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江湖 > 第一百一十章 江三算命

  只見江三跌跌撞撞,樣子極為狼狽,一只手捂著眼,仔細一看,竟被人揍成了燈泡…

  這下手也太狠了吧…

  青林剛這樣想,就見到小花氣急敗壞攆了進來,對著江三作勢欲打。

  江三趕緊窩在青林身后,求救道:“小林子救命,這娘們瘋了!

  “呸!你這個不要臉的色胚,看我不打斷你的狗爪!”

  小花不依不饒,顯然很是生氣。

  青林頭疼不已,好不容易攔下她,問道:“我兄弟究竟哪里冒犯了姑娘,讓你生這么大氣?”

  小花咬牙切齒,一指江三,“你問他!”

  江三揉著烏青的眼眶,吸著涼氣道:“是你自己要求的,現在還反過來怪我,你們女人當真是不可理喻!”

  小花聞言還要打,又被青林攔下,“有什么事,能不能先說清楚?”

  看著如縮頭烏龜一樣躲在青林身后的江三,小花無計可施,恨恨道:“他就是個流氓,色胚,他…他無恥,下流!”說到最后,她的臉色微微泛紅。

  聽著一連串不怎么友好的形容詞,青林愈發古怪,只好回頭問江三,“到底怎么了?”

  江三有些訕訕的道:“她說要領我去逛無雙城,結果看到一名算命先生,非拉著我去算命,我一看,算命這種事,誰不會阿,就說我替她算。

  結果看她面相,再摸手相,是個父母早夭,為奴為仆的命,幸運的是有貴人相助。

  原本算到這也就算了,她非得讓我算運勢,測姻緣,我說,那個難點,得摸相,結果一摸她的面相,居然是掃把星轉世,命里克夫,她半信半疑,非得叫我給她破解。

  我實在被逼的沒辦法,對她說了,破解也不是沒法子,只是很難,就怕她不愿意,結果她說只要能破了災運,她什么都愿意…

  沒辦法…我只好讓她閉上眼睛,替她施法祛除霉運…結果她就把我揍了一頓,你說我好心好意,天地可鑒,找誰說理去?!!”

  小花氣的滿臉通紅,怒道:“讓你給我破解,你卻用手摸…摸…摸我那里…!”

  江三一臉無奈,“那怪我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他娘還不樂意呢,現在還反過來怪我?”

  小花揮舞著拳頭,又要揍他,“那你還說好胸…好胸…分明是趁機占我便宜,你這個臭無賴,地痞,流氓!”

  江三圍著青林繞著圈,躲開她的拳頭,還不忘頂嘴,有些委屈道:“你本來好兇嘛…”

  青林對這倆人,是相當的無奈,直到一名老人咳嗽一聲,這場鬧劇,才得以結束。

  無雙城城主單問天走了過來,徑直走到青林身邊。

  小花立刻停止了追逐,恭敬的退到一旁。

  老人上下打量眼前的竹劍少年,對他點了點頭,“你隨我出來一下,我有話要與你說。”

  青林也點了點頭,跟上老人的腳步。

  小花望著那倆人的背影,若有所思,隨即瞪了江三一眼,自顧自離開了。

  青林跟著老人,在府內走的有些隨意,每當有來往的護衛見到眉宇間略帶威嚴的老人時,都會停下俯身問好。

  老人會對他們擺擺手,微微一笑。

  倆人到得一個僻靜的涼亭內,示意青林一起坐下,隨后盯著青林嘆了口氣道:“我女兒性子淳樸,心地善良,但從小是個犟脾氣,只要是她認定的事,誰也無法改變,就算我這個做父親的,也無法左右她的想法…

  我知道你與她的關系不一般,也知曉你的身份,我不想多說什么,但只想讓你明白一件事。”

  “前輩請講。”

  “你若負她,無雙城三萬萬人,與你不死不休!”

  青林認真道:“就算我死,也不會讓她受到一絲傷害!”

  青林心中忽然一痛,曾幾何時,他也對一名女孩說過類似的話,那人卻為他而死…

  青林默默攥緊了拳頭,以后決不容許再發生這樣的事,即使是死,也是他站出來面對,而不是身邊的人…

  老人似乎很滿意青林的態度,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了,聽說那份上古秘境地圖在你手中?”

  青林搖了搖頭,“在李家龜島,地圖讓晉安城安以秦奪了去,他又死在殺魁洛一手中,地圖現在在誰手上,晚輩已不知曉。”

  老人微微一愣,嘆口氣道:“那就有些可惜了,聽聞上古秘境有仙藏,得知可成仙得長生,如此失之交臂,實在可惜…”

  青林一笑置之。

  所謂的成仙證道得長生,對他來說,真的沒有多大的誘惑力。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自己想做之事,事事如魚得水,身邊朋友心中所求,件件順心如意,也就心滿意足。

  涼亭外,一個紫衣少女,腳步匆匆,正向這邊走來。

  單問天一臉古怪,有些忍俊不禁,待那道身影走到近前,不由笑道:“讓我猜猜,是不是小花那丫頭通風報信,說我帶著這位青公子有事去了,你才著急忙慌趕來,怎么,怕我吃了他不成?”

  單無雙瞪了他一眼,有些擔心的對青林道:“怎么,他沒對你怎么樣吧?”

  青林忍不住笑了,道:“前輩人很好。”

  單無雙松了口氣,有股小媳婦護丈夫的感覺,笑道:“走,姨娘為我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再不去,可就要涼了。”

  身后,單問天愁眉苦臉,“丫頭,你是不是把我這個爹給忘了…”

  單無雙壓根就沒理他,只顧拉著青林的手。

  青林神色有些尬尷,單問天反而呵呵一笑,道:“她姨娘廚藝了得,已有十幾年未下過廚,今天卻為你破列,小子,你可算有口福了。”

  看到前面那對少男少女越走越遠,不由得趕緊跟上,“不行不行,難得有此機會,一飽口福要緊,可別錯過,那可損失大了…”

  …

  傍晚,一輪皎潔的月光照耀在花園中。

  一陣令人舒暢的悠揚琴聲裊裊環繞。

  萬花叢中,單無雙叩指彈弦,身影優美,一撥一動之間,無論是那裊裊的琴音,還是那獨一無二的身姿,都顯得分外動人。

  青林隨意坐在一旁,就那么靜靜的看著她,聆聽那動人旋律,這一切,再美妙不過。

  不遠處,江三一趟趟練著刀,累了,就原地打坐,呼吸吐納,花園內的天地氣機,一絲絲鉆入他的體內。

  小花看的有些訝異,走向江三上下打量道:“這才多久不見,你竟踏入了八品入氣境,看樣子底子還挺扎實,怎么樣,要不要咱倆過過招,我給你指點一二。”

  江三斜眼盯著她:“去去去…別妨礙老子練刀,跟你比劃?贏了他娘的說我欺負女流,輸了就更慘了,連娘們都不如,這凈虧本買賣,老子才不做!”

  小花眼睛一瞪,“臭無賴,敢看不起我,找打…”

  “哎呦…”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