此刻卻像是失靈了,毫無效果,甚至還像是遇見鬼一般,連開七局大,而對面那個家伙,連贏七把,這其中,要說沒有貓膩,很難讓人相信!

  可色子明明在自己手中,而且中途換了幾副,依然如此,這莫不是活見鬼?

  這其中的緣由,自然是青林的杰作,每當莊家搖好色子點數,即將打開的剎那,他都會用氣機改變色子的大小,憑他一身二品大極意境的修為,做這些小把戲,完全不在話下。

  這要是讓旁人知曉,一個二品極意境的人物,在賭坊里玩弄這些小把戲,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賭坊內自然無人可以看破,莊家雖然心中生疑,知道肯定是哪里不同尋常,可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是什么個情況,只得眼睜睜看著身前贏來的銀子一點點變少,甚至還掏出了老底。

  這樣下去可不行!

  眼看著對面那可恨的家伙又一次押了大,旁邊跟風者無數,臺面上堆滿了銀子銀票,粗略估計,怕是不低于倆萬余兩。

  莊家的手有些抖,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在搖下去,這要再開出一個該死的大,賭坊掌柜非得把自己宰了不可!

  他低聲對身旁一名伙計道:“去把掌柜叫來。”

  見莊家遲遲沒有動作,賭客們不樂意了,一個勁的催促,“快點啊!怎么,看到我們手氣好,怕輸!”

  更有人譏諷道:“這么大個銀鉤賭坊是不是玩不起了,這是在磨蹭什么呢?”

  江三更是嘴不留情,“大老爺們耍個錢磨磨嘰嘰,一點都不暢快,像個娘們…”

  “哈哈哈…”

  周圍頓時爆發出一陣哄笑。

  “既然各位這么有興致,不如就由小女子來陪各位大爺玩幾把。”

  只見一個身段妖嬈,面容嫵媚,身穿一襲紅裙的美貌女子,扭著纖細腰肢,緩緩走到這張賭桌前。

  那莊家一見這女子,立刻松了口氣,恭敬道:“掌柜的,今日這賭局,好像有些邪乎…”

  女子擺了擺手,淡淡道:“我已知曉了,你先下去吧。”

  “是…”

  紅裙美貌女子頂替了莊家的位置,一顰一笑間就已化解了所有的不滿。

  “今日見各位大爺手氣甚好,小女子一時手癢,正好陪各位耍上一耍,各位大爺以為如何?”

  一見到這嫵媚動人的紅裙女子,立刻有人認出她正是這銀鉤賭坊的掌柜,身份神秘,向來不拋頭露面,今日難得一見,還要親自做莊,賭上幾把,立刻讓賭客們為之轟動。

  有膽大者還調笑了幾句,“今日莊家霉運連連,掌柜的若是輸的連銀子帶人,都賠了進去,那可咋辦喲…”

  紅裙女子舔著紅唇,眼神火熱,盯著那人嫣然一笑道:“還能怎么辦,你若贏了我,小女子自然聽之任之,任君采摘。”

  這話說的露骨,配合她那動人的表情,無不讓人矚目,調笑那人更是咽了口口水,這紅裙女子,身段妖嬈,臉龐絕美,再有那勾人的眼神,性感的紅唇,當真是比那春風樓的花旦也不遑多讓,這要是壓在身下,當真是神仙般的快活啊…

  “可要是輸了,我也不要你銀子,你就留下一根手指頭下來,如何?”紅裙女子接下來的話,卻讓眾人大感詫異。

  調笑那人先是一愣,有些尷尬道:“掌柜的莫不是在說笑?”

  女子一改先前的玩味與媚笑,臉色變得肅穆,“我向來不愛說笑,你我賭一把,贏了我,不僅給你銀子,小女子任君品嘗一夜,若不小心輸了,就留下一根手指頭。”

  那人確定女子不是在說笑,看著那動人心魄的容顏與身段,一咬牙,“好,我們賭一局。”

  紅裙女子更不廢話,拿起色子隨便一搖,隨即放在桌上,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玩簡單點,猜大小,你猜,我開,結果如何,聽天由命!”

  男子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骰碗,又看了看女子的嫵媚身姿,思索良久道:“我押…大!”

  紅裙女子一笑,輕輕拿開了骰蓋,二二二,六點小!

  男子面如死灰,紅裙女子身旁,早已有人準備好一把小刀,女子用舌頭舔了舔鋒利的刀刃,輕笑道:“你是自己動手呢,還是我們來動手…”

  男子退回幾步,尬笑道:“我把身上銀子都給你們還不行嗎…”

  女子臉色一沉,“賭場無父子,輸贏聽天命,沒人可以壞了規矩。”說罷,手中寒光一閃,對面那男子突然發出一聲慘叫!

  再看時,那人左手鮮血淋漓,已少了一根大拇指,正蹲在地上,痛苦的捂著手掌。

  眾人皆驚!

  沒想到銀鉤賭坊的掌柜,長的嫵媚動人,像是個柔弱女子,卻不料是個修為深厚的高手,就憑剛才那一手,有眼力勁的人見了,便會知曉,那絕對是一個修為登堂入室的中三品高手應有的實力,不然出手不會如此快,準,狠!

  眾人都以為紅裙女子是個嫵媚動人的尤物,如今一看,卻是個心狠手辣的毒辣女子,也對,能成為銀鉤賭坊的掌柜,要是沒點手段,何以服眾。

  “你們誰還想要我陪的,不妨賭上一把,條件與他一樣。”紅裙女子掃過眾人,嘴角又涌起一抹玩味。

  要不是先前那人太過凄慘,有前車之鑒,江三還真就忍不住誘惑,想要搏一搏美人的一夜春宵。

  見無人答話,女子收起笑容,正色道:“聽說你們有人連押七把大,連中七把,想必是此道高手,小女子不才,經營賭坊好些年,對賭術頗有研究,不如出來切磋切磋,贏了,我贈你萬兩白銀,輸了,在我賭坊內任我差役一年,如何?”

