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混沌天尊 > 第一百二十七章游艇上的沖突

  “都別追了,讓他們走吧!馬上打電話給其他幾個分隊,問問他們把那批軍火截下來了沒有。”黃維法看見東新和鴻門的人撤走,就對身邊的屬下說道。

  海上凌塵已經接觸到了游艇,現在游艇已經停了下來,凌塵雙手攀在游艇的欄桿上,抬頭看著游艇上的情況。

  “呦!居然還是個大美女,挺勇敢的嘛!”用槍指著慕容婉清腦袋的人說道。

  “說,你們是怎么知道,我們要在這里進行交易的,是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另一個人對慕容婉清說道。

  “想知道嗎?不可能,告訴你們我從京城就追蹤你們到了香gang,你們覺得你們還有逃脫的可能嗎?”慕容婉清說道。

  “什么!你從京城一直跟蹤我們到了香gang,告訴我,你們除了知道我們今天在這里交易軍火之外還知道什么,只要你把你們知道的都告訴我,我可以放了你。”拿槍的人的人繼續說道。

  “想知道?很簡單,只要你們跟我回警局去,我馬上把我們知道你們的一切全部告訴你。”慕容婉清其實除了知道這些人要在這里交易軍火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從這些人口中套出點什么消息來。

  “真是個不要命的女人,都什么時候了,還想著要套消息,自身都難保了,就算人家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你,你保不住自己,消息帶不出去那有什么用。”凌塵聽慕容婉清這么說,就知道她是想要套消息。

  “你剛才中槍的地方好像不是腦袋吧!怎么你看上去不是很正常,有你這么會做夢的嗎?”拿槍的男人陰沉的說道。

  “鼠王,不要跟她廢話那么多了,你把他交給我,只要給她在再點顏色,我就不信他會不乖乖的老實交代。”另一個一直都沒開過口的人說道,他居然叫那個拿槍的人鼠王。

  “好吧田鼠,我把她交給你處置。”鼠王說道。

  “放心我馬上讓她開口,你們就在旁邊看著吧!”那個被叫做田鼠的人,從自己的靴子里抽出一根軍刺,慢慢走向慕容婉清。

  “美女,你說我要是用這根軍刺,在你的臉上來回的劃兩下,你會變成什么樣子。”田鼠走到慕容婉清身邊,蹲下來手里的軍刺來回比劃著,對慕容婉清說道。

  “你們都是退伍軍人,你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對得起你們以前穿過的,那套軍裝嗎?你們對得起自己的祖國華夏嗎?”慕容婉清對田鼠的威脅不為所動,冷冷的對著田鼠說道。

  “不用你來教育我們怎么做事情,我我這樣做,只是用我們的方法,來保護我們的國家,憑什么他一……”

  “田鼠閉嘴!你差點上了她的當,她隨便激你一下,你就差點把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鼠王打斷田鼠的話說道。

  “啊!你耍我。”

  “噗!”田鼠聽了鼠王的話大怒,舉起軍刺就刺進了慕容婉清的右邊胸口。

  “啊!”慕容婉清痛呼出聲,差點馬上暈過去,她后背本來就中了兩槍,現在又被這么一刺差點就支持不住。

  “怎么樣,這滋味好受嗎?我要是再向下刺那么一點點,你那寶貴的地方就報廢了,你們女人不是都很看重這個地方的嘛!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所知道的一切了吧!”田鼠看著虛弱的慕容婉清沒有一點憐香惜玉,陰冷的對慕容婉清說道。

  “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對你透露一個字。”慕容婉清咬牙堅持著說道。

  “你……”

  “鼠王,夜貓要我們立刻回去。”田鼠還想說話,突然從游艇的駕駛艙里跑出來一個人打斷他的話對著鼠王說道。

  “田鼠,她不愿意說就算了,我相信如果她真知道我們的什么事情的話,那知道的肯定不止她一個人,她一定會上報的,趕緊把她解決掉,我們得立刻回去,夜貓可能已經知道了剛才發生的事情。”鼠王對田鼠說道。

  “啊!夜貓這么快就知道了,那我們回去,不又要被狠狠的教訓一頓了,臭警察都是你們害的,我現在就要了你的命。”田鼠怒道,再次舉起軍刺就向慕容婉清的咽喉刺去。

  “嗖!啊!”鼠王居然聽見了田鼠的慘叫聲,他看到慕容婉清面前突然多了一個,手持長劍臉上戴著金色面具的人。

  而田鼠的整條右臂已經脫離了他身體,他的咽喉處有一道細小的傷口,整個人已經倒下。

  鼠王看到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凌塵,他在田鼠動手時出手了,凌塵祭出自己的飛劍貫虹,在田鼠手中的軍刺馬上要接觸到慕容婉清咽喉的一瞬間,將田鼠的整條手臂削落,同時劃破了他的咽喉要了他的命,然后翻身上了游艇,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過來擋在慕容婉清面前。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你躲在我們的游艇上到底是為了什么。”鼠王開口問凌塵道,他當然以為凌塵是早就躲在了游艇上的,他根本想像不到凌塵是在海面上崩騰,一路追上來的。

  “我是什么人,你可以稱呼我為荼鼠強,是專門為了荼毒你們這些見不得光的老鼠的。”凌塵答道。

  “你知道我們?”鼠王接著問道。

  “我不知道,所以現在正想請教你,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幕后人又是誰,你們用盡方法想要統一香gang黑dao到底有什么目的。”凌塵反問道。

  “看來你知道了我們不少的事情,想知道我們的目的,你到地獄去問閻王爺吧!他也許可以回答你的問題。”鼠王說完直接對凌塵開了槍。

  “鐺!”凌塵用貫虹擋住了射向自己的子彈。

  “啊!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可能連槍打出去的子彈都能擋住。”鼠王看見自己打出的子彈居然被凌塵擋了下來,驚恐的問道。

  “我當然是人,在別人眼里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在你們眼里我就是你們這些老鼠的克星荼鼠強。”凌塵陰沉著臉說道。

  貫虹劍劍光一閃,凌塵擊出一道劍氣,將鼠王拿著槍的整個手掌削了下來。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