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極道拳君 > 第四百零二章 離開

  無數煙塵匯聚在一起,化作一道粗壯的煙龍沖天而起。

  盡管完全處于這道攻擊的相反方向,一眾戰斗組成員盡管遠在數百米之外但還是受到了影響,被強大的沖擊氣浪連人帶車直接掀飛砸的頭破血流,盡數震暈。

  包括周濤、吳月葵、孫文斌這幾名e級,都同樣被強大的氣浪沖飛震昏了過去,無一幸免。

  周圍的樓房建筑坍塌了一大片,馬路就像摔在地上的瓷盤一樣破碎不堪,整個區域如同被導彈給轟炸過了一遍。

  更為夸張的是中心區域,隨著煙塵逐漸散去,便可以看到整個學校區域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恐怖的大坑,大坑中滿是無數的深褐色泥土。

  而建筑殘骸、水泥石塊等應有的一切全都沒有,整個學校就像被人從這片區域給直接抹去了一樣,干凈地令人發寒。

  有點用力過猛了。

  李行站在深褐色的泥土中,看著眼前的這片荒涼廢墟,心中這般想道。

  在霸罡大成之后,他還從沒有這么認真的動過手,導致有點低估了自己現在的破壞力。

  搞得目標連一點尸骨渣子都沒留下,讓他想收些樣本回去研究的計劃都落空了。

  就在李行感到有些可惜,轉過身子準備離開這里時,動作突然一頓。

  “噗通!”

  一道奇怪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這道聲音非常微弱,此刻漫天大雨,雨落紛紛,夾雜在無數雨水聲中更是弱不可聞。

  但在李行變態的聽力下,卻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轉回身子,抬起右手,凌空一揮

  嘭!

  劇烈的空爆聲中,無數空氣被巨大的力量拍擊擠壓,形成了一道強大的沖擊波呼嘯而出,轟在了十幾米外的那處地面上,炸開了一個坑洞,露出了里面的事物。

  只見一個足有一米多高,通體血紅色,表面布滿大量黑色筋管的肉繭正安靜地躺在坑中,并在有節奏的膨脹收縮,就好像跳動的心臟。

  隨著每一次膨脹收縮,血繭內都會傳出那種微弱的“噗通”聲。

  這又是個什么東西?

  李行來到坑洞前,仔細打量里面的血繭。

  雖然深埋在地下,但血繭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害,表面出現了大量的傷口,黑色的血從這些傷口里不斷流出。

  整個血繭的氣息非常微弱,大概十秒才會膨脹收縮一次,似乎隨時都會停止跳動一般。

  李行正打量著血繭,忽然從一個破開的血口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在血繭表面上,輕輕往下一劃。

  血繭的表面立刻破開一道長口,就像被鋒利的刀子給劃開了一樣,大量腥臭的血水涌出,接著一個畸形的灰色肉團就從里面滾了出來。

  畸形肉團上長著很多黑色筋管和血繭連接在一起,而整個肉團實則是一個人形怪物抱成一團縮了起來,怪物全身呈死灰色,全身關節處骨節都暴凸,肘部處更是生出了尖利的骨刺。

  最重要的是這個灰色怪物的整個右臂包括右肩都消失不見,顯然這個怪物正是之前被李行重創后逃走的斗篷怪人。

  只是看著看著,李行忽然覺得這怪物的臉龐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心中疑惑,同時大腦高速運轉,很快就從記憶庫找到了這股熟悉感的來源。

  “薛徹?!”

  李行眼中滿是愕然。

  怪物那張鬼物般的灰色怪臉雖然猙獰可怖,但仔細一看,赫然和失蹤多日的外門主薛徹有七八分相似!

