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混沌天尊 > 第四十章凌塵被抓

  胡理的兩個跟班聽見他的命令,想也不想,就向凌塵沖過來,看他們那副樣子,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會被他們打殘,下手真夠狠,專門向人體最脆弱的地方招呼。

  可想而知在他們心里,胡理是無所不能的,就算是把人打死了,胡理也可以為他們擺平,不知道他們幫胡理做了多少壞事。

  兩人對于凌塵來說,根本什么都不是,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剛近凌塵的身,就被他一腳一個踢飛出去,倒在地上哀嚎翻滾。

  “你是自己打斷一只手呢?還是要我幫你把兩只手都打斷?”凌塵看著胡理微笑道。

  “你別過來,你不可以傷害我,不然不單你有事,你的家人也會受到牽連,你最好考慮清楚,我不是你可以得罪的,我后面的人你更加得罪不起。”胡理看見凌塵的微笑,就像是看見魔鬼在沖自己微笑一樣。

  “看來你是不準備自己動手了,我很樂意幫你這個忙,誰叫我喜歡樂于助人呢!”凌塵說完就向著胡理慢慢的走過去。

  林語嫣看見凌塵真的準備要過去,把胡理的雙手打斷,趕緊伸手把他拉住,她可是知道胡理的厲害的,學校里的很多富家公子被他收拾了,連聲都不敢吭一下,而且凌塵又是那種說到就會做到的人,所以她有點擔心的說道:“塵,我們走吧!語嫣不想給你惹麻煩,我不想再待在這里,你現在帶我走好嗎?”

  胡理看見林語嫣擔心凌塵,知道凌塵肯定沒有多大本事,不然林語嫣不會害怕他得罪自己,就對凌塵說道:“你現在最好趕緊給我道個歉,離開這個女人,然后再讓我也在你臉上狠狠的打一巴掌,我可以當做沒這回事,不過你要記住,以后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不然我會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上。

  “你不說我還忘了,你現在馬上給我女朋友道歉,我再幫你把雙手打斷,我趕時間,請你快點。”凌塵說道。

  “小子,你是聽不懂人話呢!還是你腦袋里都是漿糊,我給了你選擇的機會,你不珍惜,到時候連累了家里,你可別后悔。”胡理現在有了底氣,陰沉著臉對凌塵說道。

  “我是說你太傻太天真呢!還是說你自信過了頭,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喜歡仗著家里有錢有勢,就在外面胡作非為嗎?”

  凌塵說完就直接走過去,抓住胡理的一只手,用力一轉咔嚓幾聲,胡理的手骨就斷成了好幾節,胡理忍不住痛苦捂著手倒了在地上,凌塵把腳放到他的另一只手臂上,用力一碾壓脆響傳來,胡理直接暈了過去。

  凌塵不理會周圍人的反應,牽著林語嫣的手就向外面走。

  “走了,還沒看夠啊!”凌塵走到華飛云等人身邊,對著還在那里盯著人群里看的司馬永樂說道。

  “啊!老四,你出來啦!對了,你們兩個是什么時候搞到一起去的?好了,我們走吧!我們吃飯時再聊。”反應過來的司馬永樂說道。

  “剛才我看見你目不轉睛的,盯著那邊一個女孩子看,你認識她嗎?要不要叫上她一起吃飯。”凌塵對司馬永樂剛才那句什么時候搞在一起的,很不爽所以想故意整一下他,故意這樣說道。

  “司馬永樂!”不出凌塵意料,馬上旁邊就傳來了,方怡對司馬永樂的咆哮聲。

  凌塵他們離去,人群也很快散了,胡理的兩個跟班的身體,終于不再那么疼痛,被凌塵打了一巴掌的那個,對著另一個跟班說道:“你馬上開車跟在那伙人后面,看看他們去了哪里,我先叫救護車送胡少去醫院,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向市長匯報。”

  京城一家醫院的病房外,一個中年男人正指著一名醫生破口大罵道:“你說什么!治不好,就這么點傷你們都治不好,你們還開什么醫院,我告訴你,你們要是不把我兒子的雙手治好了,你們這家醫院就準備關門大吉吧!”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京城市的市長胡子長,胡理的爸爸,因為醫院說胡理的雙手無法完全接合,有部分手骨已經完全粉碎,就算接上也沒法恢復正常,胡子長聽了,當時就火冒三丈,把醫生罵得狗血淋頭。

  “你們兩個小子給我過來,你們兩一直跟著我們家胡理,為什么胡理被人打成了那個樣子,你兩卻一點事都沒有,是不是你們兩個膽小怕事,臨陣脫逃了,我告訴你們,要是我兒子有什么事,我一定要拉你們給他墊背。”胡子長指著胡理的兩個跟班說道。

  “市長,胡少被打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已經被打暈了過去,等我們醒來的時候,胡少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要是我們在那肯定會保護胡少周全的,就算是我們的命不要,也不能讓胡少被傷了跟毛的。”一個跟班說道。

  “有沒有弄清楚對方是什么人?現在在什么地方,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長得三頭六臂,居然不把我胡子長放在眼里。”胡子長問道。

  “看對方的樣子,好像并沒有多大的靠山,應該也就是家里有幾個錢罷了,他是京華大學的新生,可能是不知道胡少的能量,才敢下這么重的手,我已經打聽清楚了,打胡少的人叫凌塵,現在他們正在京華樓吃飯。”剛才那個跟班繼續回答道。

  “我不管他叫凌塵,還是叫午時,得罪了我,就等于得罪了二號首長,只要他不是京城凌家人,我有上百種方法弄死他,甚至是讓他家破人亡。”胡子長陰沉著臉說道。

  “待會兒我叫城北區的警察局長帶人過來,你們一起帶他去抓人。”胡子長吩咐道。

  京華樓里凌塵他們正吃著飯,司馬永樂被剛才來之前,凌塵的那幾句玩笑陷害得,讓方怡給折磨了個死去活來,他現在還對凌塵耿耿于懷。

  “來,老四你不是很能喝嗎?我們來走一個,你干了我隨意。”這句話是來到這里后司,馬永樂說的第十三遍了。

  “砰!”凌塵剛想說話,包間的房門就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了。

  “誰是凌塵,跟我們回警局一趟,我們懷疑你,跟一起故意傷人案有關。”一個穿著警服的人走進來問道。

  凌塵知道要來的,遲早都要來,直接站起來說道:“我就是,我跟你們走。”

  這名警察看見凌塵這么爽快,也沒多想,拿出手銬把凌塵雙手銬上,就拉著他往外走。

  凌塵臨出門時,回頭對東方長生說道:“老二幫待會兒幫我送語嫣回去,然后記得給我老爸打個電話,他知道該怎么處理,有些人不能讓他們,再繼續禍害華夏國民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