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285章 我是他干爺爺!

  <>在聯邦總統端木雀,以及議員長李啟道,還有其他各方勢力強者,于這月球秘境內,處理五世天族以及星河落日宗的叛亂之事時,四大道院此番經歷了月球秘境試煉的弟子,如今都集中在了道院統一的基地內,接受問詢。『→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有人都在問詢范圍內,唯獨有一個人特殊!

  那就是……王寶樂!

  他這里從始至終,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以及詢問在秘境內發生的事情。

  不過很明顯的一點,就是王寶樂居住的屋舍,與其他人的不一樣,相對而言更隱秘的同時,檔次上也高出一等,甚至這原本就是給長老準備的休息室。

  同時,無論是此地經歷秘境試煉的四大道院弟子,還是從地球來到月球秘境的道院筑基修士,也都在這三天中,看到王寶樂時,神色各異,甚至不少人,都多看了好幾眼,目中深處,露出忌憚與尊敬!

  顯然,關于王寶樂在秘境內的遭遇以及隨后發生的殺戮,已經不是秘密,無論是他獲得了完整器物,被結丹生生挖走毀了道基,還是他又重新筑基,一路殺伐,血染秘境,死在他手中的筑基修士,數量之多,著實駭人聽聞。

  這樣的人,本身又不是尋常弟子,而是法兵閣副閣主,在縹緲道院就已經一飛沖天,更是聯邦百子之一,有了如此戰績后,自然受萬眾矚目。

  對于這些,王寶樂看在眼中,沒有說話,也沒有外出,而是默默留在自己的屋舍內,等待外面叛亂結束的同時,也在等待四大道院,給自己一個解釋。

  畢竟……他不是四大道院的尋常弟子,他是法兵閣的副閣主,而在這月球秘境內,這一次的事情,其他人還好,可對王寶樂的傷害之大,前所未有!

  就這樣,又是兩天過去,在第二天晚些時候,月球秘境的背面,叢林內,此刻一場追殺正在進行,逃遁者,正是挖出王寶樂道基的老嫗!

  這老嫗此刻面色蒼白,頭發散亂,很是狼狽,一邊逃遁,還一邊口吐鮮血,甚至生命之火都已黯淡,目中更是露出恐懼,向著身后急速開口。

  “李道友,你聽我解釋……”

  “你解釋個狗屁!!”還沒等她說完,她身后叢林內,直接就傳出一聲怒吼,隨之一道身影猛然沖出,直接就追上老嫗,一拳轟下。

  巨響轟鳴間,這老嫗想要抵抗,但卻徒勞無功,被這一拳直接轟在身上,鮮血狂噴間,她踉蹌倒退時,那沖出的身影,直接就到了老嫗的面前。

  這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此刻一臉怒意,似有滔天之火,在體內瘋狂的爆發,甚至都顯露在了身體外,使得他整個人,如同一座行走的爆發的火山,于黑夜里,極為顯眼。

  所過之處,這片叢林都在焚燒,地面更是焦黑一片,尤其是其身上的威壓,更是狂暴異常,好似泰山壓頂一般,使得老嫗這里無法承受,再次噴出鮮血,尖叫起來。

  “李道友,殺人不過頭點地,我只是毀了他的道基,你追殺我兩天,以你修為明明可以直接斬殺,何必折磨我!我也是結丹,我也有尊嚴!而那王寶樂,只是你道院一個弟子罷了!!”

  這老嫗已經抓狂,此刻悲憤怒吼,實在是這兩天對她而言,如同噩夢,這前任聯邦總統如她所說,一路追殺,一路折磨,又故意放走,隨后再次追殺。

  就這樣,使得她精疲力盡,油盡燈枯,生不如死。

  “這就受不了?你追殺王寶樂的時候,怎么沒覺得受不了?別人你不去欺負,怎么的……欺負寶樂背后沒有直系親屬是結丹?所以你就任意揉捏?”縹緲道院太上長老,白發蒼蒼,看似和藹,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脾氣特別火爆。

  此刻瞪著眼,一步走來后,直接右手抬起,在老嫗的眼睛猛地睜大下,竟直接一把穿透其血肉,直接伸到了老嫗的肚子里!!

  前所未有的劇痛,在老嫗的腦海中,直接就如同大浪般,滔天而起,驚天爆發,將其瞬間淹沒,發出凄厲的慘叫。

  “丑婆子,老子告訴你,王寶樂的確沒有直系親屬是結丹,可老子欣賞這小家伙,我就是他干爺爺,你欺負他,老子就來收拾你!”太上長老冷哼中,直接一把抓住了老嫗體內的結丹,狠狠一拽之下,老嫗慘叫聲驚天回蕩。

  鮮血噴發間,這老嫗本就老邁,此刻一下子就更為蒼老,全身顫抖,面色慘白,那種來自體內結丹被奪的痛苦,要超出道基被奪太多太多,這已經不是一個器官的問題,這幾乎就是她的命!

