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540章 倒打一耙!

  王寶樂的演技雖不錯,可畢竟還是有些嫩了,所以哪怕滅裂子心底有所動搖,可看向王寶樂時,還是找到了一些端倪。

  且實際上,他也不需要什么端倪,這件事只不過是他拿來與馮秋然的一次日常的掰手腕罷了,否則的話,蒼茫道宮雖大,但以滅裂子的修為,除非對方死了,不然想要找到一個結丹修士,還是不難的,最多就是需要耗費一些代價罷了。

  所以在聽到王寶樂那些話語后,滅裂子直接選擇無視,淡淡開口。

  “帶路!”

  此事涉及到了滅裂子的弟子,馮秋然沉吟后,也看向王寶樂,她對王寶樂之前的說辭,雖將信將疑,但也知道聯邦百子到來后,處境并非很好,這與如今的溫和派內部也有質疑之聲有關,于是馮秋然心底暗嘆,向著王寶樂緩緩傳出話語。

  “王寶樂,帶我們去你與梁龍爭執之地,若真是梁龍陷害,本座會給你一個交代!”

  王寶樂連忙稱是,暗中卻是搖頭,他算是看出來了,蒼茫道宮的溫和派,之所以如今被動,與這馮秋然的性格,有直接關聯。

  準確的說,在王寶樂來到蒼茫道宮這段時間的感官與判斷,這馮秋然修為雖高,但性格過軟的同時,似乎也沒有太多的馭下之法,偏偏滅裂子又強勢,于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對其派系內的修士,失去了足夠的掌控力。

  “這如果是小端木來了……都不用小端木,聯邦里任何一個二爵,只要具備了通神的修為,在這里用不了多久,就可憑著那一系列的手腕,將所有人都擺弄的明明白白。”王寶樂暗中感慨,可表面上卻一副委屈的樣子,向著馮秋然一拜后,走出大殿,向著曾經與梁龍斗法的島嶼飛去。

  王寶樂速度雖不慢,但與通神比較,好似天地之差,所以剛一飛出,馮秋然就右手抬起一揮間,頓時一道柔和之光籠罩王寶樂,其耳邊也傳來了馮秋然平靜的聲音。

  “你來指路,說出大致方位即可!”

  王寶樂眨了眨眼,擺出思索的神情,很快就指出方向,幾乎在他開口的剎那,滅裂子就向前一步走去,剎那消失,而馮秋然也袖子一甩,帶著王寶樂同樣向前一晃。

  在王寶樂感覺,一股驚天動地的轟鳴聲,直接就在耳邊炸開中,眼前一花,好似穿梭水面一般,當他前方的世界清晰時,王寶樂駭然的發現,自己已經徹底遠離了蒼茫道宮的主島,出現在了……他之前所說的方位。

  這里雖距離梁龍所在島嶼,還有一些范圍,可他相信,在如此速度下,怕是隨著自己的開口指引,下一瞬,就可達到。

  “這就是通神么……”王寶樂呼吸急促間,滅裂子有些不耐的冷哼一聲。

  “快點!”

  王寶樂深吸口氣,讓自己面色蒼白的擺出一股尋找與回憶的樣子,甚至還散出修為波動,以確定方位。

  可暗中卻焦急的腦海里嘗試呼喚繩子,好在于此地,隱隱的聯系上了自己的繩子,飛速的下達命令后,王寶樂有心拖延,可知道拖延不了太久,于是飛速開口指出一個位置。

  下一瞬,在馮秋然的揮手間,三人剎那消失,出現時,已到了王寶樂所說之地,不等滅裂子開口,王寶樂連忙說出話語。

  “前輩不要急,此事過去好久,請給晚輩一點時間可好?”

  “不用了!”滅裂子看了王寶樂一眼,忽然神色微動,淡淡開口時腳步向前一邁,剎那消失,與此同時馮秋然也同時察覺,側頭看了王寶樂一眼。

  “梁龍的氣息,已經被找到了。”說著,不等王寶樂有所反應,她就抓著王寶樂向前一沖,消失在了此地,出現時,赫然在了一座荒島上。

  這里,正是王寶樂與梁龍斗法的地方,而提前一步到來的滅裂子,此刻面色難看的站在半空中,看向荒島地面上,躺在那里的一道身影!