  ……

  第二天上午,平治分部地下三層,一個全封閉式房間內。

  李行站在一個浴缸模樣的透明容器前,看著安放在里面的灰色怪物,或者說薛徹。

  透明容器中注滿了綠色半透明液體,全身**的薛徹身上插著十幾根導管,整個人就浸泡在液體當中,仔細觀察便可以看到,他的胸膛在有規律地微弱起伏。

  這個透明容器是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頂級醫療設備,通過科學手段來模擬出類似于子宮的羊水環境,對目標進行治愈和調理,最主要的功能還是維持生命。

  一個普通人心口被插上一刀,只要在死亡之前及時送進這種醫療倉內,就能強行維持住生命三到五天的時間。

  不管是人類還是異種,對生命體都有效果,只是程度不同。

  這種醫療倉面世還沒多久,成本極高,光是每次使用的這一倉營養液就要上百萬成本,且每天都要更換,民間甚至都不知道這種黑科技的存在。

  圣拳門財大氣粗,幾個重要的分部都購置了這種醫療倉,就是為了在關鍵的時候能吊住武者最后一口氣,能拖到最后搶救的時間。

  培養一個強大的武者往往要十幾年之久,其中耗費的資源不計其數,對于門派來說,強大的武者本身就是最珍貴的資源。

  平治分部就屬于這幾個重要的分部之一。

  昨夜將薛徹帶回來的時候,薛徹的呼吸就已經虛弱到隨時要停止的地步了,為了保住他的命,便使用了這個醫療倉。

  薛徹變成了這副模樣,身上顯然隱藏著巨大的秘密,所以還不能讓他死。

  教學樓里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失蹤的那些女孩是生是死,擄掠她們又有什么目的,他又是如何變成了這般怪物的形態……等太多疑問,都需要從薛徹這里得到答案。

  除了醫療倉外,這個處于地下三層的全封閉式房間也很特殊,整個地下三層都籠罩在一片磁脈沖干擾場域中,強大的電磁干擾充斥著每一寸空間,再奇特的能力在這里都會失去作用。

  這里是分部用來臨時關押重要覺醒者罪犯的地方,為了防止薛徹突然醒來后用那種瞬移的能力逃離,就將他安置在了這里。

  “大人,吳門主來了。”

  一名屬下走上近前,在李行身邊恭聲道。

  “讓她進來。”

  李行沒有回頭,淡淡道。

  那名下屬恭聲應是,隨后對著后面微微點頭。

  金屬門向兩邊分開,吳月葵從門外大步走了進來,與她一同進來的還有一名高大的男子。

  此人是調查組的三名e級之一,侯峰。

  調查組長孫文斌遭受重創,不便公務,現在就由侯峰暫代組長一職。

  “大人。”兩人齊聲問候道。

  “讓你們查的東西,查的怎么樣了。”李行轉過身,視線從兩人臉上掃過。

  發現薛徹就是那個斗篷怪人后,他便授權調查組,對薛徹進行了一次緊急調查。

  “大人請看。”吳月葵奉上手中的調查成果。

  李行接過打開粗略一看,便發現薛徹果然早就有問題。

  薛徹在兩個月前行為模式就開始出現了變化,整個人變得神神秘秘,經常一個人獨自出去,消失十幾個小時才會出現,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穿扮也出現了變化,這兩個月氣候炎熱,薛徹卻每天都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一向熱衷于和權貴打交道的他,這兩個月來卻拒絕了所有權貴的各種邀請,從不赴約。

  薛徹的這些變化雖然奇怪,大家那時候卻也沒有往其他地方多想。

  但是結合這段期間發生的各種失蹤及兇殺案件后,便震驚發現,薛徹消失的那些時間,和期間發生的案件都高度吻合!

  “果然,薛徹就是所有案件背后的真正兇犯么。”

  李行看著手上的文件,若有所思。

  “他身上的變化,應該是兩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了,所以他每天穿的那么嚴實,拒絕一切邀請,就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自己的異變……最后會選擇消失,則是因為身上的變化已經徹底遮掩不住了吧。”

  “這樣一來,一切就都能解釋得通了。”

  他的大腦飛速運轉,將所有的線索串聯在一起,得到了最后的推斷。

  “只有這些么?”

