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都市之混沌天尊 > 第一百四十八章怒斬項浩南

  “啊…!你殺了我哥,快來人,來人!”項浩東被殺,項浩南在也沒有了剛才的鎮定,也不在考慮自己會不會有危險,就沖著外面大聲喊道。

  “小子,我跟你拼了。”項浩南大喊一聲跑過去抓著吳迪斷手里握住的手槍,他想用槍來對付凌塵。

  “啊…啊!混蛋!”項浩南抓著槍連吳迪的斷手一起拿了起來,項浩南用力的甩了兩下,都沒有甩掉吳迪的斷手,氣得他憤怒的連槍帶手一起扔出去老遠。

  “門主,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情嗎?”外面的人聽到項浩南的叫聲,還沒有沖進來,就對項浩南問道。

  “唰!啊!給我殺了他,快殺了他,小心點別把我的耳朵踩壞了。”項浩南右手指著凌塵剛才所在的地方,左手捂著一邊耳朵,對進來的人吼叫道。

  剛才凌塵看見外面的人要闖進來了,他不想面對這些人,不想自己都把他們殺了,在他準備離開之前,給了項浩南一劍把他的一只耳朵削了下來。

  “門主你說的是誰啊!這里除了地上躺著的項老大和吳迪,沒有別人啊,你不會是讓我們把項老大給殺了吧!”第一個從外面沖進來的人對向浩南問道,他還不知道項浩東已經死了。

  “你MD說什么呢!他是我哥哥我可能讓你們殺他嗎?你們都瞎了,我哥哥已經死了,就是他殺的,他這么大個活人,你們都看不……”項浩南說著抬起頭來一看,哪還有什么凌塵的人影,沒說完的話馬上被他咽了下去。

  項浩南被凌塵割掉一只耳朵,外面的人進來前,他就一直低著頭在找自己的耳朵,連凌塵已經離開了這里,都不知道,指著凌塵剛才的方向就對進來的人吩咐道。

  “他肯定上樓去了,你們幾個人給我到樓上找,其他人都到外面去搜,他殺了我哥,又把吳迪弄成了重傷,一定不能讓他跑了。”項浩南大聲吼道。

  現在凌塵已經出了別墅,在外面院子里找了個地方隱藏了起來。

  “不好,殿主受了重傷,兄弟們趕緊殺進去,保護殿主。”剛剛趕過來的何忠,剛好聽見了項浩南的后半句“成了重傷,一定不能讓他跑了。”就以外是凌塵受了重傷。

  “什么!何忠你說老四受了重傷,這怎么可能。老四這么厲害,鴻門里誰能傷得了他,難道鴻門里還隱藏著高手。”何忠的話音剛落,后面趕上來的司馬永樂就焦急的問道。

  “永樂,我剛才聽到里面人說的,殿主一個人來了這里,他們說“成了重傷,不能讓他跑了,”除了說的是殿主還能有誰,我們得趕緊殺進去保護殿主。”何忠對司馬永樂說道。

  “啊!老四你一定要挺住,哥哥我來了,兄弟們跟我沖進去。”司馬永樂大吼一身對著身后龍殿的人揮了一下手,就一馬當先沖進了別墅院子里。

  “我靠!老三不會是來之前吃了春yao吧!怎么這么猛!”躲在暗處的凌塵聽見司馬永樂的叫聲,馬上在心里嘀咕道。

  “沖進去!”后面龍殿的人大吼一聲也跟著司馬永樂沖了進來。

  龍殿的人本來身手就不是這些鴻門的人可以比的,加上現在他們每個人都充滿了怒火,鴻門的人就跟加不是對手了。

  龍殿來這里的人只有十幾個,因為不放心凌塵一個人來這里,何忠和司馬永樂兩人在掃了鴻門幾個場子后,跟馬強他們商量了一下,就帶著十幾人趕了過來,其他的場子就留給馬強他們帶人清掃了。

  鴻門在這里的人,雖然是龍殿人數的三四倍,但是戰斗卻是一邊倒的情況,鴻門的人只有挨打的份,四五十人幾分鐘就被打倒了一大半。

  “門主,門主不好了,有一幫人殺到我們,這里來了。”一個鴻門的人叫著沖進了別墅。

  “啊!老子要剁了你,快把你的狗腿挪開,你踩到我的耳朵了。”項浩南對著進來的人咆哮道。

  他一直在找被凌塵割掉的耳朵,也不知道被剛才沖進來的人,踢到了哪里,他爬著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現在好不容易才看到了,沒想到緊接著一只大腳就壓了上去。

  “啊!”來人聽見項浩南的咆哮,敢緊把右腳抬起來,看了一下腳下的地面什么都沒有。

  “別動在你鞋子上呢!”那來人剛想換一只腳看看,突然被項浩南叫住了,項浩南伸出雙手小心翼翼的,把他的耳朵從來人的鞋底拿了下來。

  “還好沒有踩爛。”

  “剛才你急急忙忙的跑進,出了什么事情,是那個人抓到了嗎?”項浩南把自己的耳朵裝進口袋里,才對著來人問道。

  “門主不好了,有一群人突然殺到我們這里來,外面的人已經頂不住了,他們很快就會進來的。”來人說道。

  “你說什么,頂不住你不會打電話讓在外面看場子的弟兄回來幫忙嗎?你來告訴我,是想讓我一個人去頂嗎?”項浩南罵道。

  “門主我們已經打過電話了,可是沒有一幫在外面看場子的弟兄能夠聯系上的。”來人解釋道。

  “這怎么可能,這……”

  “這是真的,你們鴻門的場子已經全部被我們掃了,你們已經沒有了救兵。”項浩南話沒說完,就讓走進來的何忠打斷了。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這樣對付我們鴻門,我們鴻門可從來沒有得罪過你們。”項浩南道。

  “是嗎?難道你哥哥沒有告訴過你,是他得罪了我們嗎?我叫他躲在醫院里他偏不聽,現在他已經嘗到了苦果。”何忠指著項浩東的尸體說道。

  “何忠我們都找遍了,也沒有找到老四。”司馬永樂在何忠的耳邊小聲的說道,他帶著幾個人在別墅里到處轉了一圈都沒有發現凌塵。

  “告訴我,你們把剛才殺了項浩東的人怎么樣了,他現在在什么地方。”何忠盯著項浩南冷冷的問道。

  “原來你們跟剛才那個人是一伙的,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他已經離開了這里,我不知道他在哪。”項浩南說道。

  “你撒謊,我明明聽到你說他成了重傷,怎么可能在你們這么多人面前逃走,你不老實告訴我,我就馬上要了你的命。”何忠說道。

  “靠!我說了你又不信,那你還問我干毛啊!他死了,這下你……”項浩南話沒說完,整個頭顱就飛了出去。

  “啊!老四,我為你報仇了。”司馬永樂砍下了項浩南的頭顱,拿著血淋淋的長劍,跪在地上悲傷的說道。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