  “放心,你死不了,怎么能讓你這么順利的死掉呢,畢竟死亡只是一瞬間的痛苦,我要拿你立一個典型!”太上長老目中露出寒芒,半蹲在顫抖的老嫗的面前,拍著她的臉,一字一字開口。

  “這就是你欺負我家寶樂的下場!”

  “來,繼續跑,你要是不跑,我就把你帶回去,關押在金星的魂毒窟內……那里你是知道的,很適合你。”

  一聽魂毒窟三字,老嫗原本已經痛的快要昏迷的意識,都瞬間清醒,然后猛地一哆嗦,目中露出超出之前的恐懼與震怖,想要自殺,但修為被廢,身體虛弱,根本就做不到,于是猛地就要咬舌自盡,但還沒等咬下,就被太上長老直接一腳踏了下去,直接踩在胸口,一股氣散出,沖碎了她的所有牙齒。

  “你還沒到死的時候,你若敢死,魂也會被老夫抽出,制作成一件靈寶夜壺,扔到道院的茅房里!”太上長老看著老嫗那張恐懼到了極致,滿是皺紋的臉,淡淡說道。

  “你……”老嫗眼睛睜大,剛要開口,被太上長老直接一巴掌抽了過去。

  “閉嘴!”

  這一巴掌極狠,差點把老嫗的脖子抽斷,使得這老嫗劇痛下,直接就昏迷過去。

  太上長老哼了一聲,抓著其頭發,這才轉身離去。

  隨著老嫗的被擒,當第三天到來的時候,四大道院的基地內,王寶樂所在的屋舍中,正在盤膝打坐的他,忽然睜開雙眼,看向房門。

  房門外,有人到來,沒有去掩飾腳步與氣息,在靠近房門后,似沉默了一會兒,這才傳來沙啞的聲音。

  “寶樂。”

  王寶樂聽出聲音,知道來人正是縹緲道院的宗主,于是起身上前,將房門打開后,看著站在門外的宗主,他抱拳一拜。

  “拜見宗主。”

  縹緲道院的宗主,復雜的望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王寶樂,這幾天隨著對月球秘境的調查,無論是四大道院還是聯邦總統,又或者其他勢力,都被王寶樂這里的報復殺戮,震撼了。

  尤其是對迷蹤珠的開創,更是前所未有,而其經歷同樣是讓所有聽聞之人,心神強烈震動,實在是這一次的秘境內,王寶樂各種事件中的表現,一次比一次令人為之動容!

  “你受苦了。”縹緲道院宗主目中的復雜被歉意取代,進入屋舍后,他征得了王寶樂的同意,這才按住王寶樂的手腕,查看其體內傷勢以及其他情況。

  當看到王寶樂丹田處的丹瓶后,縹緲道院宗主目中露出不出所料的神情,可多少還是有些不可思議,又仔細的查看一番,這才收回修為,看向王寶樂。

  “這是我獲得的,第二個完整器物。”王寶樂知道縹緲宗主要問什么,神色如常,平靜開口。

  縹緲宗主深深的看了王寶樂一眼,沒有對這個話題多說,四大道院的宗旨,對于弟子的機緣,一向是不會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秘密,而過多的探究,難免會讓弟子離心離德,尤其是經歷了這一次事情后,他已看出王寶樂的心態,與來秘境前,不大一樣了。

  這件事,他能理解,心底也想著補救,于是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個盒子,放在了王寶樂面前后,將其打開。

  露出了里面……一枚血粼粼的肉丹!!

  這盒子一開,肉丹一出,濃郁的靈氣,頓時擴散開來,更有血腥彌漫。

  王寶樂愣了一下,猛地看了過去,似猜到了什么,抬頭之間看向縹緲宗主。

  “寶樂,該知道的,你也都知道了,多余的話本宗不說了,你只需知道一點,如今的四大道院,白鹿為主啊……另外關于你的事,無論是我本人,還是太上長老,都一個意思!那就是……絕不姑息!”

  “星河落日宗的吳天藍,挖走了你的道基,太上長老就出手,挖出了她的結丹!”

  “而死亡這種好事,自然不能讓她輕易得到,所以太上長老將她送到了金星的魂毒窟內,那里是聯邦最惡劣的牢獄之一,在那里,她要去贖罪,為我縹緲道院,終其一生以身提煉金毒!”

  “這個處罰,你可滿意?”縹緲宗主望著王寶樂,輕聲開口。

  王寶樂身體一震,呼吸頓時急促,眼睛都有些紅了,心中浮現無法形容的感覺,曾經對宗門的一些怨言,也在這一刻消失,剩下的,只有一種有人給自己做主的震動。

  許久,他起身,向著宗主深深一拜。

  “多謝宗主!”

  

  

  Ps:書友們,我是耳根,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