  李行很快就翻到了最后,眉頭微皺。

  雖然披露出來的信息不少,但這些都是分部大部分人都知道卻沒有在意過的事,算不得隱秘。

  “奇怪就奇怪在這個地方。”還是吳月葵出聲答道,“我們調查了薛門主的所有私人物件,將他最近半年的通電記錄和所有郵箱郵件都排查了一遍……沒有發現半點異常。”

  雖然查到薛徹的某個不記名私人賬戶中存在著巨額不明財產,但那算不得什么他既然在平治外門主位置上坐了這么多年,有那么點額外收入實屬再正常不過了。

  除此之外,就再沒有什么異常信息了。

  “全都徹查過了嗎?”李行又問道。

  薛徹身上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這么長時間下來,就算再謹慎也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沒留下,總該有些蛛絲馬跡吧。

  “全都查過了……”吳月葵頓了頓,“除了門主專用的電腦,我們沒有使用的權限,而且那臺電腦因為需要用于查詢總門內庫資料,所以一切使用記錄都會同步到總門的總部數據庫……”

  這是圣拳門為了防止門內機密泄露所采取的特殊機制,所有外門主的電腦每時每刻都處于總部的監控之中。

  換句話說,薛徹用那電腦所做的任何事總門都一清二楚,如果里面真有什么問題,早就被總門的人發現了,哪輪得到他們來調查。

  就在李行還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吳月葵補充道:“還有,總門派來的專使大人已經到了平治,估計二十分鐘后就能抵達分部。”

  “這么快?”

  李行不由一怔。

  雖說昨夜事情結束后就將平治市這邊的異變上報了總門,引起極大的重視,但派來的人今天上午就趕到了這邊,還真不是一般的速度。

  這是連夜趕過來的么。

  “總門派來的是誰?”

  他問道。

  “是洪念洪長老。”吳月葵答道。

  “居然是他?”李行微訝。

  洪念是圣拳門的內務長老,地位崇高,相當于整個圣拳門的大總管,將作為內務長老的他都派了出來……足以看出總門對平治分部這次事件的重視程度了。

  ……

  ……

  十五分鐘后。

  “呼!”“呼!”“呼!”

  隨著三道劇烈的風聲,三輛黑色汽車化作三道模糊的殘影,從入口處直接飆進了地下停車場。

  進入停車場后速度依然不減,向前一直沖去,直到前方出現一排人影,隨即才減速剎車,在一陣整齊的輪胎摩擦聲中,并排停了下來。

  車門各自打開,一名名西裝革履的強壯男子從里面走出,他們一個個眼神銳利,體型魁梧,縱使都穿著一身昂貴的定制西裝,也掩不住那一身鼓起的肌肉線條,和那股逼人的煞氣。

  中間車輛上,一名西裝男下車后,快步走到后排拉開車門,一名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中年男子兩鬢霜白,面色紅潤皮膚緊致,看似晦暗渾濁的雙眼中收斂著精光,整個人就像一頭正在閉眼打盹的猛虎,散發著某種說不出的氣質,讓人過目難忘。

  早就帶著分部眾員恭候在這里的吳月葵,立刻對著中年男子躬身行禮道:“外門弟子吳月葵,恭迎洪長老!”

  “恭迎洪長老!”

  接著一片整齊的聲音同時響起。

  來者正是圣拳門內務長老,洪念。

  “諸位不必多禮。”洪念聲音略帶幾絲嘶啞,他掃視了一眼眾人,最后視線落在了吳月葵身上,“你便是目前暫代平治外門主一職的吳月葵,吳門主吧。”

  當洪念的視線落在身上的那一瞬間,吳月葵就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給盯上了,心臟頓時猛地一頓,強大的壓抑感瞬間籠罩全身,讓她整個人連呼吸都變得非常困難。

  好在這種感覺也就存在了一瞬間,片刻后就消失無蹤,讓吳月葵心中猛地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對洪念也是愈發的敬畏。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眼神而已。

  煉神武者的強大,根本不是普通武者能夠對抗的。

  “正是弟子!”吳月葵低頭道。

  “你做的很好。”洪念微微點了點頭,接著不待吳月葵有所回應,便平靜道:“帶我去見鎮守使吧,不要讓鎮守使久候。”

  “回長老。”吳月葵卻回道:“鎮守使大人已于此前離開,現在不在分部。”

  “什么?”洪念頓時一怔,有點沒反應過來,“他走了?”

