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侯府嬌寵 > 第882章 被發現了!

  侯府嬌寵正文卷第882章被發現了!秦云舒很晚用膳,夜幕降臨的那刻,蕭瑾言神清氣爽的出庭院,駕著疾風前往兵營。

  和最近幾日一樣,在營中就寢,興許明日下朝后回府一趟。

  驃騎營選拔一批兵士進來,又淘汰一批,新老進出時,必須加強巡視和守衛。

  蕭瑾言身為驃騎營主帥,自然忙碌。

  過了幾日,秦云舒正在侯府正廳和孫花妮商討春年事宜,今年是蕭家第一次在齊京團聚過節。

  煙杏村過節,農家人比較簡單,如今住在侯府,很多東西自是不一樣。

  包括春年第三日,蕭瑾言需拎著不少東西,隨秦云舒去秦府。

  “嫂子,紅緞需要多少?咱村還要備一百個紅雞蛋,京城有這個規矩嗎?”

  孫花妮手里拿著小本子,一邊問一邊記,她寫的字不好。

  可到底在嫂子跟前,這可是位大才女,她卯足勁慢慢寫,可以說,平生第一次寫那么漂亮的字。

  這個漂亮,當然是她自己以為。

  “取個吉利數字,六十六個紅雞蛋,至于紅緞子,少備點,也取個吉利數字,六匹。”

  既是紅緞,做衣裳枕套,幾乎女眷用。

  長院就一個莊姨娘,二房倒是有三個,另有幾個她連面都很少見的隔房妹妹。

  自秦蟬和秦柔出事,二叔對子女管教很嚴厲,山遠哥能力日益顯露,其余幾個妹妹,安生處在府中,平日不怎出來,乖巧的很。

  “侯夫人。”

  忽的,大管事走來,等在廳門處躬身行禮。

  秦云舒看到管事手里拿著兩封信,擺手示意他進來。

  黃褐色信箋,拆開后,她先看落筆,一個是琉璃從大周寄出,另一則是大山伯。

  信中言明,四嬸沒有離開江南,在外兜轉幾天,又回來了,沒多久,棺木悄悄入了煙杏村。

  給了不少證據,請了仵作,也說妙妙失足落水而死。

  被達官貴人送來,卻不知哪個府邸,給了不少體恤銀子,不僅能修繕村屋,還能去鎮上買房子,這錢一輩子都花不完。

  四叔沉悶了許久,秦家親戚幫著送葬,埋了妙妙,就在山頭。

  過了一晚,四叔就帶著四嬸和兒子,舉家搬離煙杏村,到現在也沒準信。

  信的末尾又寫明,叫她囑嫣然不要回江南,他和三嬸入京。

  說是路上顛簸,途徑幾處河流,他們二老不放心,又知道春年后書院聯考。

  孫花妮坐在一旁,看著嫂子眉眼盡是笑意,不由問道,“嫂子,有什么大好事?”

  秦云舒放下第一封信,一邊看楚琉璃寄來的信,一邊道,“嫣然的父母,在齊京過節。”

  “呀!叫到咱家來呀,到時候我燒一大桌菜,可熱鬧了!”

  孫花妮歡喜不已,嫂子的親戚,就是她的。

  秦云舒一邊點頭一邊笑,琉璃這封信,說不久后她跟著周無策入齊,屆時能相聚。

  周國太子又要來齊國了?

  信中沒有具體時間,既然周太子要來,對齊國來說,一樁大事。

  這還是楚凜登基后,第一次接見外來訪使。等瑾言回來,她問問就是。

  “點蠟。”

  看罷,她收了兩封信。

  管事過來時,就備了蠟燭和火柴,迅速點上,不一會信件燃燒化成灰煙。

  孫花妮瞧著屢屢煙塵,她不懂,家人寄信為何燒掉?

  那時候,大哥遠在邊疆,一年到頭回不來,僅有一年一封信,母親全部留著,這會還壓箱底呢。

  不過,嫂子這樣做有她的道理,不必多問。

  “花妮,別急著買果子,下個月派人訂一批,春年前派人拿貨,新鮮點。”

  每逢春年,齊京人家都要備幾大盤果子,除了紅棗青棗,也有花生瓜子等。

  到時候,家人圍聚在一起,瞧夜空煙火綻放,品人間美味。

  孫花妮點頭,一一記下。

  秦云舒順勢一瞧,“字還不錯,凌天怎說你不識字?”

  “我寫的不好看,凌天雖沒讀書,可母親寫的一手好字,他們哥倆小時候就天天練字。我不想獻丑,就說自己不會,沒讀過書。”

  說罷,孫花妮嘻嘻一笑,故意側開身,不讓嫂子瞧。

  秦云舒注意到她手中筆,不是毛筆,而是竹筆,沾墨水寫,尾部硬,比毛筆簡單。

  這邊是硬體和軟體,兩種方法。

  “自個兒夫君,即便獻丑,他又能說什么?”

  秦云舒輕笑,又囑咐幾點,蕭家子嗣不多,侯府事宜雖不多,但有些比較細雜。

  她打算一些事,由花妮去做,比如置辦春年。

  叮囑后,妯娌兩人在廳堂用茶,吃了小點心。

  一炷香后,秦云舒坐府內馬車前往岳麓。

  侯府離岳麓有些距離,現在不是下工時分,干道兩旁小販也未出攤,一條直路過去,再轉幾個巷子便到了。

  秦云舒靠在車壁上,霜降已過,齊京的天也越發冷了,車窗簾子也成了厚的,不似往前紗簾,一吹就揚。

  聽著陣陣車軸聲,她揚手掀開簾子,瞧瞧行到哪了。

  仍在干道前行,快到盡頭了,轉彎便是花同巷子。

  視線逡巡而過,就要放簾的那刻,卻見一襲褐色嬌小身影。

  齊京雖不是最北邊,但偏北,姑娘身量算不得非常高,但不似這般嬌小。

  這身量……

  “行慢些。”

  吩咐落下,車速瞬間放緩,秦云舒看的越發仔細。

  只見女子微微側頭,只偏一個小小弧度,她就知了。

  原來,留在齊京的,不止秦妙,還有秦芝芝。

  忽而她想到常知茉多日前問及,旁親姐妹都走了?

  那時候,常知茉就發現了,秦妙那會在華府,知茉看到的想必秦芝芝了。

  “停。”

  清亮的一聲,馬車穩穩停在秦芝芝不遠處。

  停的那刻,秦芝芝才轉身瞧到,見到眼前一輛華美馬車,她去過侯府,自然認得。

  心當即提起,被舒姐姐發現了!

  這時候,秦云舒已經掀起前簾走下馬車,視線掠過看著秦芝芝身后的店鋪。

  是一家不大不小的糧行,一直站在此處作甚?

  念及自個兒留在京城的理由,秦芝芝提心吊膽,怕被舒姐姐看穿。

  不等秦云舒發話,她便走上前去,恭敬喚道,“姐姐。”

  

双色球在线机选