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混沌天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東新新動作

  “喂!夜貓隊長你好,不知道隊長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情嗎?”張要陽接起點話很小心的說道。

  “什么事,你居然還問我什么事,我們幽暗辛辛苦苦的把那么多軍火,從大陸給你們運到香gang,你們竟然轉眼就給丟了,還害得我們損失了五名幽暗隊員,你要怎么給我解釋。”電話那頭傳了一個很陰冷的聲音。

  “隊長你說什么,你派來香gang的五名幽暗隊員在海上出了什么意外嗎?”張要陽問道。

  “意外個屁啊!都被人殺了,張要陽你是怎么混的,香gang出現了新的不明勢力,你一點察覺都沒有嗎?”

  “啊!這怎么可能,我的人都說幽暗的那五名隊員劫持了一名女警察,就馬上開著游艇離開了的,怎么還會被人殺掉,而且我也沒發現香gang,現在有什么不明勢力活動啊!”張要陽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可置信了。

  “張要陽,你這是在質疑我說的話嗎?他們被殺的時候正跟我通著話,我親耳聽到,那個人說自己叫荼鼠強,我告訴你張要陽,你給我用盡一切力量也要給我把那個人給我找出來,不然后果自負,你應該知道我隨時都可以讓你在不知不覺中死去。”

  “是!隊長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那個荼鼠強找出來,抓住他交給你處置。”張要陽恐懼的答道。

  “還有,趕快把軍火被截的事情,處理清楚給我們幽暗一個交代,你知道后果,我說到做到。”

  “啊!是,是,是!隊長你…隊長…”張要陽剛想答應,電話那邊已經掛了線。

  “呼!”放下電話張要陽長出了一口氣。

  “朱無庸你接著說。”張要陽對著剛才話說了一半的人說道。

  “老大,我認為,既然截軍火的不是香gang警察,那肯定就是白虎門,我們直接殺到白虎門去讓他們把軍火交出來,他們要是不交我們就馬上滅了他們。”叫做朱無庸的人很是肯定的說道。

  “滅你ma個頭啊!我看是你的腦子被女人滅了吧!白虎門他們想截,他們有那實力嗎?你別忘了秦漢還是老子養的一條狗,他敢反咬他的主人一口嗎?你就TM的知道把心思用在女人身上,你名字叫朱無庸,你還真的跟豬一樣無用啊!”張要陽聽完,把朱無庸罵了個狗血淋頭。

  “老大你別生氣,朱無庸也是為了老大你的獎賞嘛!誰叫老大你對弟兄們大方呢!每次都會給很豐厚的獎賞,朱堂主著急想拿,也是情有可原的。”洪亮說道。

  “說人話,別盡跟我說這些沒用的,你有什么想法快說,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張要陽不耐煩的說道。

  “呃……”

  “算了,閉嘴吧!一說正經事就沒了聲音,其他廢話倒是一大堆,你們告訴我,我花那么多錢養著你們到底有什么用。”張要陽說完洪亮,又對著所有人問道。

  “哎!惡鬼你說說自己的看法,如果你也跟他們一樣,那東新就真的無藥可救了。”張要陽對惡鬼說道。

  “老大,白虎門沒有實力截走我們的軍火,鴻門又不可能這么做,我覺得香gang可能出現了什么,我們不知道的勢力,隱藏在暗處。”惡鬼說完看向張浩陽。

  “嗯!你接著說。”張要陽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我們的軍火也不是被香gang警察截走的,那么香gang警察也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追查這批軍火去向,畢竟這么大一批軍火流入香gang,警方不得不重視,我們可以一邊查找不明勢力,一邊暗中注意那些警察的動向,要是他們真找到了那批軍火,我們就趕在他們前面,把那批軍火轉移走,這樣我們會省力不少,畢竟香gang警察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惡鬼把自己的想法一一的給張要陽仔細說了一遍。

  “這只不過是你一個人的猜測罷了,跟本沒有任何依據。”張要陽沒說話,說話的是洪亮。

  “你想要什么依據,有那么多的依據我們還用在這,商量個屁啊!直接派出一對人馬就可以把軍火搶回來了。”張要陽不悅的道。

  “惡鬼的猜測沒有錯,香gang的確出現了我們不清楚的勢力,剛才夜貓隊長給我打了電話,說給我們運送軍火的五名隊員被人殺了,而且還只是一個人做的。”張要陽把夜貓告訴他的一些請況,告訴了在場的人。

  “惡鬼,追查軍火的事情我交給你全權負責,三個堂的人手隨便你調遣,你在追查軍火的同時,還要找出一個外號叫做荼鼠強的人,那五名幽暗的隊員就是被他殺的。”張要要陽吩咐道。

  “是,老大,我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將整件事情查個清楚,挽回東新的損失。”惡鬼說道。

  “嗯!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等我正式踏入了幽暗,這東新老大的位置就是你的,這次會議就到這吧!”張要陽揮了揮手道。

  “咚咚!”在幾個人都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會議室的門卻被人從外面敲響了起來。

  所有人止住了腳步,張要陽沖著門外叫道:“進來。”

  張要陽的話音剛落,會議室的門就被人打開,走進來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青年直接走到惡鬼跟前,對他耳語了幾句惡鬼就揮手讓青年離開了。

  “老大,打傷非少的人已經找到了,是一個跟著軒轅臣女兒一起看電影,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我們是從陪非少一起看電影的那名小姐的指認中知道的。”惡鬼把青年跟他說的情況報告給了張要陽。

  “什么?跟白虎門有關,秦漢是怎么做事的。”張要陽道。

  “老大,我剛才聽小弟的匯報,應該跟白虎門沒關系,他說軒轅臣的女兒軒轅紫薇和那個青年非常親密,應該只是他們不知道怎么跟非少發生了沖突,那小姐說對方也就只有兩個人,非少是被那青年一個人打成那樣的。”惡鬼把事情所有經過都說了一遍。

  “什么!一個人打的,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你們出去吧!”張要陽說道。

  “是,老大,我們出去了。”幾人應道,一起出了會議室。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