  “是。鎮守使大人言,既然長老已經抵達平治,這里的一切也就都不需要他插手了,所以便直接離開了分部,回去了。”

  洪念沉默片刻,搖頭道:“如此么,那便算了,去看看那個東西。”

  說話的同時,他向前走去,前來迎接的分部眾員分開一條道路,由吳月葵伴隨洪念身側為其帶路,那群強壯的西裝男緊跟其后。

  “現在,順便跟我講講,昨夜發生的一切吧。”

  洪念面色平靜,語氣沉緩。

  吳月葵正準備回話,就聽洪念又加重了語氣,補充了一句:“關于鎮守使的部分,越詳細越好。”

  “是。”

  吳月葵回憶著腦海中的記憶,在心中簡單組織了一下語言,便將昨夜發生的一切都緩緩說了出來。

  一行人也很快來到了電梯處,分批次進了電梯,用指紋加密碼雙重解鎖后,露出隱藏的樓層按鍵,向著地下三層行去。

  ……

  “所以,你們最后全都昏迷了過去,不知道鎮守使是如何解決掉那個怪物的?”

  洪念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吳月葵周濤等幾人。

  幾人低著頭,都是一臉慚色。

  身為外門僅有的幾名e級高手,在昨夜的戰斗中不僅沒有幫上一點忙,更是不小心昏迷了過去,連最后究竟發生了什么都沒看到,實在不由得他們不慚愧。

  不過他們在后來看過現場后,被那駭人的景象驚憾之余,也紛紛都認為那應該是李行使用了什么大威力的特殊炸彈所致,沒有人認為這是李行憑自身的力量做到的這一點。

  鎮守使再強也不過是個d級,而那種整個學校區、近萬平方的龐大面積都像被從世界上徹底抹去的恐怖景象,就算傳說中的c級也不可能做到。

  這樣的猜測,也添在了發往總部的報告中。

  貧瘠的眼界,限制了他們的想象力。

  看幾人這副模樣,洪念心中極其煩悶,眼角一陣劇烈抽動。

  講了那么多,偏偏到了最最重要的那部分反而沒了!

  實在是可恨!

  弄清楚李行究竟是怎么造成的那般恐怖景象,是他此行最為重要的目的,若是真像報告中猜測的那樣倒好,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但就怕……

  強烈的情緒波動,使得洪念的眼中都緩緩浮現出了一片密集的血絲,平添猙獰。

  若是細細望去,便會發現這片血絲竟隱隱呈一種詭異的紫色,使得洪念整個人看上去都帶上了幾分邪意。

  但情緒的波動只持續了一會兒,洪念很快就平緩了下來,恢復了原狀。

  幾人都低著頭,沒人發現這一變化。

  “我一個人進去,你們在這里候著。”

  丟下這一句后,洪念撇下眾人,徑自走進了身后的全封閉式房間內。

  金屬門隨之自動關閉,將其余人隔絕在外面走道中。

  洪念緩緩走到醫療倉前,看著泡在半透明溶液中怪物化的薛徹,眼神陰沉,不發一言。

  足足半響后,他終于有了動作。

  抬起一根手指,輕輕點在了醫療倉上面的透明玻璃上,正對薛徹的頭部位置。

  下一刻

  處于重傷瀕死狀態,一直昏迷不醒的薛徹,猛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他眼中瞳仁極小,九成都被眼白所占據。

  而在眼白上面,則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恐怖血絲,猙獰駭人,隱隱泛著詭異的深紫之色。

双色球在线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