  這身影瘦弱的已成皮包骨,正是氣息微弱,且昏迷過去的梁龍!

  在出現的瞬間,看到梁龍的剎那,注意到對方身上沒有繩子,王寶樂心底松了口氣,暗道這繩子還算激靈,提前跑了,不然自己還真不好解釋,同時也意識到正是因繩子的離去,才使得梁龍氣息散出,被滅裂子感應。

  “這繩子的氣息與修為隔絕,竟如此強悍?”王寶樂想到這里,內心一動,琢磨著或許也與滅裂子沒有全力尋找有關?

  至于具體,王寶樂不清楚,但通過此事,他對自己的那繩子的奇異,算是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與此同時,在王寶樂這里思索時,滅裂子面色陰沉的右手抬起向著地面昏迷過去的梁龍一指。

  這一指之下,梁龍身體猛地一震,慢慢睜開了眼,目中先是露出茫然,這茫然持續了足足七八個呼吸的時間后,在滅裂子的一聲冷哼下,梁龍身體一個哆嗦,瞬間清醒了過來,看到了天空上的滅裂子,他身體越發顫抖,直接就爬起跪拜,眼淚與哽咽聲,控制不住的宣泄開來。

  “師尊,您老人家終于來救我了!!”梁龍哭了,那哭聲極大,更帶著劫后余生之意,使得聲音凄涼,哪怕王寶樂聽了后,也都很是同情。

  看著嚎啕大哭的梁龍,馮秋然眉頭微微皺起,滅裂子似也不喜,淡淡開口。

  “說說怎么回事吧。”

  “師尊,是這殺千刀的王寶樂,是他!!弟子外出執行任務,路過此地時,被他偷襲重傷,此人對弟子百般凌辱,隨后將弟子困在此地自生自滅,更是用一條殺萬刀的繩子,隔絕氣息與修為,讓我生不如死!!還請師尊為弟子做主,為我蒼茫道宮清理門戶!”梁龍咬牙切齒,目中赤紅,他自然看到了馮秋然身邊的王寶樂,雖他現在頭腦思緒并不如以往般清晰,不過以他對師尊的了解,知道師尊需要的只是一個理由。

  所以此刻他來不及思索太多,毫不遲疑的開口顛倒黑白。

  原本王寶樂心底還在琢磨如何坐實之前自己在大殿內的暗示,但此事難度不小,他雖想到了幾個方案,可都不是最好,而現在,梁龍這么倒打一耙,頓時王寶樂就心花怒放,覺得機會來了,于是神情苦澀下,他向著馮秋然抱拳一拜。

  “馮長老,晚輩之前已說,借用了一件至寶,才逃離此地,至于梁龍師兄所言,顛倒是非,晚輩真若占據優勢,且還有余力羞辱他,同時還有辦法隔絕他氣息,那為何不殺了他一了百了,為何不拿走他的儲物袋?相信以梁龍師兄的身份,儲物袋內物品價值不小!”王寶樂話語一出,梁龍面色頓時一變,腦海略微清晰了一些,想起了從始至終,王寶樂也都沒動自己儲物袋絲毫。

  而他也是之前剛醒有些昏頭,忽略了這一點,于是呼吸急促間他心底焦急,連忙再次開口。

  “王寶樂,你才顛倒是非,你之所以沒殺我,也沒動我儲物袋,那是因你不敢,因我喊出,師尊可以回溯時光,看到無論直接還是間接殺我之人!”

  王寶樂一聽這話,心底松了一口長氣,忍不住要給這梁龍點贊,自己終于在這梁龍的配合下,將復雜的問題變得簡單,將這里的所有事情,都歸咎到了一個問題上。

  那就是,誰偷襲誰!

  只要解決了這個,就等于是占據了道理!

  想到這里,王寶樂咬牙切齒,更帶著一腔悲憤,大聲向著滅裂子開口。

  “既然如此,滅裂子前輩,還請您展開時光回溯之法,看看……到底是誰偷襲誰!!”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