  眾人的目光,立刻落在江三身上,他此刻被人看的心里發毛,如坐針氈,正微不可查的將目光投向了青林,見小林子隱晦的對他點點頭后,立刻一拍桌子,豪氣頓生,“好,就應了你的條件,與你賭上一局!”

  女子仔細打量江三,見他并無過人之處,但人不可貌相,這是她一直以來的至理,微微點頭道:“你是客人,就由你來選擇賭法。”

  江三大手一揮,“不用了,簡單點,就搖色子,猜大小,你搖,我猜!”

  女子一怔,這本是她說的話,竟被眼前之人拿來套用,也不知哪來的底氣。

  “好!”

  女子答應一聲,用手一拍桌子,三顆色子立刻跳到空中,被女子用骰盒一把接住,在空中晃了三圈,這才放在桌上。

  這一手,端的是讓人眼花繚亂,瀟灑至極。

  青林眼前一亮,對女子暗贊了一句,好厲害的手法!

  “請。”女子對江三一伸手。

  “大!”江三想都未想,脫口而出。

  圍觀之人嘆道:“這也太草率了吧,哪有一直押大的?”

  “這可是銀鉤賭坊的掌柜,靠運氣,可斷然贏不了她…”

  “我看不一定,剛剛不也連出七把大么,他既能接下賭約,定也有過人之處!”

  紅裙女子嫵媚一笑,動人至極,手輕輕按在骰蓋上。

  青林的目光一凝,直至此刻,骰盒里的色子仍在高速的旋轉,沒有絲毫止歇之勢,直到女子的手按在上面,三顆高速旋轉的色子才突兀的停止轉動,一一一,三點小…

  青林忍不住欽嘆,紅裙女子運用氣機手法之妙,當真是細微入至,憑的全是真本事,雖是一介女流,但手段過人。

  紅裙女子的笑容愈發嫵媚,輕輕的揭開了骰蓋…

  看到結果的江三先是一愣,隨即原地蹦起三尺高,喜笑顏開,“我就說,一定是大!嘿嘿嘿…一萬兩白銀,你們不會賴賬吧…”

  “哇!太厲害了!”

  “兄弟,你真是深藏不露啊…”

  “高手…真是高手…”

  旁人羨慕,欽佩,仰慕者皆有,更多的人將目光投向了紅裙女子,她的臉色,在結果出來的剎那,就已深深的沉了下去。

  五五五,十五點大!

  女子的神色有錯愕,有驚訝,她懷顧四周,盯了江三看了好一會,又恢復了初時的從容不迫。

  這是見鬼了么!

  她對自己的手段一向很有信心,可結果卻讓他所料不及。

  她暗地里觀察四周,無絲毫異動。

  要說是對面那家伙做了手腳,她是決計不信的,因為色子全程都在自己手中,就憑對面那初入八品入氣境的修為,焉可在她面前班門弄斧。

  可結果如此!由不得她不相信!

  賭場一向信奉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難不成真的是老天都站在他那邊?

  紅裙女子暗自搖了搖頭,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古怪…

  愿賭服輸!

  紅裙女子還真就命人拿了一萬兩白銀的銀票,給了江三,她目光中眼波流轉,輕笑道:“銀鉤賭坊一向信譽至上,你既贏了我,自當信守承諾。”

  江三接過銀票,總感覺有些不真實,半個時辰前還站在春風樓被人嫌棄是個窮光蛋,一轉眼,卻已是身價萬兩的大人物,這之間的轉變,立刻讓他有些飄飄然。

  看客們見女掌柜如此豪爽,萬兩白銀說送就送,立刻心思活絡起來,這銀鉤賭坊行事風格果然硬派,說到做到,他們都開始躍躍欲試,說不定下一個撞大運的人就是自己…

  紅裙女子笑意不減,看著眾人的反應,心中了然,一萬兩白銀算什么,銀鉤賭坊日進斗金,隨時都可以掙回來,她要的,只不過是讓那些賭客,心甘情愿的將銀子送出來…

  江三收好銀票,又將贏來的一大堆金銀,銀票用包裹一卷,背在身后。

  “走!兄弟我帶你喝花酒,睡花魁!”

  江三騰出一只手,摟著青林的肩膀,喜笑顏開,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紅裙女子的目光,一直盯著江三,當她看到江三身旁的清秀少年時,明顯一怔,最后死死的盯著那少年身后背著的竹劍!

  原來如此!

  許久,紅裙女子嘴角彎起一抹笑意,這樣的絕頂人物居然會來一個小小的賭坊玩這種把戲,她作為一個“弱女子”自然甘拜下風。

  當賭坊重新恢復平靜,賭客們紛紛散去,各自尋找新的賭局,期待自己成為下一個被幸運眷顧的人…

  只是他們不知,當他們踏入賭坊的那一刻起,就已成了砧板上的一塊魚肉,幸運,是不會眷顧一個賭徒的…

  賭坊內屋,紅裙女子站在金子,銀子,銀票堆積成的小山之間,若有所思。

  一個伙計走了進來,輕聲詢問道:“掌柜的,要不要派人去探探那人的底?”

  女子搖了搖頭,“不想死的話,最好別去…”

  《求一波推薦收藏,能有嗎?》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